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找死!
    作为一个大部分江湖人眼中的魔头,在他们眼里,楚休平日里定然是奸淫掳掠,残杀无度,以嗜血杀戮为乐。

    实际上以楚休现在的地位,他就算是真想要奸淫掳掠,手底下也有一大帮人替他去完成,他才没时间去干这么低级的事情。

    这段时间楚休很忙,忙到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

    道佛两脉都已经解决,楚休也在抓紧时间布局,各方的力量必须要调整到完美,不允许有一点瑕疵。

    机会只有一次,不把项黎给扶上皇位,他在北燕之地所有的布局和势力都将要废弃。

    所以这段时间楚休不光是在布置着这些东西,更是在推演着等项沖登基时,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情况和意外,然后再思虑着这些意外怎么解决,争取不留下任何一丝漏洞。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应该说楚休压根就没有算到,竟然还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段来找他的麻烦。

    一名镇武堂的弟子急匆匆的跑进来,大喊道:“不好了!火奴大人被人围攻,危在旦夕!”

    镇武堂内所有人都在,一听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最近镇武堂已经在收缩力量了,把遍布整个北燕江湖的力量收回到燕京城内。

    在这个时间段,还有谁会来,应该说谁敢来找他们的麻烦?

    楚休阴沉着脸走出去,冷声道:“别慌,到底是怎么回事?火奴是被谁围攻的?人现在哪里?”

    “是太子手下的林枫玉!就在西城那边!

    之前西城那边的几个帮派都是以我镇武堂为尊的,但那林枫玉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要收缴那几个帮派的供奉。

    那几个帮派平日里对我镇武堂还算是恭敬,出了事情便及时去通知火奴大人,结果没说几句话,火奴大人便跟对方打起来了。

    但对方人多势众,我来报信时,火奴大人已经十分危险了!”

    一听这话,梅轻怜等人都是一脸的奇异之色。

    项沖这脑袋是被门挤了吗?这种时候他跑来挑衅镇武堂干什么?

    镇武堂统管北燕江湖,燕京城中的一些的小帮派,自然也算是在镇武堂的管辖范围。

    但是这些帮派普遍实力都很弱,毕竟是天下脚下,只能干一些下九流的事情,甚至就连镇武堂自己都没将其放在眼中。

    项沖手下若是真为了那一丁点的供奉就是招惹镇武堂,那脑袋纯粹就是被门挤了,但若是说项沖想要针对镇武堂,他都即将登基了,不会连这么点时间都等不了吧?

    况且眼下五殃道人可就在项沖身边,项沖若是要对镇武堂动手,他那边怎么不传来消息?难不成是五殃道人反水了?

    没人能猜到,这番举动竟然是那林枫玉大胆的瞒着项沖所做的,别说五殃道人不知道,甚至就连李湫荻都不知道。

    楚休一挥手,直接冷声道:“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当真以为,我镇武堂的人,想动便能动?”

    若是项沖不来招惹他,他自然也是不会来招惹项沖的。

    反正距离登基之时也没多久了,图穷匕见的日子也快到了。

    但眼下项沖竟然敢公然去挑衅他镇武堂,这种情况,楚休可忍不了,也没办法去忍。

    此时城西的长街之上,火奴正以一敌五,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异常的凄惨。

    林枫玉现在虽然在项沖心中的地位下降的很厉害,不过再下降,他背后也有着一个李湫荻在,自身更是项沖的心腹。

    所以在太子宫内,他的心腹手下可也不算少。

    这五人都是他从江湖上招揽来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但他也没想到,镇武堂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家伙,竟然也这般难缠。

    面对五人的围攻,火奴紧咬着牙,用他那一身奇异的,带着浓郁西域风格的武技躲闪着,实在是闪躲不及了,他这才跟对手硬拼,当然,最后还是拼不过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危险的程度了,但火奴依旧没想过要逃。

    逃了,丢的不光是他的脸,更是镇武堂的脸。

    这地方可是燕京城,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张脸,他丢不起,丢了脸,有可能丢的便是性命跟前程。

    其实火奴是一个十分知足的人,他乃是西域奴隶出身,极其的坎坷,甚至对于他来说,能活着,能吃能喝就已经很满足。

    所以就算看着昔日跟他乃是同僚的雁不归和唐牙都已经踏入了真丹境,也都成了楚大人的心腹,他也没什么嫉妒的。

    但他就算是再知足,他也舍不得眼下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

    有些东西得不到也就罢了,得到了,他便不想再失去。

    楚大人手下不要废物,他火奴虽然不如唐牙,也不如雁不归,但他,却不是废物!

