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四十章 夺取
    楚休和李湫荻一战在虚言和萧摩诃看来就狗咬狗。

    隐魔一脉的人内斗是他们乐见其成的,但他们却没想到楚休竟然这么快就将李湫荻给解决了,转眼便向着他们杀来。

    单纯论及战斗力,无论是虚静还是萧摩诃,其实他们都不如现在的楚休。

    但修炼因果之道的武者,他们的战斗方式却也跟其他人有些差别,其难缠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但是他们碰到了楚休,这结果可大不相同。

    单纯用作卜算的因果之道楚休没有修炼过,但天子望气术却也算是能够推演天机的秘法。

    现在楚休已经不怎么用天子望气术对敌了,顶天就是在动用灭三连城箭时,以天子望气术提前锁定对方的闪躲位置,每箭几乎都是必中的。

    这并不是因为天子望气术不够强,而是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他的武道已经更偏向于以力压人了,直接用力量来碾压对手。

    而此时在面对虚静和萧摩诃时,天子望气术却是再次派上了用场。

    虚静手捏佛印,一个个佛影降临,向着楚休碾压而来,但每一道佛影所针对的,几乎都是楚休自身所有的薄弱点。

    萧摩诃眼睛虽然瞎了,但自从瞎眼之后,他的感知力却是又上升了一截。

    他口诵佛音,响动在楚休的心头,实际上却也是在削弱着他的感知力。

    而且与此同时,他们两个还在不断推演着楚休全身上下所有的漏洞,他接下来的所有变化等等。

    两名佛宗一脉修炼因果之道最强的存在联手去推算一个人,他们差不多能够将其从交手之时推算到结束,哪怕你有一万个变化,他们都能够将其给推演出来。

    但等到他们开始推演楚休时,他们却发现,楚休身上竟然有着另外一股力量来抵挡着他们的推算,将每一个结果都放大了千倍万倍。

    这样一来,别说是一万种可能,十万、百万都已经有了。

    虽然他们修炼因果之道,但实际上这东西只是一个盗天机的秘法。

    真正能够算无遗策的,那是神佛。

    他们不是神佛,仍旧是人,所以这种结果,他们推算不出来。

    虚静和萧摩诃同时将头转向对方,虚静是看向萧摩诃,而萧摩诃只是因为之前的习惯。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楚休也修炼过同样涉及因果之道的秘法,而且修为还不低,但他们想不明白的是,就楚休这幅德行,他竟然也能够修炼成这种秘法?天理何在?

    还没等他们惊讶完毕,楚休那边就已经出手了。

    破海一刀带着滔天的威势席卷一切,那股锋芒逼得他们不得暂且避退。

    就在此时,楚休手捏佛印,许久不曾动用的换日大法施展而出。

    大日如来法相浮现在楚休身后,一掌落下,炙热璀璨的佛光镇压一切。

    看到楚休这种魔道中人用出佛法来,虚静和萧摩诃都很别扭,但这一招他们还挡得住。

    虚静白胖的笑脸上庄严肃穆,大光明寺的九变狮子吼被他施展而出,每喝出一声来,便有波纹荡漾,眼前的便佛光消散一圈。

    萧摩诃那边则是有着万千佛影盘旋,沐浴在那大日光辉当中,不仅没有受到伤害,竟然还在吸取着那大日光辉的力量。

    不过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楚休身后那大日如来法相忽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法相的眉心出现了一个黑点,随着那黑点逐渐扩大,宝相庄严的大日如来变成了忿怒相,身后又浮现出了两只手臂,同时结印,刹那之间,那黑点已经将大日如来彻底浸染,变成了大黑天魔神!

    大日如来,大暗黑天!

    光芒的极致便是黑暗,大黑天魔神口诵佛音,不过带来的,却是无尽的永夜,瞬息之间,虚静和萧摩诃眼前瞬间一暗,无尽的寂灭之力侵蚀着他们周身,在这种威压之下,他们感知不到一切,只能动用自身所有的力量来硬抗抵挡。

    一旁的伊波旬已经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到手了,方才他便一直都在观察着楚休跟虚静还有萧摩诃之间的战斗。

    他并非是隐魔一脉,所以楚休想夺宝,他是不会帮忙的。

    但他却是魔道一脉,并且还是跟佛门一脉有着大仇的第六天魔宗。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打算,楚休若是落于下风出现危险,他会帮忙的,恶心一下佛门,还能够赚得隐魔一脉的人情。

