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准备突破
    皇位争夺一战过后,整个北燕其实并没有怎么大乱。

    除了镇武堂的威势更进一步,其他势力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当然道佛两脉直接灰溜溜的离开了。

    项黎是被楚休给扶持到皇位上了,镇武堂也成了北燕江湖至尊,道佛两脉若是执意继续留在北燕,还有可能被楚休和北燕朝廷联手打压,那这个分舵继续建立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等一切事情都料理完至之后,众人全部回到镇武堂中去,魏书涯才看着陆江河疑惑道:“这位同道是何人?为何老夫从来都没有见过?”

    作为隐魔一脉中的老人,这天下间的魔道武者,无论是明魔一脉的还是隐魔一脉的,或者是一些散修的魔道武者,除了一些实力不强的散修,剩下的几乎魏书涯全都认识,但陆江河他是真的很面生。

    此时陆江河还没有回复到巅峰,吸收了皇甫老祖的气血之后,剩下的那些气血他其实并没有吸收多少战斗便已经结束了,所以此时的修为也只是差不多在真火炼神境中期而已,比起他巅峰时期可是差太多了。

    陆江河闻言傲然道:“何人?本座便是五百年前的血海魔尊陆江河!”

    魏书涯一皱眉道:“血海魔尊?四大魔尊里面有血海魔尊吗?”

    这时梅轻怜却仿佛想起来了什么,她忽然道:“你就是那个因为嘴贱得罪了教主,没有魔尊的实力却偏偏要自称魔尊的血魔堂堂主陆江河,我师父在给我讲圣教历史的时候提过你,说你是我圣教有史以来第一奇葩!”

    一听这话,陆江河的面色顿时就黑了:“小丫头,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打你!

    你们阴魔宗这一脉长舌妇怎么这么多?幸亏你师父死了,要不然老子调教她一百遍,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奇葩!”

    梅轻怜一句话直接把陆江河的痛处都给说了出来,陆江河真有打人的心思了。

    不过他跟了楚休这么长时间,他早就怀疑楚休跟这阴魔宗的小丫头有奸情了,看在楚休的面子上……或者说是拳头上,他忍!

    听到梅轻怜这么一说,在场的只要是昆仑魔教出身的人,几乎都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来,显然都是记起了陆江河究竟是谁。

    毕竟昆仑魔教的历史就那么长,一堂之主已经算是昆仑魔教的高层了,更何况,陆江河在昔日的昆仑魔教里面是真的很有名气的,当然也像梅轻怜所说,他这么一个奇葩,想不出名都难。

    这么多年来,昆仑魔教麾下的武者有背叛的,有不服管教的,但却从来没有像陆江河这么奇葩的,就是因为嘴贱,被独孤唯我扔进了珠子里困了五百年。

    楚休咳嗽了一声道:“昔日封禁了陆江河的血魂珠被我找到了,只不过因为某些情况,现在才放他出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副了然的神色,显然他们都知道楚休说的是什么情况。

    以楚休的性格,他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怎么可能放这么一个敌我不明的家伙出来?

    而且包括魏书涯在内,在场的众人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昆仑魔教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若是独孤唯我出面,他们立刻下跪效忠,跟着教主再次征伐天下。

    但一个堂主,还不值得他们如此对待,特别是陆江河这种奇葩,也的确是让他们尊敬不起来。

    北燕的皇位之争解决之后,魏书涯便要带着褚无忌离开北燕,再回东齐。

    楚休本来是想要魏书涯彻底在北燕安家的,毕竟现在北燕已经成为了他的地盘。

    但魏书涯却是拒绝了,他还要回东齐去收拾一些东西,准确点来说,是收拾一些人的。

    对于隐魔一脉的其他人,魏书涯是真的有些心凉了。

    隐魔一脉若是靠他们,估计早让人家灭八回了。

    正好这一次楚休在北燕彻底崛起,司徒弃等人又做的如此过分,魏书涯也不怕跟他们彻底翻脸。

    他准备一改之前什么事情都不管的佛系态度,大肆招揽隐魔一脉中的那些散修武者。

    这些人可都是他们隐魔一脉未来的希望,还没有成司徒弃他们那种老油条,值得去培养。

    魏书涯走后,楚休把从皇甫老祖那里夺来的血红提拿出来,对陆江河问道:“这把魔枪还能不能修补?”

    陆江河翻看了两眼道:“修补肯定是能修补的,不过却需要用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的骸骨作为材料修补,这东西你上哪里找去?

