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五十五章 众怒
    听到五殃道人说自己最缺的是权势,项沖一阵愕然,他大笑道:“道长说笑了,本宫现在缺的是权势吗?

    内有道长你们这些江湖上的强者帮扶,外有太子的身份,无数军方勋贵前来投靠,这些难道不是权势?”

    五殃道人淡淡道:“殿下说对了一半,我等这些人固然是殿下你的人,但我们毕竟是江湖草莽,在北燕朝廷说话分量有限。

    而军方或者是皇室供奉堂的人,他们虽然名义上效忠殿下你,但现在你去镇国五军当中去看看,你是否能调动一个最低级的军官?

    连一个最低级的军官都无法调动,殿下你管这也叫权势?你的权势,不是权势,只是那些人给你的面子而已。”

    听着五殃道人的话,项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是啊,这些权势,并不是他的,应该说从来都不是属于他的。

    那帮人虽然名义上是靠向自己的,不过一旦自己有什么命令,还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够指挥得动他们,不像五殃道人他们这些‘自己人’,自己让他们往东,他们绝对不敢往西。

    项沖恶狠狠道:“道长,那你说本宫应该怎么才能将权势拿到手?”

    五殃道人摇摇头道:“拿到手简单,眼下殿下麾下的力量这么强,随便下一道命令,安插一个人进入镇国五军或者是皇室供奉堂当中当钉子,不说把全部的力量都拿到,但起码拿到一部分的力量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贫道并不建议殿下这么做,这样会得罪军方或者是皇室供奉堂的强者,得不偿失。”

    五殃道人不劝还好,他这么一劝,却是更让项沖心中怒火顿生。

    “本宫是大燕的太子!未来整个大燕都是本宫的,现在本宫又不是要夺了他们的位置,只是要安插进一些人来,他们便不愿意,这大燕到底是我们项家的,还是他们的!?”

    五殃道人心中冷笑,北燕当然是姓项的,起码现在是。

    但若是没有其他人,你以为光凭你们姓项的,便能够撑起整个北燕?

    可惜这点项沖并没有想到这点,五殃道人这边越是劝说,项沖这边越坚定自己的选择,将楚休送来的那些商城武者全都安插进镇国五军和皇室供奉堂当中。

    楚休所带来的那些商城武者并不是白痴,实际上在绿都那种地方成长起来的武者都是从厮杀当中度过的,虽然没有接触过外界的勾心斗角,但却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

    不过眼下楚休却是已经给了他们指示,不用有什么顾忌,也不用管权力倾轧什么,直接怎么过分怎么来,摆出一副贪得无厌,疯狂争权夺利的模样,把这些人得罪的越死越好。

    大部分的事情想要将其做好很难,但想要将其干坏,却是很简单。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商城的那些武者便已经让镇国五军和皇室供奉堂中怨声载道了。

    两名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一名被项沖扔到皇室供奉堂内,一名则是被安排在北宫百里的东山军内。

    而六名真丹境的武者,则是皇室供奉堂一人,镇国五军又各自一人。

    他们做的越过分,在项沖看来,便越是为自己尽心竭力的做事,他便越满意。

    燕京城的清风楼里,楚休坐在靠窗的角落里面喝着茶,听着梅轻怜在对面汇报着这段时间燕京城的种种情况,当然主要还是项沖那边的。

    清风楼这地方虽然是酒楼,但酒不是最有名气的,反而是各种菜品做的很不错,特别是素斋,据说那大厨还曾经在大光明寺的伙房当过火头僧。

    当然楚休是一次都没在这地方见过大光明寺的和尚。

    想想也正常,那帮和尚都在大光明寺内吃了一辈子的素斋了,好不容易出来了还吃这东西,那才叫悲哀。

    楚休旁边,唐牙倒是点了一大堆的东西在那里大吃着,甚至都没仔细去听梅轻怜和楚休的对话。

    玩阴谋诡计的家伙心都脏,楚大人这心怕是都脏的发黑了,项沖那小子肯定是要被算计的吐血,也没什么好听的,听多了,影响食欲。

    听完梅轻怜说的这些之后,楚休敲了敲桌子道:“这项沖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貌似我这一次还高看他了。”

    梅轻怜冷笑了一声:“那小子之前只是一个落魄皇子,虽然得项隆宠爱,但地位不一样,项隆也没有时间去教他那些权谋之术,他的水平能高到哪里去?

