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九十章 记吃不记打(第四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最婆烦取名字打赏补更的。

    当今天下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当中,虚云绝对是属于最为顶尖的那一波了。

    当然康洞明那种明明已经到了天地通玄,但却不去突破的,不能按照常理来算。

    结果现在楚休却跟虚云打的是有来有往,起码没有明显的落入下风,这已经让很多人都心中惊骇了。

    楚休如此,但商天良那边却是并不乐观。

    商天良的实力虽然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的地步,不过跟虚慈相比,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

    打到了最后,商天良把他那万象森罗使出来,威势的确是惊人的很,但却仍旧被虚慈所破掉。

    双方激战了半晌,最后也没打出一个结果来,双双后退。

    再打下去那就不是激战了,而是死战。

    原始魔窟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眼下来的只是北地距离较近的这些势力,其他人可还没来呢。

    楚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跟大光明寺先死战一场,所以也只能收手。

    但同样,楚休这边虽然收手了,但却也能阻止大光明寺这边继续封禁原始魔窟。

    只要他们出手封禁,楚休这边开始出手骚扰,总之就是不让他们安宁。

    同样以大光明寺这边的实力想要将楚休这边彻底解决也是没那么容易的,所以双方便这么僵持了下来,一直僵持到了东齐西楚那边的势力纷纷来临。

    因为有楚休的消息通知,最先到的还是魏书涯这边的人。

    刚离开北燕便又要回来,魏书涯苦笑道:“早知道如此,老头子我便不回去了,结果倒好,这段时间光赶路了。”

    而且除了魏书涯外,像是无相魔宗的任千秋,还有赤练魔宗的秦朝先,以及司徒弃等人也是先后赶来。

    毕竟这是原始魔窟出世,乃是关乎于他们魔道一脉的大事,任何魔道一脉的武者对其都是极其的敏感,毕竟事关自己的利益,正道中人可以不积极,他们魔道中人还不积极吗?

    而且这次来的人中,楚休竟然还发现几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身上也散发着惊人的魔气,显然也是魔道武者。

    楚休对魏书涯传音道:“魏老,这几人是谁?隐魔一脉什么时候又冒出来这么多的魔道武者?”

    之前楚休还以为隐魔一脉实力很弱鸡,但现在看来,隐魔一脉除了没有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在真火炼神境的数量上,倒是不输于正道的。

    不过魏书涯却是摇摇头道:“他们并不是隐魔一脉的人,都是一些隐修已久的魔道散修,态度不明,暂时不用去管他们。”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魔道一脉也并非只有明魔和隐魔,这么多年来,总有人是自学成才的,所以他们既不属于明魔一脉,也不属于隐魔一脉。

    只不过这样的人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要么建立宗门,去投靠明魔一脉,要么便选择加入隐魔一脉当中,比如褚无忌便是这样的。

    但还是有一些人自由自在惯了,或者是因为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既不想加入明魔也不想加入隐魔,所以便一直都以散修的身份行走江湖,这样的人虽然少,但还是有一些的。

    眼下这里魔道一脉的人都汇聚在此,威势可以说是相当的惊人了。

    虽然阵营明显分为好几种,楚休和魏书涯等交好的人一种,司徒弃等跟楚休有仇怨的是一种,其他散修武者是一种,盛北轩的邪极宗又是一种。

    但无论怎么说,他们都算是魔道一脉的人,此时不趁着实力足够,联手击退大光明寺还等什么?

    楚休站出来沉声道:“诸位,大光明寺想要封禁原始魔窟,不让我魔道一脉有出头之日,这心思可是恶毒的很。

    我魔道一脉自昆仑魔教覆灭以来,备受打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出头的机会,有了机缘在身,结果有人却是看不得我们好,这如何能忍?

    眼下我等自应该放下成见,联手对敌,方能够击退大光明寺,进入原始魔窟内!”

    大光明寺那边就这么看着楚休在这里串联各方势力,准备出手,但却也是无可奈何。

    原始魔窟对于魔道来说意义太大了,没有哪个魔道武者能够拒绝这种诱惑。

    所以大光明寺这边只能尽量守住原始魔窟的入口,期望着其他正道宗门尽快赶来。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的话音刚落,却是有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冷笑道:“楚休,你这话说的是没错,不过在场有一宗之主,有魔道一脉的巨枭前辈,这话魏老来说没问题,你来说,呵呵,狂妄了一些吧?”

