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内奸
    楚休跟五殃道人之间的关系北燕很多人都知道。

    当初是项隆让五殃道人去镇武堂制衡楚休的,结果五殃道人自己不争气,没斗过楚休,镇武堂成了楚休的一言堂,双方也是就此结怨。

    任谁都想不到,五殃道人竟然被楚休打怕了,双方甚至都在暗中合作过一次,所谓的仇怨也早就没了。

    所以当五殃道人上门投靠时,项沖可是一脸兴奋之色,直接拉着五殃道人的手,将其拉到屋内道:“道长能够来帮本宫,实乃是本宫之幸啊,本宫之前便对道长久仰大名了。”

    虽然现在靠向项沖的人也不少,不过那些都是一些北燕朝廷内的人。

    那些人其实都不算是投靠,只能说是他们认可项沖北燕太子这个位置,示好于他而已。

    若是第二天项隆把太子之位扔给别人,这帮人立刻就会离去,就跟现在的项黎一样。

    而这次五殃道人前来投奔,则是相当于门客那一类的,这可是自己人,项沖对他的态度当然是热情无比。

    五殃道人那张阴沉的老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殿下客气了,说句实话,贫道我本身就是跟着陛下办事的。

    如今陛下已经将太子之位给了殿下,那贫道自然也应该转向殿下才是,陛下那边,怕是已经不需要贫道了。”

    五殃道人话中的意思便是,项隆如今已经快死了,自己当然要另寻靠山了,他项沖便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这种露骨的表忠心方式,却是让项沖很满意,他就喜欢这种实诚人。

    “道长先好好歇息,晚上我再来给道长安排接风宴。”

    等将五殃道人送走之后,项沖的客卿,那个被楚休评价是老牛吃嫩草中的嫩草林枫玉走过来,低声道:“殿下,这阴山派的老道士可不是什么易与之辈,你可要小心啊。”

    林枫玉当然不是看出五殃道人的破绽来了,他只是在担心自己的地位被五殃道人影响而已。

    他是项沖的门客,实际上在项沖还是十三皇子时,他便是项沖的门客了。

    当然这也能够证明他昔日混的有多么凄惨,只能去当一位被打压的落魄皇子的门客。

    虽然现在十三皇子成为了太子,但他仍旧有一种危机感,在他看来,自己才是殿下的客卿统领,毕竟自己可是最先慧眼识英,投靠殿下的人。

    当然,若不是有李湫荻在,他连现在的位置都得不到,一名先天武者而已,恐怕早就被项沖给踢走了。

    然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现在项沖留着他,还给了他不低的位置,也是看在李湫荻的面子上。

    林枫玉可丝毫都没感觉自己是吃软饭的,在他看来,自己可是在偿还祖上的情债。

    虽然按照年龄来算,李湫荻当他太奶奶都行了,但人家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按照真火炼神境的寿元来说……虽然也不算年轻了,但也不算太老不是?反正蒙上被子都一样,林枫玉可没感觉委屈。

    项沖一挥手道:“不用担心,五殃道人父皇都用了这么多年,我为何不能用?

    这阴山派的底细你并不了解,对方祖上曾经得罪过昆仑魔教,而且还被道门一脉所厌恶针对,在江湖上不说是人人喊打也差不多了,只有我北燕能庇护他。

    眼下父皇已经做好了将皇位传给我的准备,他自然要早些来投靠我。”

    说到这里,项沖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不识相,他的老对头倒是识相的很。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好处,朝堂上的争名夺利,对方一般不会参与,相比于其他那些武将勋贵,更好控制。

    昔日父皇跟北燕江湖合作这点在本宫看来便是一招妙棋,本宫以后倒也可以多考虑跟江湖人合作,不,应该是收纳一些江湖人。”

    项沖之前便很向往江湖,而且之前北燕的那些皇族勋贵,或者是军方文臣等等,几乎没有一个投靠他的,这点也是让项沖有些厌恶对方,哪怕现在他们都已经偏向自己,但项沖也依旧不喜他们,他反而更喜欢招揽江湖人当门客。

    不过有一点项沖却是忘了,组成这北燕朝廷的,可并不是那些江湖人,而是军方还有项氏皇族以及勋贵文臣等等势力。

    晚上的接风宴上,五殃道人便开始疯狂的恭维着项沖,虽然他的演技不怎么样,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那副阴沉的面容,倒是也让人看不出尴尬来。

    项沖嘴上虽然谦虚,但心中却还是有些得意的。

    眼下太子宫内,他的手下只有林枫玉这等之前投奔他的人,实力有限,哪怕是讨好恭维都让他没什么快感。

    还有就是李湫荻,她虽然因为林枫玉的原因加入了太子宫内,但就她那性格,不毒舌到得罪项沖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恭维人?