    火奴周身的气血已经在不断的燃烧着,跟他对拼的那几名武者都是一阵咂舌,不就是正常的冲突嘛,这家伙拼什么命啊。

    火奴想拼命,他们却不想拼命,所以一时之间竟然被火奴给逼退了。

    但是燃烧精血这种东西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火奴自身也是越来越虚弱。

    感受到自身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弱,火奴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天赋这种东西最是无奈,这种场景若是换成唐牙和雁不归,估计早就把他们给杀光了,而自己却是只能苦苦支撑。

    他本身其实是一个很怕死的人,若是说对楚休忠心,但却也没忠心到肯为其赴死的程度,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却是上头,非要在这里死磕到底。

    不过死磕都已经死磕了,也没了后悔的机会。

    正当火奴正准备拼死一博时,一阵微风忽然闪过。

    火奴眼前那五人竟然同时呆立在那里,下一刻,五人的眉心处同时出现了一个黑点,刹那之间,黑色蔓延,那五人的身躯在微风当中,竟然同时化作了一堆飞灰!

    这一幕吓坏了林枫玉那边的人,火奴则是忽然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活着,总比死了好。

    一股浑厚的劲力被送入他的体内,楚休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勇气可嘉,但却很傻。下次碰到这种情况,先回来求援,然后再杀他全家。”

    火奴苦笑着挠了挠脑袋道:“酒馆那老板坑我,怕是假酒喝上头了。”

    楚休一挥手,让人把火奴带下去交给风不平医治,下一刻,等他将头转向林枫玉之时,林枫玉顿时便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是看到了死亡一般!

    那是一种逼近心底的恐惧,甚至让他双腿都忍不住在打颤着。

    之前林枫玉并没有见过楚休,应该说,就凭他之前的地位,甚至连见楚休的资格都没有。

    楚休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传说。

    而今天等他看到楚休时,他才知道,为何李湫荻让他莫要去招惹楚休。

    虽然楚休还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便已经有了后悔的情绪。

    楚休此时也是在打量着林枫玉。

    看到他这幅模样,楚休大约已经明白了,这个白痴,应该是自己自作主张来找他麻烦的,他倒是冤枉五殃道人了,恐怕五殃道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项沖眼下虽然有些膨胀,但他就算是再膨胀,也不会膨胀到白痴的地步,会在这种时候来找他楚休的麻烦。

    只是楚休很疑惑,就这种货色,李湫荻为什么会看上他?难道就因为那张脸吗?

    在看到林枫玉的那一瞬间,楚休便已经没有了探究的欲望。

    这种货色,自己连跟他多废话一句的心情都没有。

    正当楚休准备直接干掉林枫玉时,李湫荻的身形还未现身,但她的声音却是已经从远方传来。

    “楚休!放过玉郎一次!放他他一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李湫荻的身形出现在街角,此时的她竟然是一脸的焦急和惊慌之色,显然是怕楚休真的杀掉林枫玉。

    林枫玉这次擅自行动她根本就不知道,若是她知道,她一定会全力拦住他的。

    楚休可是连她这个同为隐魔一脉大佬的人都敢下杀手,林枫玉背后的项沖对于楚休来说,简直不会有丝毫的顾忌。

    所以在得知消息之后,她第一时间便已经赶来,幸亏此时楚休还没有动手,还有机会。

    为了林枫玉,李湫荻可当真是愿意放弃很多东西的。

    哪怕是她跟楚休有仇,这辈子几乎都没求过人的她,毫不犹豫的就向楚休请求。

    哪怕楚休让她从此之后听他命令行事,李湫荻都会答应的。

    这时,楚休的动作微微一顿,这让李湫荻的眼中顿时充满了期翼之色。

    但随后,楚休一个响指打出,天地元气猛的颤动了一下,下一刻,林枫玉的胸腔直接炸裂,他眼中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倒在地上。

    火奴在这边为了镇武堂的脸面死战,他若是不杀林枫玉,让其他人镇武堂的人怎么看他楚休?

    而且对于李湫荻开出的条件,楚休并不感兴趣。

    说句狂妄一些的话,寻常的真火炼神境武者,楚休已经毫不在意了。

    他更在意的是能力和忠心程度。

    哪怕李湫荻此时愿意臣服楚休,但楚休却还不想用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