    说这话的人正是司徒弃。

    此人气量狭小,被楚休接连怼了好几次,早就已经一肚子气了。

    此时这么多魔道一脉的人武者都在这里,哪个不比他楚休辈份大?眼看楚休想要站出来当这个领头人,他也是下意识的便讥讽了两句。

    在场的众人都是面色各异,特别是那些散修出身的魔道武者,更是如此。

    早就听说隐魔一脉内部貌似有些矛盾,现在一看果真是如此,这都公然开始叫板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下一刻,他的身形直接来到司徒弃面前,一拳落下,无边的魔气汇聚成风暴席卷而下,威势大的惊人。

    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一变,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说翻脸就翻脸,说出手就出手。

    司徒弃大骇之下,双手结印,瞬间一阵鬼哭神嚎之声响起,阴邪诡异的迷雾拦在他身前,其中好似有着无数恶鬼悲鸣一般。

    一旁的赤练魔宗秦朝先也是出手,一掌落下,血色匹练横空,强大的掌力宛如瀚海大江一般拦截。

    站在司徒弃身边的昆莫也是紧跟着出手,黑红色的邪异魔火轰入绽放,其中隐约还有一个头生双角的魔神虚影在。

    但面对楚休这威势无匹的一拳,三人联手的力量却是顷刻间便被轰碎。

    鬼雾被寂灭,血色匹练被撕裂,黑红色的魔火也是随之熄灭。

    三人齐齐后退数步,特别是首当其冲的司徒弃,强忍着内腑震荡的痛楚没有吐血。

    此时他更是又惊又怒,惊的是楚休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怒的则是他楚休竟然当真敢当着众人的面,甚至敢当着大光明寺的面,不顾魔道一脉的脸面对他出手。

    司徒弃还是不了解楚休,在楚休看来,什么魔道一脉的脸面,他眼中只有自己的脸面。

    司徒弃敢跟他叫嚣,那就是夺了他脸面,别说是当着大光明寺的面出手,就算是杀了他,又有什么不敢的?

    秦朝先无意与楚休为敌,他只是不想在这种时候看着隐魔一脉内哄而已。

    所以他这边也是连忙劝说道:“楚大人,冷静一下,大光明寺的人还在呢,莫要让人看了笑话!”

    其他人如同俞魔涯等人也是在劝说着,这种时候内哄,的确只能让外人看笑话。

    楚休冷笑道:“看笑话?他司徒弃说那些屁话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外人会不会看笑话?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扯什么辈份不辈份的?

    一个破落户而已,还跟我装前辈,不知所谓!

    想要进原始魔窟的便出手,不然就滚一边去!谁想要坐享其成,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诸位,谁还有不同的意见?”

    跟这帮魔道中人打交道态度就不能太客气,一个个都是记吃不记打,吃硬不吃软的家伙。

    大道理不听那便上拳头就是了。

    就比如现在,楚休这话一出,虽然在场的众人有些的确是不爽楚休一个小辈在这里如此狂妄,但却没一个人敢跟楚休叫嚣的。

    方才楚休那一拳的威势他们可是都看到了,那叫一个惊人。

    三人联手竟然都没能挡得住楚休一拳,简直恐怖。

    而且原始魔窟的诱惑力足以让人忘却很多东西,哪怕楚休如此态度,在场也没人离去。

    魏书涯就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一直都没有吭声。

    若是以前,魏书涯肯定会让楚休做人留一线,都是隐魔一脉的人,不要做的那般绝。

    但现在,他却不想管那么多了。

    司徒弃等人是真的让他伤心了,他为了隐魔一脉谋划了一辈子,结果该有私心的人,还是有私心,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去拖累整个隐魔一脉,这样的人,留之何用?

    翻脸就翻脸吧,反正以楚休现在的实力,也不在乎这些人了。

    就在楚休准备率领魔道一脉的人强攻大光明寺时,意外却是发生了,其他正道宗门的人,终于来了。

    纯阳道门那边,正在闭关稳定境界的凌云子直接带着几名纯阳道门的老道士前来,虽然人数少,但天地通玄境界的威势却是在那里摆着呢。

    真武教掌教陆长流也是亲自带人前来。

    还有商水赢氏,不过赢氏老祖却是没来,来的只有赢三书。

    商水赢氏不是魔道一脉,他们对于原始魔窟中的东西有兴趣,但却并不算太大。

    而商水赢氏也不算是正道一脉,所以也倒也没兴趣像大光明寺那般,死死压着魔道一脉,来一个赢三书便足够了。

    看到这些人前来,在场的魔道武者神色都是一沉。

    别的不说,虚慈和凌云子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他们怎么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