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大黑天与大日如来
    PS:感谢书友黑崎叶风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伊波旬站在已经残破的大殿当中,手捏印决,他周身一股股玄奥的气息飘荡而出,分部在整个大殿内,不断的游走,不断的探寻着。

    到了最后,大殿的三个方位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空间异动,空间仿佛是水波纹一般闪动着。

    伊波旬连忙道:“诸位,这三个地方便是门户,我只能找到他们,想要将他们打开必须要专门的秘法才行。

    眼下我们没有进入其中的法门,只能由你们出手强行将其攻破。”

    随着伊波旬话音落下,林苍龙干脆利落的一拳轰出,龙啸声当中,直接一拳将那门户彻底轰碎。

    楚休也是一刀斩落,带着丝丝寂灭之力的一刀将一个门户劈成了两半。

    最后一道门户则是被虚静一道佛印给直接轰碎的。

    看着那三个门户,伊波旬道:“诸位,眼下这里有三个门户,咱们是分开来探索,还是一起进去?”

    在场的众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当然是要一起进入其中。

    若是分开来探索的话,谁知道对方那里有什么,自己这里又有什么?这种东西太过考验运气了。

    其他低阶武者愿意去拼运气,但对于在场这些真火炼神境的武者来说,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实力,宁愿在发现宝物之后出手抢夺。

    伊波旬耸了耸肩,率先走入一个门户内,其他人也是跟着走进去。

    门户当中乃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墙壁之上刻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画风奇诡无比。

    不过虚静和萧摩诃的面色却是变得有些难看,因为那壁画上竟然有着不少佛宗一脉的佛像,虽然那些‘佛’都显得有些奇怪,不过的确是跟佛宗的一些佛像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一看就是同出一源。

    这时楚休忽然看向一面壁画,他诧异道:“伊宗主,这上面的梵文是什么意思?”

    伊波旬好像已经默认这个称呼了一般,没有再下意识的纠正,他看了一眼壁画道:“这便是大黑天魔教的名字由来,乃是其供奉的护法神,大黑天魔神,当然这只是昔日昆仑魔教给他们起的称呼。

    若是按照这些梵文的翻译来,嘿嘿。”

    伊波旬忽然怪笑了一声,看向虚静和萧摩诃,低声道:“按照梵文的翻译,应该是毗卢遮那佛,当然祂还有一个名字,大日如来!”

    楚休会对这幅壁画敢兴趣,正是因为这壁画竟然跟大日如来有着八分相似,另外两分不相似的地方则是因为那壁画中的大日如来有着四臂,并且不是正常大日如来的威严法相,而是略有狰狞的忿怒相。

    佛门功法当中,楚休身上的最强功法便是昔日昙渊大师的换日大法了,不过楚休已经很少动用了。

    以现在楚休的实力,怕是昙渊大师巅峰时期都不是他的对手,这门功法对楚休的用处自然不大。

    但方才他看到这幅壁画时,他却是忽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似想到了什么,又好似没想到什么。

    此时一旁的虚静却是笑面一沉,冷声道:“胡说八道!大日如来怎么可能翻译为这种邪神?”

    伊波旬淡淡道:“信不信由你,壁画在这里放着呢,瞎子都能看出来祂跟大日如来之间的联系。

    哦,萧摩诃大师不要介意,我只是举个例子,不是在说你。

    你们就算是不认识梵文,在你们寺内,绝对留有一部分梵文的典籍。

    你若是不信,就把这梵文拓印下来,回去看看你能否跟你们寺庙中所描述的大日如来梵文一样。”

    虚静和萧摩诃的都是面色略有些阴沉,不过事实摆在这里,他们不信也没办法。

    不过楚休这时候却是紧盯着那大日如来,或者是大黑天魔神的壁画,目光变得极其的诡异,一边绽放出璀璨的佛光来,一边则是灭世的魔焰。

    他貌似明白了什么,大黑天便是大日如来,大日如来便是大黑天。

    一个代表着炙热的生机,一个则是阴沉的寂灭。

    就跟那灭世之火一样,物极必反,一体双生。

    这大黑天魔教之前的传承果然不一般,抛开一切繁杂的表象,其本源仍旧是阴阳,生死!

    伊波旬诧异道:“楚大人,楚大人!”

