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四十九章 人,是会变的
    对于项沖这种一朝得势便飘起来的心态,楚休并没有多说什么。

    年轻人,见识少很正常,来回起起落落落落几次也就习惯了。

    所以楚休只是淡淡道:“不知道殿下找我来是为了什么?”

    项沖大马金刀的坐在楚休上首,丝毫没有之前礼贤下士和小心翼翼的模样。

    他一挥手道:“楚大人,名人不说暗话,道佛两脉如今都已经进城,镇武堂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本宫跟楚大人你也相识许多年了,自然是想要帮帮楚大人你的,不过这是父皇的决定,本宫也没有办法。

    但楚大人放心,只要你肯辅佐本宫,暂时将镇武堂打散,并入我太子宫麾下,等到来日里本宫继承大统之后,自然会想办法帮你重建镇武堂的,而且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楚大人,记得多年之前,你还在龙虎榜上,未曾名动江湖之时,本宫便想要招揽楚大人,但楚大人你却是拒绝了。

    如今楚大人你已经名动江湖,但本宫,也从一个不得势的皇子变成了这大燕的继承人,不知道现在,本宫有没有资格来招揽楚大人你?”

    项沖说这句话之时,心中可是充满了快意的。

    在他没成为太子之时,其实楚休还感觉这项沖不错。

    因为项黎的打压,使得这位皇子并没有沾染上太多皇室一族骄纵的脾气,反而多了几分江湖的大气豪爽。

    因为那个时候的项沖是很向往江湖的,在北燕,他被项黎打压,自身也看不到希望,对于他来说,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江湖游侠,而不是生在什么帝王之家,每日里提心吊胆,却也是看不到自由和希望。

    但现在,项隆一句话便让他彻底翻身,成为这偌大帝国的继承人和掌控者,这种巨大的差距足以让项沖整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甚至是项隆都没有料到的。

    因为在项隆的计划当中,项沖只需要看着道佛魔三方混战之后元气大伤,江山阁复国,成为抵挡东齐的屏障,他再安安稳稳的继承皇位,这便足够了。

    谁承想现在项沖却是膨胀到来招揽楚休,甚至还许下了这种承诺。

    在已经心态扭曲的项沖心中,之前那些看不起他,投入他皇兄项黎麾下的人是可恶的,等到他来日里登基,定然也要清算对方。

    楚休嘛,还算不上是可恶,但他当初招揽楚休被拒绝,却像是一根刺一般,扎在他的心口,那一幕让他感觉,楚休看不起他。

    如今他已经成为太子,而楚休却是四面危机,这一次自己的招揽,他会不会拒绝?敢不敢拒绝?

    看着下方的楚休,项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那是学自他父皇项隆的笑容,仿佛成竹在胸一般,只不过放在项沖的脸上,却是显得有些别扭。

    楚休没有愤怒,他只是淡淡道:“殿下这是因为前些天忽然被宣布成为太子,所以太过兴奋以至于睡梦过多?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以后北燕还需要殿下来扛呢,身体可需要注意了。”

    听到楚休的话,项沖脸上那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

    他知道楚休这是什么意思,楚休是在说,他这都是在做白日梦!

    项沖‘腾’地一下站起来,表情阴沉,但到了嘴边的话却让他给咽了回去。

    虽然他的确被太子的消息给冲击的兴奋过头了,不过却不代表他真的被冲击傻了。

    他父皇所做的那一切就算他当时不清楚,但后续也有项氏皇族的长辈告诉他了。

    楚休的势力都已经忌惮到让项隆都不敢翻脸,需要引来道佛两脉联手镇压的地步了,自己当然也是没有跟他翻脸的资格,否则丢脸的还是他自己。

    所以项沖硬生生压下自己心中的愤怒,大笑道:“好好好!楚大人果真不愧是楚大人,跟数年前那位楚大人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但楚大人没有变,本宫却已经不是数年前的自己了。

    数年前本宫连求一位真丹境的武道宗师来当客卿,都费力的很,而如今,已经有天下第一剑圣来当本宫的老师,甚至还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主动来投!

    这一位听说还是楚大人的老朋友,那今日正好见一见吧。

    李前辈,还请出来吧。”

    随着项沖的话音落下,一个人影从内堂内走出来,不是别人,正是上次从楚休手中逃脱的李湫荻!

    再次看到李湫荻,楚休都是一愣。

    这女人三番四次的招惹他,现在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到底是真的不怕死,还是有所依仗?