    至于康洞明嘛,那位根本就是一块吓唬人的招牌,他虽然名义上是项沖的老师,但却没跟项沖说过一句话。

    所以眼下五殃道人这么一个有实力有地位的人如此恭维他,也让项沖满足的很。

    酒过三巡之后,五殃道人一抹嘴道:“殿下不在乎我等草莽之人的身份,愿意接纳我等,老道是真的感激不尽。

    我阴山派历经世态炎凉,愿意接纳我阴山派的只有陛下跟殿下父子二人,这份恩情我阴山派必世代铭记。”

    项沖豪迈的一挥手道:“道长莫要这般说,本宫虽然生于帝王之家,但却一直都很向往江湖。

    而且本宫对于什么江湖派系之分向来都不在乎,只要入了本宫麾下,那便是自己人,之前做过什么,本宫不问,也不管。”

    五殃道人心中一动,立刻道:“殿下果真大气!其实像我阴山派这般不容于江湖的人还有许多,那些人虽然实力不弱,但在江湖上却也是过的凄惨的很。

    若是殿下不嫌弃,贫道可以为殿下穿针引线,让他们也投入太子宫麾下,只求殿下庇护。”

    项沖的眼睛顿时一亮:“道长放心,无论道佛魔,凡是愿意投入本宫麾下的,本宫定然会一视同仁的。”

    项沖也没想到,他接纳五殃道人,竟然还起到了一个千金买马骨的作用来。

    哪怕这些人之前是什么凶徒恶贼或者是宗门弃徒,他都不在乎,只要能够为他所用就行。

    五殃道人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等到宴会结束之后,他立刻让阴山派的弟子秘密把消息送到镇武堂去。

    此时在镇武堂内,楚休接到五殃道人传来的消息,眼中露出了一丝锐利的锋芒。

    事情顺利的很,楚休让五殃道人打入项沖麾下,可不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对项沖怎怎么样,而是想要往项沖身边,再加几个人。

    你项沖不是想要自己麾下的力量壮大吗?不是想要江湖强者投靠吗?楚休现在便可以满足。

    北燕朝廷从来都不是项隆或者是项沖一个人的,若是项沖全部按照项隆的规划来走,老老实实的等一段时间,自然能够顺利的继承皇位。

    但很可惜,权欲这种东西会让一个人产生极大的变化,项沖从一个落魄皇子成为太子,他可是很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自己,所以楚休这第一步便是要让项沖跟北燕朝廷,跟所有北燕的势力,彻底离心离德!

    有着项隆在,项沖哪怕是做的再过分,也没人能说什么,但等到项隆死了,一个不被北燕任何部门承认的太子,还能否继位?这可是说不准的。

    梅轻怜就在楚休身边,楚休的计划她大概也清楚了,但梅轻怜还是疑惑道:“你准备安插谁进入项沖的身边?

    隐魔一脉的不行,李湫荻就在项沖那边,你安插隐魔一脉的人到项沖身边,很容易被她认出来。

    安插青龙会的人也不行,青龙会寻常的杀手倒是可以,但实力太弱,而七大龙首那个级别的,都不是无名之辈,也很容易被查出来。”

    楚休笑了笑道:“你忘了一个地方,绿都内,能拿得出手的强者可不少,谁又能认得出来他们?”

    梅轻怜的眼睛顿时一亮,她还真忘了这地方了。

    绿都内出身的武者,虽然因为在那地方呆了一辈子,实力肯定无法跟外界的同阶武者相比,但再弱的真丹也是真丹,再弱的真火炼神境也是真火炼神,境界在那里摆着呢。

    但梅轻怜随后便皱眉道:“那身份呢?

    你如果只安插进项沖身边一个人那还好说,就说对方乃是什么隐修的高手之类的。

    但如果你安插进项沖身边好几个人,却同时都没有身份,仿佛是石头缝里冒出来的一样,谁都会怀疑的。”

    楚休一挥手道:“身份简单,有风满楼在,还用担心身份的问题?让风满楼随意编造一个便可以了。”

    “可是风满楼不会那么容易就听你的,风满楼这点信用还是有的,伪造身份消息这种事情是风满楼的大忌,你就算是拿出再多的钱财来,风满楼也不会突破底线。”

    楚休淡淡道:“底线?这世上压根就没有底线这种东西,做不到,那是因为好处不够。

    好处够了,我让风满楼说猪能飞,风满楼也会在他们的情报消息里真记载有飞天神猪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