    再看看他身边的那些人,尽皆是林枫玉那种货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连李湫荻的脑袋都不清醒。

    唯一还算是有些手段心机的家伙还是你派去的内奸,他能看出不对来,那才叫奇怪。”

    楚休端起茶杯摇摇头道:“什么内奸?太难听了,这叫卧底。”

    唐牙从一堆饭菜里面抬起头接了一句:“一个意思。”

    还没等楚休回嘴,项武却是从楼下走上来。

    楚休坐在清风楼的最顶层,以他的凶名,掌柜的还敢放人上来的,也就只有项武这样的存在了。

    看到楚休在这里,项武随意的打了一声招呼:“原来是楚兄你在这里,怪不得这里这么清静。

    名声大有名声大的好处,出来吃个饭,都不用清场了。”

    一边说着,项武一边很自然的坐在楚休那一桌,冲着下面大喊道:“掌柜的,加一盘烤香蕉!”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名声大?怕是凶名恶名大吧,反正是没什么好名声的。”

    项武吃了一口菜,恶狠狠道:“凶名恶名又什么不好?老子要是凶名够盛,也就不会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了!”

    楚休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道:“谁又敢骑在你项侯爷的脖子上拉屎?”

    项武一脸郁闷道:“吃饭的时候别总提什么拉屎不拉屎的,影响食欲。”

    项武嘴上这么说,不过等掌柜的送上一盘烤香蕉后,他立刻塞进嘴里一个,吞下后才冷哼道:“还不是项沖那小子。

    当个太子就以为自己上天了,竟然还敢往我西陵军里面安插钉子,要不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早就把那钉子给折了,一个弱鸡般的真丹境的武者,也敢来老子的地盘上分权?”

    楚休摸了摸下巴,自己貌似要告诉那些商城的武者一声,争权夺利的同时,最好尽量避免刺激项武这些镇国五军的大将军们,这帮家伙可都不是好惹的货色。

    比如项武这样的,其巅峰战力已经有资格跟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叫板了,而商城出身的武者却是要比同阶的武者都要弱一些,项武若是真怒到出手,恐怕他们连三招都挡不住。

    楚休递给项武一杯茶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新官上任都三把火,更别说这太子上位了,他当然想要做出一点成绩来。”

    项武冷笑道:“想要做出成绩便要侵夺我们的利益?项家皇族这帮人,果真是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一些只知道争权夺利的货色!”

    楚休的面色略微有些古怪,这位爷是气糊涂了?他貌似忘了他自己也是项氏皇族的人。

    项武骂完之后才反应过来,又郁闷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香蕉。

    楚休问道:“那现在侯爷你准备怎么?”

    项武郁闷道:“还能怎么办?凉拌!

    项沖刚刚被立为太子,陛下都已经成这幅模样了,又不可能再立第二个,我找他麻烦,便是找陛下的麻烦,只能先忍着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那北宫大将军那里,还有皇室供奉堂那里,都忍得住?”

    项武嘿然道:“北宫大将军别看平日里像个腐儒一般,但其实那脾气可是比我都烈的很。

    但是忍不住也要忍,难不成他还真能在这种时候翻脸不成?

    东山军那里,北宫大将军经营了这么多年,不是其他人短时间内就能够撬动的,我的西陵军也是一样。

    反正暂时没有太大的危机,只能暂且忍下,以后再说了。

    只有皇室供奉堂那里,据说项崇也是被气的够呛,不过那位爷平日里就低调,其实也不是太会争权夺利的人,又不能废太子,只能忍耐。

    不过他是项沖的皇叔,倒是去斥责了项沖一顿,但项沖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行动可是没有丝毫的收敛。”

    楚休暗自里点了点头,这样便差不多了。

    印象这种东西一旦产生,那就无法改变,通过这件事情,可想而知军方以及皇室供奉堂是怎么看待项沖的。

    而且眼下除了项隆,其他人,哪怕是项崇这位皇叔的话,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但现在项隆还有精力来管他吗?项隆能够保证自己现在不死,都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这样一来等到项武等人的忍耐力到达极限之后,那时候会发生什么,可就不一定了。

    就在楚休还想要问问详细的情况时,却是有着镇武堂的弟子急急忙忙跑来汇报,说是镇武堂那边出问题了,沈飞鹰跟大光明寺的人起了冲突,镇武堂的人都已经去支援,双方剑拔弩张。

    听到这些,项武倒是对楚休投来一个同情的目光:“多事之秋啊,看来楚大人你那边的日子也不好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