    楚休的目光瞬间阴沉了下来:“李湫荻,上次让你逃了,我懒得去继续追杀你,便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现在你竟然还敢出现在北燕,是谁给你的胆量?谁给你的勇气?谁!”

    上次在大黑天魔教一战,李湫荻可以说是真的被楚休有些打怕了。

    那种完全力量上的碾压让她有一种无力之感,最后她甚至拼上秘法这才逃得一命,甚至还差点走火入魔,若不是被人所救,巧合下解了心魔,说不定她一身修为都要废掉。

    所以此时李湫荻在面对楚休时,虽然之前胆气还是有的,但听楚休喝出声,她的面色还是不由得一白。

    这时项沖却是道:“楚大人,李前辈现在是我太子宫的供奉,以前你们那些恩怨本宫不管,现在你若是要在这里对李前辈出手,那可就是没把本宫放在眼里了!

    老师!”

    随着项沖喊出口,那位‘东海剑圣’康洞明却是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仍旧是抱着剑,一副呆滞的模样。

    他对于楚休没什么杀意,甚至连敌意都没有,但楚休敢保证,自己若是在这里出手,这位东海剑圣也一定会出剑的。

    楚休看向项沖,眯了眯眼睛。

    一般跟着楚休时间长的人都知道,一旦楚休露出这种表情时,一般都是要算计人或者是杀人了。

    眯眯眼的家伙,一般都是很可怕的。

    “好的很,看来太子殿下是胸有成竹了?不过我还是要劝太子殿下一句,有些人是用不得的,妨主之人,用过之后可是会很凄惨的。”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便走。

    有着康洞明在,楚休杀不了李湫荻。

    康洞明此人东海剑圣的称号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打出来,坐忘剑庐沈抱尘和剑王城沈天王接连败在他的手中,可想而知对方的剑道修为有多强。

    虽然对方肯定是比不过五百年前的剑圣顾倾城,但起码当世武林,能够在剑道之上胜过他的,可以说是找不到几个。

    像是康洞明这样的人,恐怕此生除了剑道之外,脑袋里面再也塞不进去别的东西了,天知道项隆究竟开出了什么条件,竟然能够让其安安稳稳的呆在北燕,呆在项沖身边当老师。

    只不过,他楚休想杀的人,别说一个东海剑圣拦不住,哪怕就算是五百年前的剑圣顾倾城来了,也是一样拦不住!

    不过此时在太子宫内,项沖却是对楚休的威胁毫不在意,只以为对方是想找回一些颜面而已。

    项沖对着李湫荻道:“李前辈请放心,只要你能辅佐本宫,他楚休动不了你。”

    李湫荻僵硬的点了点头,她是标准的江湖草莽出身,就算是加入了隐魔一脉,也只是孤身一人行事,对于这种礼节上的东西,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这时一名面冠如玉,相貌英俊的白衣公子却是从一旁走出来,极其自然的搂过李湫荻的腰,对着项沖笑道:“殿下请放心,如今您乃是天命所归,我们夫妇二人,肯定会站在您这一边的。”

    ……………………

    回到镇武堂之后,楚休先把梅轻怜喊来,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问道:“李湫荻那女人怎么会跟项沖扯上关系的?”

    梅轻怜也是愣了一下,李湫荻那女人她知道,或许是异性相斥,她只是跟李湫荻接触过几次,但却也很瞧不上对方,听说李湫荻竟然加入了项沖这边,她立刻让人调查一番。

    如今的镇武堂已经不是昔日的镇武堂,后加入了不少人,在情报上面虽然比不上风满楼,但起码在燕京城周围还是很管用的。

    半晌之后,梅轻怜便已经从太子宫的下人手中拿到了情报,梅轻怜面色古怪道:“李湫荻加入到项沖手下,是因为她的男人。”

    楚休闻言顿时一愣:“李湫荻有男人?”

    这李湫荻虽然看似风韵犹存,但貌似,年龄可不小了。

    梅轻怜点点头道:“你可还记得李湫荻的出身?她曾经在年轻时被男人始乱终弃,所以后来对男人几乎就没什么好脸色。

    但上次她被你重伤之后,却是遇到了当初伤她那个男人的后代,也是项沖的客卿林枫玉,他的相貌与他先祖几乎一模一样。

    正是林枫玉救下了李湫荻,并且因为其相貌的原因,使得李湫荻心魔解脱,并且对其心生爱意,林枫玉更是对其许诺,其先祖的欠下的情债他来还。

    从此之后,李湫荻便对林枫玉言听计从,她跑来加入项沖的麾下,自然也是因为林枫玉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