    但看到楚休出手之后他便知道,自己多半只能看戏了,楚休这波已经稳了。

    怪不得魏书涯这种老怪物会把楚休作为是自己的接班人,甚至动用自己的全部人脉和力量把楚休送到整个隐魔一脉继承人的位置上。

    别的先不说,楚休在武道之上的惊艳天赋,绝对是伊波旬见过的,最为恐怖的一个。

    方才楚休才看到了那大黑天魔神的画像,伊波旬翻译给他,大黑天魔神便是大日如来。

    这才过了多长时间,楚休竟然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隘,使得两种力量互通,这种悟性天赋,简直吓人。

    同时这也证明,之前楚休便已经将这门佛门功法给修炼到了极致的程度,否则他也绝对不可能将其转换的如此自然。

    看到虚静和萧摩诃暂时在硬抗那寂灭之力,楚休直接来到那卷典籍前,一挥手,将其收入囊中。

    他不是不想杀这两人,而是杀不掉。

    他们眼下只是争夺宝物,还不是死战,这两人虽然暂时被他压制,但还有着底盘没用出来呢。

    这里毕竟是南蛮之地,算是须菩提禅院的势力范围,楚休也不想耽搁太久,谁知道罗摩会不会突然杀过来?

    所以在拿到东西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便走。

    伊波旬一看楚休离去,他自然也不会在这里多呆,也是直接立刻离去,否则呆会儿容易成为这两个和尚的出气筒。

    等到虚静和萧摩诃两个人终于将眼前寂灭之力完全抵消之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大殿,虚静忽然叹息了一声道:“之前你说,你算错了关于楚休的因果,但现在我忽然感觉,你并没有算错。”

    萧摩诃诧异道:“什么意思?”

    虚静的胖脸上再也没有了那弥勒佛一般的笑容,反而是带着一丝愁容道:“以这楚休的天赋和潜力,更重要的是他那狠辣的心性,我担心他将来成长到独孤唯我那个程度。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你须菩提禅院,当世哪个宗门都有被灭门的风险。”

    萧摩诃愣了愣,随后他便摇头道:“绝对不可能!万年以来,江湖上才出了一个独孤唯我,这种魔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又出现一个?”

    楚休的天赋和潜力的确是骇人,但独孤唯我,那已经是让人绝望的存在了。

    萧摩诃怎么抬高楚休,却也不会把他抬高到独孤唯我那个层次的。

    虚静苦笑着道:“希望是我杞人忧天吧。”

    沉默一阵之后,这两个人也是直接离去。

    不过虚静是直接回到大光明寺,而萧摩诃则是让人接管这大黑天魔教的遗迹。

    这里虽然已经被众人给搜刮一空,不过难保不会有什么东西被众人所忽略,倒也值得再搜查一遍。

    此时外界,楚休已经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查看着那典籍,不过等他打开之后,他却是猛的一拍脑袋,有些失算了。

    他只是感觉这东西跟他所领悟到的那灭世之火有些联系,但他却是忘了,大黑天魔教内所有文字都是用梵文所书写的,这功法肯定也是一样。

    就在这时,伊波旬却是神出鬼没的从黑雾当中走出,笑了笑道:“楚大人可是在忧心功法的事情?

    若是楚大人放心我,我可以帮楚大人你翻译一下这些功法典籍,我第六天魔宗的功法最开始也是用梵文所书写的,晦涩难懂,经过数代人的努力,这才彻底将其翻译成功。

    去翻译那些寻常的话语或许废些力气,但让我翻译这功法,我却敢保证精准。

    而且楚大人你也不用担心我去偷学这功法,大黑天魔教虽然跟我第六天魔宗同出一源,但双方的武道却是截然不同。

    我第六天魔宗的传承并不逊于大黑天魔教,转修他法,并不划算,江湖上可不是每个人都是楚大人你,可以道佛魔三修。”

    伊波旬出现在这里,他还真没有什么恶意,纯粹就是抱着结个善缘人情的心思来的。

    翻译功法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就凭方才楚休所展露出的那种天赋悟性,便值得他去投资了。

    楚休想都没想便直接道:“那就麻烦伊宗主了。”

    别说他不担心伊波旬偷学,哪怕伊波旬直接把功法拓印一份,他都不担心。

    同样的功法哪怕是同一个宗门两个人学了,效果都不一样。

    就好比楚休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江湖上会的人不少,但楚休用出来,却有着独属于他自己的武道韵律。

    这大黑天魔教的功法也是如此,他是先得到那湿婆神像中灭世之火武道真意,这才拿到的功法,所以整个江湖上,唯有他能够真正理解其中的武道真意,甚至他都不担心伊波旬无意或者是故意翻译错,因为武道真意的感觉,才是最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