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七十章 情劫难料
    亲眼看到自己所爱之人在自己面前被杀,李湫荻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当中。

    之前在大黑天魔教的交手当中她便已经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楚休的对手。

    但此时她却仍旧是疯狂的冲向楚休,一朵红莲印记在她额头绽放着,神她整个人周身都笼罩在一层如火的璀璨罡气当中。

    无比的耀目,璀璨的亮眼,仿佛能够燃尽世间的一切,但那其中,竟然还有存有一丝生机,净化着一切的力量,好似可以将世间万物都净化成最为纯粹的生机般。

    “红莲业火!是最为纯粹的红莲业火!”

    许久都没有出声的陆江河一脸的不敢置信之色,语气更是仿佛吞了苍蝇一般。

    这个女人竟然用出了昔日红莲魔尊才能够掌握的红莲业火,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而且他也不明白,之前这女人明明连动用业火红莲印都要用自己的气血勉强点燃业火之力,现在不过就是死了一个姘头而已,怎么还能直接掌控红莲业火呢?

    楚休没有说话,一步踏出,周身一半笼罩在佛光当中,另一边则是诡异的灭世之火。

    这红莲业火让楚休有些惊讶。

    昔日昆仑魔教的四大魔尊果真不一般,这位红莲魔尊所拥有的力量,跟大黑天魔教的灭世之火有些相似,乃是介乎于生死之间的一种力量。

    红莲业火,焚尽世界一切罪恶,但在那荒芜当中,却依旧有着无尽的生机绽放,是毁灭,也是新生。

    但让楚休所惊讶的只是这股力量的含义,却并不是李湫荻。

    她哪怕是用出了红莲业火来,却也没有被楚休所正视的资格!

    无尽的佛光和黑炎当中,一尊奇异的法相浮现。

    左边是佛,法相威严。

    右边是魔,魔焰滔天!

    左边的佛陀法相手捏佛印,直接将李湫荻整个人都按在地上,但那红莲业火却是在激烈的燃烧着,疯狂之下,李湫荻怎么说也是真火炼神境的存在,但她出手却是已经没章法,只知道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燃烧着红莲业火,倒也让那佛陀法相的一只手开始消融着。

    但这时右边那魔尊法相也是一印落下,磅礴的灭世之火落下,寂灭之力浸染着,灼烧着,黑红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燃起的是一种十分瑰丽的色泽,那是属于死亡的颜色。

    大黑天魔教的灭世之火跟独属于红莲魔尊的红莲业火究竟谁强谁弱,这点估计无人清楚,但应该差不多在伯仲之间。

    但是,武功没有强弱,人,却是有强弱之分的。

    李湫荻的力量要比楚休弱上一截,佛印镇压,灭世之火所绽放出来的力量一点点将李湫荻周身那业火红莲全部剥离。

    就在这时,李湫荻尖叫一声,周身一股股血雾绽放,在红莲业火的灼烧之下,化作一柄血剑,撕裂了楚休那邪异的魔佛法相,向着他刺来!

    面对这一击,楚休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内力真火在他手指上不断的燃烧着,更是有着绯红色的血色在楚休的手中律动着。

    在楚休那一指之下,李湫荻那血剑还没有刺下,便已经开始崩溃。

    “在我面前,动用气血之力,只是徒劳!”

    话音落下,楚休一步踏出,刹那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李湫荻的眼前,周身金银色的内力真火绽放,同时还夹杂着漆黑色的灭世之火,两种火焰凝聚一身,那是一股极致毁灭的力量,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李湫荻直接被楚休这一拳轰飞,瞬间血雾飘散,大股的鲜血直接从她口中流淌而出。

    以现如今楚休的肉身强度,江湖上能够跟他比肩的,屈指可数。

    站在后方的唐牙咧了咧嘴:“楚大人这还真不会怜香惜玉啊,打女人都这么狠。”

    梅轻怜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怜香惜玉?你要是跟那女人动手,她能在一刻钟之内杀你十次。

    况且那种老女人,也配被怜惜?”

    唐牙耸了耸肩,同性相斥,他很明智的没有跟梅轻怜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其实有一点唐牙说的没错,楚休的确是不怎么会怜香惜玉的,准确点说,平常的时候他眼中是有男女之分的,但等到激战的时候,在他眼中只有能杀的人也不能杀的人,哪里会分什么男女?

    李湫荻这女人给他找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她是隐魔一脉的人,也是属于那种毫无作用的,只会拖后腿的那种。

    所以此时不杀她,难不成还留着过年吗?