    我倒是能给你几个建议,去风云剑冢看看,那里面可埋藏着不止一名顶尖的剑道强者,其中肯定有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

    楚休没好气道:“那里面当然不止埋藏着一名剑道强者,也埋藏着无数的大凶之物。

    我现在去风云剑冢挖坟,找死不成?”

    上一次风云剑冢那无名老者出手,直接便拿出来一个剑魂,天知道风云剑冢里面还究竟有什么东西,就凭楚休现在这种实力要去风云剑冢挖坟根本就是找死。

    陆江河一耸肩道:“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除了去挖坟,你难不成还想现场宰一个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不成?”

    一旁的梅轻怜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感觉略有些无语。

    怪不得她师父之前便说这位血魔堂的堂主根本就是一个奇葩,现在看来果然如此,简直不靠谱了极点。

    楚休也懒得去跟陆江河扯蛋,他直接道:“这段时间,镇武堂的力量重新分部到整个江湖上,之前的恩怨暂且不管,现在若是遇到有反抗的,直接格杀勿论!

    有麻烦的,直接去找陆江河,陆江河解决不了的,再去找商城主帮忙,总之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来打扰我闭关。”

    陆江河略微有些不满道:“楚休,你这是在拿本座当打手?”

    他可是堂堂血海魔尊,好吧,就算这个称号没有被人所承认,但血魔堂堂主这个位置还是公认的,昔日哪怕就算是四大魔尊可都没有资格来驱使他。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不是打手是什么?难不成你呆在镇武堂,还想要白吃白喝不成?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离去,我不拦着,不过你确定你那昆仑魔教余孽的身份,能在现在的江湖上肆意纵横?”

    陆江河闻言抖了一下,他还真没有这个自信。

    五百年前江湖上的强者很强,现在也是不弱。

    天师府那位活了五百年的老天师,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的秃驴,还有一些低调的正道强者,陆江河对上他们可都心里没底,留在镇武堂,起码还有商天良这个终于算是正常的天地通玄境强者庇护呢。

    当然最重要的是,陆江河始终摸不准楚休跟独孤教主到底是什么关系。

    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陆江河别人不怕,独孤唯我他还是有些怕的。

    所以就算心里很不爽,但陆江河也只得乖乖的准备呆在镇武堂内当打手。

    当然换个方向思考也不错,他现在实力还没有恢复呢,在镇武堂内还有着出手的机会,打着打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重回巅峰的。

    这时梅轻怜却是没有关心陆江河的去留,她听到楚休要闭关,还不能让人打扰,她心中顿时一动道:“你准备要突破真火炼神境了?”

    之前楚休虽然也总会闭关,但也只是正常的闭关而已,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楚休也是可以随时出关的。

    但这一次楚休却是如此严肃,显然这次闭关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楚休点点头道:“差不多了,之前我便已经到了瓶颈,不过真丹境跨入真火炼神境的瓶颈你知道,需要的是感悟,而不是强行去突破,所以我也一直都没有特意去管。

    这一次还多亏了这血红提,我在其中看到了一些东西,也感悟到了一些东西,这次闭关突破,只要不出意外,十有八九是能够踏入真正的真火炼神境的。”

    在血红提中看到的那些昔日景象当真是帮了楚休一个大忙,不光让他领悟到了独孤唯我的刀意,更是让他之前坚固的瓶颈也是出现了松动。

    这一次楚休踏入真火炼神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当然也不排除有意外,毕竟同时达到真火炼神和真火炼身的,整个江湖上也只有楚休一人而已。

    陈青帝看其模样,他应该已经是放弃了真火炼神的打算,他是准备直接以力证道,将肉身修炼到极致巅峰,甚至达到打破天地各隔阂,以肉身踏入天地通玄的地步。

    所以说如今楚休这么去突破,可以称得上是江湖上的第一人了,前路莫测,会不会有什么意外,都不好说。

    当然这些东西楚休都没说,镇武堂内的其他人倒是兴奋的很。

    楚休的实力越强,他们这些做手下的便越心安。

    有着这么一个强者当老大,没人会不愿意。

    吩咐好一切之后,楚休便前往密室当中去闭关。

    陆江河则是耸耸肩,看着梅轻怜道:“小丫头,以后叫我魔尊大人,说吧,接下来该干什么?”

    梅轻怜抬头看了看身材魁梧的陆江河,倒果真是一个当打手的好材料,楚休好眼光。

    她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道:“之前江湖上有人看我镇武堂收缩力量,还以为是我镇武堂怕了,可是干出了很多出格的事情,做的很过分。

    所以,我们当然是要杀人去喽,走吧,魔尊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