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奇怪的梦
    PS:感谢书友四维而万象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此时外界的那些风风雨雨,各种议论纷纷,楚休全然不知道,因为他现在正在做梦。

    那个梦很奇异,他竟然梦到了关于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的种种记忆,真实无比,但到了最后,他却梦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曾经出现在他幻象当中的独孤唯我,身处在无边的血海当中,宛若魔神,周身被极致的负面情绪所包裹,仿佛是这片黄泉血海的主人一般,无数恶灵在他脚下哀嚎着。

    但同时他竟然又看到了另外一副景象。

    独孤唯我竟然被捆在了一个巨大的宫殿当中,龙形的锁链缠绕在他的四肢和腰腹上,紧紧收缩着,仿佛生怕他逃走一般。

    同时宫殿中还有各种力量轰在他的身上,冰风雷火,阴阳之力,简直层出不穷。

    但独孤唯我此时却是在那里狂笑着,那是一种包涵着傲然和讥讽等等情绪的大笑,豪迈无比。

    他跟血海中的独孤唯我虽然是一模一样的面孔,但气质却是孑然不同,仿佛是两个人一般。

    正当楚休准备凑近一些,看看那囚禁他的宫殿究竟是什么模样的时候,他却是猛然间被惊醒。

    “楚公子!你终于醒了!”

    穆紫衣守在楚休身边,看到楚休醒了,她的眼中顿时便露出惊喜之色。

    揉了揉脑袋,楚休接过穆紫衣送上来的一杯水一饮而尽,咳嗽了一声道:“现在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江湖上是否有什么异动?”

    穆紫衣道:“已经过去十天了,异动倒是没有,青龙会一战过后,纯阳道门和须菩提禅院也不是没有损失的,他们在回到宗门后都没有再次行动,甚至纯阳道门已经开始封山,不见访客。”

    楚休点了点头,跟他所料的差不多,只要自己挺过这一次,道佛两脉应该就不会继续出手了。

    不过此时楚休虽然醒了,不过他现在的身体却仍旧是透支过度的模样。

    不得不说,陆江河研究出来的那血魔变天大法的确是强,但消耗却也是异常的惊人。

    唯有修炼成了不灭魔丹的楚休敢这么去玩,换成陆江河在动用这一招之后,估计都要准备去重塑身躯了。

    所以现在楚休苏醒之后,他仍旧要用一段时间来修养一下自身的伤势才行。

    眼看楚休要闭关,穆紫衣便乖巧的离去,其他人还在那里等着楚休的消息呢。

    不过等到穆紫衣走后,楚休却是把精神投入血魂珠当中,对正在发呆的陆江河问道:“独孤唯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别说那些夸奖的话,我问你是他的真实性格。”

    之前梦中的那一幕给楚休的记忆十分深刻,甚至楚休都可以肯定,那并不是梦,而是冥冥中的某些联系让他看到的画面。

    正因为如此,楚休才会疑惑。

    两个独孤唯我,一个身在血海黄泉当中,还有一个则是被人禁锁在宫殿内,受着天地之力的捶打折磨,虽然他们是一个人,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截然不同。

    而且更大的疑问是,谁又能将独孤唯我这种级别的存在囚禁?

    楚休身边的这些人中,唯一见过独孤唯我的便是陆江河了,楚休也只能来问题他。

    陆江河此时正在那里发呆,楚休这一说话,差点将他给吓一哆嗦。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血魂珠中被憋了五百年的原因,陆江河有时候很话痨,让楚休烦的很,所以楚休有时候便直接用精神力将血魂珠给屏蔽。

    这段时间陆江河便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什么,但却时不时的在那里冷笑,狂笑甚至是傻笑着。

    瞪了楚休一眼,陆江河没好气道:“你不是都问过这个问题了吗?教主当然就是教主的性格喽,霸气果决,机智无双,还能有什么?”

    楚休道:“我问你的不是这个,而是他本身在为人处事上的性格,比如是阴狠还是毒辣,是小气还是大气,是豪迈还是阴沉。”

    陆江河想了想道:“说不好,教主的性格哪里那么好猜?甚至在大部分圣教武者的眼中,教主几乎就是完人一般。

    你说教主到底是不是阴狠毒辣,这点谁也说不好,因为昆仑魔教里面有不少人便是教主救下的,比如无心魔尊这样的。

    但对外,呵呵,论及破家灭门的手段,教主可是你小子的祖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一句话说错便灭你满门,杀你全家,这种事情教主也不是没做过。

    至于他是否小气,我感觉还是有些小气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被封禁在这里。”

