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二十二章 有话好好说
    PS:感谢书友黑崎叶风一万五千起点币的打赏

    藏剑山庄外,楚休便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正门口,沉声道:“程庄主,楚某想要借剑一用,不知道程庄主是否肯割爱啊。”

    刹那之间,楚休的声音响彻整个藏剑山庄,让所有藏剑山庄的武者浑身顿时一抖。

    程庭山长出了一口气,这种时候,他身为庄主,多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出头。

    让人在藏剑山庄内准备阵法,程庭山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出,沉声道:“楚大人见谅,我藏剑山庄内的神兵名剑都是祖上费力收集而来的,从来都没有外借的规矩。”

    楚休点了点头道:“哦,不外借,那好,我直接抢,这就不用坏规矩了。”

    听到楚休的话,程庭山却是差点吐血。

    不借便抢,这楚休竟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他还要不要脸了?

    程庭山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楚休直接打断。

    楚休阴沉着脸道:“程庄主,你就算是再健忘,昔日你我之间的恩怨你该不会也都忘掉了吧?

    你忘了,我可还没忘呢!

    我楚休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把剑交出来,你我之间的那些恩怨和因果便一笔勾销。

    反之,你若是不识抬举,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所以我很奇怪,你是哪来的信心,敢拒绝我的条件?

    是我楚休的刀不利了,还是你藏剑山庄认为自己的脑袋够硬了?

    程庭山,你真以为我不敢灭你满门不成!?”

    汹涌的杀气扑面而来,那股的强大的气势已经让程庭山的面色发白了。

    这么多年,楚休转战江湖,什么人没杀过,什么场面没见过?

    直接或者间接死在他手中的人不知凡几,他楚休既然说了要灭人满门,那就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这并不是言出法随之类玄之又玄的东西,而是这么多年来,他身上所累积的那股强大杀机,骇然杀意!

    “楚大人,杀气这么重可不好,第三次正魔大战刚刚结束,你虽然没输,但也可没赢,昔日拜月教胜了第二次正魔大战后,可都没你这般嚣张。”

    随着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沈抱尘的身形自半空中落下,气度非凡。

    而跟沈抱尘同来的则是风云剑冢那无名老者,对方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周围,神色冷漠,好似只是在那里看热闹一般。

    楚休挑了挑眉毛,跟他想的不错,五大剑派不会坐视藏剑山庄被灭的。

    “嚣张?更嚣张的还在后面,二位不会以为就凭你们两人,便能够拦得住我吧?”

    沈抱尘向前一步,淡淡道:“楚大人可以试一试,你身边那位强者的确是天地通玄境界,不过跟神僧罗摩一战后,我就不信他一点损伤都没有。

    我坐忘剑庐和风云剑冢也不是一丝底牌都没有的,就为了一柄剑,楚大人便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值得吗?”

    站在楚休身旁的商天良冷哼了一声:“就算是有损伤,老夫也依旧还能一战!”

    神僧罗摩的实力的确是强悍的很,商天良那种硬扛的战斗方式虽然成功挡住了罗摩,不过他自己受伤也是不轻。

    他可没有不灭魔丹,所以此时楚休都已经痊愈了,但商天良却仍旧还有着一部分伤势未曾修复。

    就在双方都已经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我说诸位,这么一丁点的小事而已,没必要搞的这么大吧?”

    方七少跟剑王城的白潜从后方走来,他还嬉皮笑脸的跟众人打着招呼。

    “楚兄,许久未见啊,不对,准确点说,我之前才见过你,但你却很长时间没见过我了,有没有甚是想念的感脚?”

    “哎呀,坐忘剑庐的沈宗主,您可真是越来越年轻了,若是您再年轻一些,恐怕就要把我们这些‘年轻俊杰’的风头都给抢光了。”

    “这位风云剑冢的……额,无名老前辈,身子骨依旧硬朗的很啊,看来长命百岁不是问题……等等,老前辈您多大来着?”

    站在方七少身旁的白潜差点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

    不过不得不说,经过方七少这么一番插科打诨,现场原本紧张的气氛却是变得缓和了一些。

    楚休点点头道:“是好久不见了,我听说你被剑王城禁足了,你现在是达到了剑王城的要求,所以被允许出关了?”

    方七少尴尬的笑了笑,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理由出去,还被人监视着,估计等他真正自由,要么是熬到剑王城宗主的位置上去,要么就是他能把沈天王等三人全都打趴下。

    沈抱尘却是皱了皱眉头道:“剑王城就派你来了?”