    楚休回过神来,不经意道:“没事,继续走吧。”

    一众人继续前行,长廊的尽头乃是一个个房间,应该是昔日大黑天魔教那些弟子的居所。

    楚休等人挨个过去查看,所有人都是人去楼空,而这帮人几乎就跟苦修士一样,除了一些衣物之类的东西,甚至就连一些修炼所用的丹药都没有。

    看来应该是昔日大黑天魔教的人都已经全部走出南蛮,这处地方便被他们给遗弃了。

    不过众人却仍旧有些感觉奇怪,这地方建造的有些太过粗陋了一些,既然这地方是大黑天魔教的祖地,哪怕在五百年前,他们整体迁移出了南蛮,前往中原之地传教,但这地方总部可能就这么扔在这里,彻底遗弃吧?

    众人继续向前走着,长廊的尽头也是一个房间,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一座小型宫殿,众人对视一眼,这地方应该就是昔日大黑天魔教的执掌者所在的居所。

    伊波旬看了一眼那门户,摇摇头道:“有阵法禁制在,需要想办法……”

    还没等伊波旬的话说完,一旁的林苍龙便已经一拳轰出,径直砸向那门户。

    伊波旬顿时吓了一大跳,天门的人都是疯子吗?他们就不怕引动什么阵法毁掉其中的东西?

    不过所幸的是,那门户上的阵法只是单纯用来当门锁的,被林苍龙一拳给砸碎之后,只是发出了一阵阵法爆裂的光辉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影响。

    林苍龙淡淡道:“想什么办法?麻烦!”

    伊波旬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林苍龙,天门的人就是这种行事方式的?奇葩!

    不过他也知道天门神将的实力,倒也没有发怒,众人只是推开大门,进入了殿内。

    这座殿内留存的东西比较多,除了衣物外,还有各种奇异的,小型佛像神像之类的东西,并且不再是外面那些用石头雕刻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不过却精致许多,其内蕴含着不弱的寂灭之力。

    不过这东西没什么用处,这些佛像神像只是单纯的佛像神像,用作祭拜所用的,上面那些寂灭之力也是经过长时间的祭拜供奉之后所沾染上的,并非是什么宝物。

    就在这时,伊波旬忽然心中一动,下意识的看向一个方位。

    他所修炼的功法跟大黑天魔教虽然不一样,但根源却是同出一脉,所以对于此地的一些力量感应十分敏感。

    但在场的众人都是真火炼神境的存在,特别是虚静和萧摩诃,他们两个修炼因果之道,感知力和精神力更是强大,伊波旬刚刚有动作,便被他们所察觉到了。

    既然被其他人所发现,伊波旬也就不再隐藏,直接一挥手,罡气将一面墙壁直接轰碎,里面竟然是一个个格子,放着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显然是这里的主人之前的私人物品。

    这其中有价值的东西仍旧没有几样,但其中一样东西却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那是一个卷轴之类的东西,从上面隐隐传来了一阵带着寂灭之力的波动,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被所有人都注视着,谁也不可能独吞,伊波旬一招手,直接将那卷轴用罡气卷过来,放到众人中间。

    摸了摸那卷轴的材质,伊波旬挑了挑眉毛道:“是用人皮所制成的,而且还是专精炼体功法武者的人皮,最弱也有真丹境,可保万载不腐。”

    在场的众人都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毛,用真丹境武者的人皮当卷轴,这也有点太过大气了。

    伊波旬打开卷轴,那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梵文。

    在场就只有伊波旬一个人懂这些东西,而且就算是他,其实也是读的有些磕磕绊绊的。

    毕竟第六天魔宗已经传承这么多年了,一代代传承下去,就连昔日宗门内那些完全用梵文书写的典籍也是换成了现在所用的文字,他分辨一些单个的词语还行,这么一大串的梵文念出来,就算是他都有一些吃力。

    半晌之后,李湫荻有些着急道:“这上面有写了一些什么东西?是功法还是什么?”

    虚静和萧摩诃都已经将精神力凝聚到了极致,心神都放在了伊波旬的身上。

    当世若论在卜算之道上的修为,虚静和萧摩诃绝对是大宗师级别的存在,有资格站在这个江湖的巅峰。

    所以他们的精神力和感知力几乎也是远超同阶武者。

    在两个人联手同时用精神力监控下,伊波旬哪怕说一个字的谎话,都会被他们看出来。

    当然伊波旬也没准备说谎,因为这东西,并非是什么功法之类的宝物。

    伊波旬放下卷轴,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东西乃是昔日大黑天魔教的执掌者所记录的,不是日记,准确点来说,是一部任务的记录,上面所写的东西,可是有些惊世骇俗啊。

    大黑天魔教,准确点来说,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一个来自域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