    一拳将李湫荻轰的吐血之后,楚休再次一步踏出,转瞬之间便出现在了李湫荻的身前。

    李湫荻浑身都是鲜血,但她此时却是紧盯着楚休,眼眸当中已经没有了恨意,甚至变成了一片漆黑。

    但是自那漆黑的眼眸当中却是绽放出了一抹赤红色的火光来。

    红莲业火,焚尽世间一切罪孽!

    这自李湫荻眼眸当中所绽放出的红莲业火并没有实体,但却在刹那之间便在楚休的脑海当中焚烧了起来,炙烤着他的元神,下一刻,无数被楚休所杀的冤魂厉鬼浮现,撕咬着他的元神。

    但楚休此时却仿佛感受不到一般,他冷笑了一声:“断罪业火?笑话!这天下何人有资格,来审我之罪?”

    红莲业火焚尽世界罪孽,寻常人被这般炙烤元神,恐怕早就已经走火入魔了。

    但楚休现在的三观可是明显有问题,对于他来说,他可丝毫都不感觉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是有罪的。

    这世间或许有正魔,但他楚休的心中却没有善恶,断罪业火,断不了他的罪!

    一指点在李湫荻的头顶,刹那之间,李湫荻周身一阵颤动,无尽的红莲业火开始反噬,刹那之间便将她焚烧成了一堆飞灰。

    红莲业火之力邪异霸道,最重的,反而是心境之上的修炼。

    李湫荻此人性情偏执,就以她这种性格,竟然还敢自称是红莲魔尊的传人,放在五百年前,红莲魔尊可是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

    看到李湫荻被杀,梅轻怜走过来,轻轻摇摇头道:“这李湫荻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她年轻时便被情劫所困,造成了她偏执的性格,谁都以为她修为大进,早就已经摆脱了情劫,但实际上,她却是一直都没走出去。

    看那林枫玉的德性便知道了,李湫荻会爱上他,会为了他赴死,根本就是把他当成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她这辈子都没得到的那个人。

    情之一字困了她一生,现在她虽然死在了你的手中,但实际上,却也算是死在了情之一字上。”

    一旁的唐牙瞥了梅轻怜一眼,没敢说话。

    方才您还鄙视那李湫荻来着,现在人死了,你倒是同情起来了?

    啧啧,果真不愧是魔道的圣女,真虚伪。

    楚休拍了拍手道:“所以说,情爱这等七情六欲,最是麻烦。”

    梅轻怜歪头看着楚休道:“哦?那你是准备修炼无情道了?”

    楚休摇摇头道:“太上忘情谈何容易?况且若是没了七情六欲,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让人永远保持理智,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梅轻怜道:“说的也是,不过你杀了李湫荻,麻烦可是不小,不是项沖那边的麻烦,而是隐魔一脉当中的麻烦。

    李湫荻虽然不讨人喜欢,但她怎么说也是隐魔一脉的大佬之人,你现在杀了她,做的可是有些过分了,难保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隐魔一脉当中禁止互相残杀,虽然说这只是一个口号,暗地里还是有一些明争暗斗的,不过谁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拿到明面上来。

    死在楚休手中的隐魔一脉武者可不是一个两个了,但像是李湫荻这种级别的,还是第一个。

    其实严格来说上次被楚休联手虚渡围杀的袁天放才是第一个,但那一次楚休把围杀袁天放的功劳给了虚渡。

    而这次楚休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杀的人,他就算是想要栽赃嫁祸都没有机会。

    楚休无所谓的一挥手道:“来找我麻烦?我倒是要看看,今时今日,谁又敢来找我的麻烦!”

    楚休这不是狂妄无知,而是有足够的自信。

    隐魔一脉当中,魏书涯和无相魔宗是绝对可以站在他这边的人。

    秦朝先的赤练魔宗,还有一些散修强者,他们就算是不满,还能冒着跟楚休撕破脸皮的危险来找他麻烦?

    至于一些本身就看楚休不顺眼的,楚休就更加不用在意了。

    他们不来也就罢了,来了,一起杀!

    现如今已经不是楚休需要隐魔一脉的时候了,应该说是隐魔一脉需要他楚休。

    愿意跟他合作,愿意帮他的人,那才是值得尊敬的前辈长者,楚休也愿意给他们一个面子。

    但那些看不清形势的,谁管你是哪根葱?

    就在楚休杀完人,准备让人收拾收拾洗地时,项沖也是得到消息,匆匆忙忙的便带着五殃道人等人赶来。

    虽然他现在手下‘强者如云’,不过林枫玉毕竟还是他的心腹,李湫荻也是货真价实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他也不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