    沈抱尘并没有小看方七少的意思,所有五大剑派的年轻弟子当中,论及天赋潜力,根本就找不出一个能跟方七少比肩的。

    这一代年轻人如此多的妖孽,哪怕是跟他们相比,方七少都不会太逊色,作为剑王城的继承人,方七少在整个剑王城的位置,未必就要比独孤离等人差,甚至还要更高。

    因为独孤离所代表的是已经接近腐朽的力量,而方七少所代表的却是光明无限的未来。

    但是这种场合,剑王城就来了两名真丹境,这又有什么用?

    方七少嘿嘿笑道:“人不在多,管用就行,诸位,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也不用非要打打杀杀的不是吗?”

    说着,方七少望向楚休道:“楚兄,给我个面子,心平气和的说两句话,如何?”

    楚休淡淡道:“我一直都心平气和,当然前提是我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方七少点点头道:“楚兄,交个底,你今天倒是非要跟藏剑山庄解决昔日那些仇怨,还是只想要神剑流光邪月?”

    楚休指着程庭山道:“说句不好听的,如今我楚休的仇人遍布江湖,数不胜数,他一个程庭山真算不得什么。

    之前我给藏剑山庄递的帖子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要藏剑山庄能够把流光邪月交出来,我可以把以前那些恩怨全部了结,但很显然,程庄主貌似不想这么做。”

    方七少将目光望向程庭山,程庭山也是咬牙道:“方公子,不是我藏剑山庄死硬到底,而是规矩在,其他东西都可以给,唯独是我藏剑山庄所珍藏的这些神剑,不能给!

    今日里他楚休仗着实力强大来索要,我藏剑山庄认怂了,给了,来日里拜月教若是也来索要,我藏剑山庄给不给?

    这个口子一开,我藏剑山庄将永无宁日!

    剑,便是我藏剑山庄的命,神兵名剑都被人给要走了,我藏剑山庄的命便没了,你说,这种东西是能随便给的吗?”

    方七少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忽然问道:“楚兄,之前长生剑宗的神兵流火也在你那里吧?”

    楚休愣了一下,想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当初他覆灭长生剑宗,的确是夺来了神兵流火。

    不过他身边用剑的武者很少,暂时没什么用处,所以这柄神兵便被楚休给收起来了。

    方七少嘿嘿笑道:“这就好办了,流火剑你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用它交易流光邪月。

    一把神剑换另外一把神剑,公平的很,楚兄,程庄主,你们认为如何?”

    方七少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是极其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楚休的目标只是流光邪月,另外一柄流火放在他空间秘匣中吃灰已经很长时间了,拿出去也无所谓。

    他真正惊讶的是,方七少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家伙竟然也能够想出这种主意来。

    沈抱尘也差不多是这么想的,如果没有必要,他们是真不想现在就跟楚休动手冲突,这件事情能如此解决,是最好的。

    最为惊讶的,其实还是白潜。

    剑王城的武者,只要是跟方七少认真接触过一段时间的,就没有不为剑王城的未来担心的。

    就方七少这么一副德行,将来竟然要执掌剑王城,想一想他们就感觉糟心。

    但看现在方七少的手段,他并不傻,也不单纯,只不过有些时候,他不愿意去想这些弯弯绕而已。

    至于以前方七少所做出的那些丢脸的蠢事,虽然听上去有些无语,但实际上,他也并没有损害到剑王城的利益。

    白潜若有所思的看着方七少,以前,貌似大家都小看他了。

    方七少将目光望向程庭山,他这个主意所有人都很满意,就只差程庭山这边了。

    程庭山咬了咬牙,也是准备答应下来。

    从威胁索要变成了交易,其实还是藏剑山庄吃亏的。

    流光邪月在名剑谱上排二十六位,而流火则是排三十六位,差了整整十个位置。

    但现在藏剑山庄要的只是一个名声,只要不是直接把神兵送出去,那一切就好说。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苍老激动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不行!绝对不行!

    流光邪月老夫用气血蕴养了几十年,怎么能交给楚休这魔头!?”

    一名藏剑山庄的长老竟然跑出来大吼着,脸上还带着激动的神色。

    一瞬间,程庭山的面色骤然一变,楚休的脸上,轻笑则是变成了阴冷的笑容。

    方七少叹息了一声,有人自己找死,他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