    楚休瞥了陆江河一眼没说话,这位到现在怕是都没意识到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当初独孤唯我没杀他,便已经足够大气了。

    陆江河继续道:“至于教主是否豪迈,那也是要看人的,比如教主便极其欣赏剑圣顾倾城,甚至顾倾城死的时候还连说了三个可惜。

    而当初面对宁玄机的挑战也是如此,虽然宁玄机那老道士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但那时候的真武教实力并不算强。

    只要教主一句话,昆仑魔教轻易便能够将真武教覆灭,从而影响到宁玄机的发挥,但教主却并没有这么做,还勒令我圣教不允许去找真武教的麻烦。

    但有些时候教主也是小肚鸡肠的很,若是有人喊着除魔卫道的口号来找教主的麻烦,然后被教主废掉武功剥光了仍在昆仑魔教门口示众的,可不在少数。”

    看了楚休一眼,陆江河道:“所以你问的这个问题根本就不会有答案的,到了教主那种境界,自然是随心所欲了,他什么性格,完全取决于他的心情,不过你跟教主相比嘛,你还是有优势的,你比教主更不要脸。”

    “最后一句就不用说了,多余。”

    丢下一句话,楚休的精神直接离开了血魂珠内。

    陆江河所看到的独孤唯我是独孤唯我,他在梦境中所看到的独孤唯我,也有可能是独孤唯我,他暂时怕是得不到什么答案了。

    一个人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有一千种面孔,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人,看出来的性格都不相同。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楚休索性先不去想,而是先把自己的伤势养好再说其他。

    有着不灭魔丹在,楚休在伤势上回复的极快。

    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他差不多便已经回复到了巅峰。

    等到出关之后,一群人却都在等着楚休。

    青龙会那一战虽然过去,不过余波仍在,怎么处理,可还是需要楚休来拿主意的。

    看到楚休出关,魏书涯第一个笑着道:“楚休小子,你没事便好了,老头子这里便用不到你操心了,你胜了这一战,隐魔那边一切就都好说了。”

    隐魔一脉内部的问题其实是最好解决的。

    之前司徒弃等人都是一副楚休会牵连到整个隐魔一脉的模样,甚至还敢跑到楚休这边来唧唧歪歪。

    但现在楚休的战绩一出,所有人顿时都不吭声了。

    特别是商天良,这可是一个核弹级别的威慑。

    因为搞不懂商天良到底是隐魔一脉的人,还是楚休从哪里请来的强者。

    如果是前者还好说,大家都是属于隐魔一脉的人,规矩还是要有的,但如果是后者,但对方只是楚休的人,那可就麻烦了。

    除了魏书涯以外,其他人那里倒也不算是太麻烦。

    之前关中刑堂被一些人觊觎,不过随着楚休的战绩一出,那帮人却是吓的再也不敢有丝毫小动作,有些人甚至吓的直接逃离。

    青龙会这边因为进攻纯阳道门有了一些损伤,不过却不算重,相反,青龙会因此名气大增。

    以前青龙会在步天南手中时,其实只是对于一些江湖小势力有着一些威慑力,对于真正的大派,威慑力并不算太强。

    毕竟青龙会没有过太强的战绩,甚至步天南一个人的名声已经隐隐有压过青龙会的态势了。

    而现在青龙会总部以及天罡三十六分舵的杀手齐出,竟然敢攻打纯阳道门,那股威势简直令人侧目,同时也是让整个江湖人看到了青龙会的真正实力,这一战,算是打出了威名来。

    至于镇武堂那里,楚休应该要找个机会回镇武堂了。

    镇武堂的麻烦不在于别人,而是在于北燕朝廷,那位雄主项隆。

    估计对方想要解决镇武堂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趁着楚休的‘死讯’传来,好彻底解决镇武堂这么一个尾大甩不掉的麻烦。

    这时商天良也是凑过来,神色严肃道:“楚休,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带一部分商城的人出来。”

    之前楚休曾经说过,只要商天良帮他挡住这一次,楚休便再次前往绿都空间内,带一部分的商城人出来。

    这段时间以来,商天良一直都在盯着这件事情,只不过楚休还没有清醒,他也不好去催促,但现在楚休终于醒了,那也该兑现承诺了。

    这种事情对于楚休来说是小事,只带一部分商城的人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乎楚休这边便先跟商天良回了一趟商城,带出来十分之一的商城居民。

    这十分之一的人并不是商天良的心腹,也不是强者,相反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和弱者,他们这样的人在绿都内才是最为危险的,所以商天良最先要带出来的,便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