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零八章 你们算什么东西?
    在江湖上风起云涌之时,楚休这里也是得到了消息。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麻烦竟然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家这边,准确点来说,是隐魔一脉。

    之前楚休已经了解过整个隐魔一脉的态度了,整个隐魔一脉,会站在楚休这边的,除了魏书涯这一脉,大概也就只有无相魔宗了。

    而像是赤练魔宗和俞魔涯、巫马鲛等人,他们几乎都保持着中立,隐魔一脉整体的利益对于他们来说,吸引力并不太大。

    但还是有一些人,不光不想着为整个隐魔一脉的利益着想,却还想要从整个隐魔一脉这里赚取利益。

    当得知须菩提禅院和纯阳道门联合天下佛宗道门一起要对楚休出手,甚至都已经牵连到了整个隐魔一脉时,数位隐魔一脉的大佬却是联手来青龙会找楚休,那副模样简直就是上门问罪来了。

    这可是他们主动来的,当初楚休的死讯传来,还是魏书涯通知他们,他们这才来的。

    青龙会的议事大厅内,魏书涯神色阴沉的坐在下首,同时还有两个人坐在他身边,其中一个是赤练魔宗的秦朝先。

    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过来劝架的。

    昔日赤练魔宗也是昆仑魔教的附庸宗门之一,昆仑魔教覆灭之后,赤练魔宗也遭到了极重的打击。

    后来赤练魔宗精简弟子,将那些天赋一般的弟子全部排除,能够留在赤练魔宗的,全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人数最少时,甚至都不到百人,但那时候却是赤练魔宗最为强盛之时。

    这么多年来,赤练魔宗都只是专心的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用魏书涯的话来说,秦朝先和整个赤练魔宗对隐魔一脉其实还是有感情的,但很显然,在隐魔一脉的利益和自家宗门的利益起冲突时,赤练魔宗绝对会选择后者。

    现在眼看隐魔一脉内部火气渐浓,甚至有内斗的趋势,秦朝先虽然不打算帮忙,但他却打算过来劝架。

    而坐在魏书涯另外一边的,则是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人。

    他头上带着帽兜,面部总是有一层迷雾笼罩,让人看不清容貌,也分不清年龄大小。

    此人便是无相魔宗的宗主,‘千面无相’任千秋。

    这位的来历实力等等一切都是极其的神秘,甚至就连魏书涯都不太清楚。

    不过此人在隐魔一脉中的名声却是极大的,因为此人靠着一己之力,曾经覆灭过上一代九大世家中南宫氏。

    楚休虽然灭门的事情也干的不少,但不论是阴谋诡计,还是正面硬刚,几乎都是通过一个杀字来收尾的。

    但任千秋却是不同,他几乎将无相魔宗的诡秘给发挥到了极致,换了一个身份潜伏在南宫氏内,作为客卿军师得到了南宫氏所有人的重视,用了数年的时间,带领南宫氏从一个九大世家最末尾的存在,攀升到了九大世家的中流,一路合纵连横,挑起九大世家之间的争端。

    如果不是这其中出了一些意外,导致商水赢氏出面终止南宫氏的扩张,最终让其余几大世家联手覆灭了南宫氏,说不定任千秋真的能凭借一己之力便挑起一场江湖风波。

    甚至到了最后南宫氏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在被灭门时,还死保着任千秋离去,想让他为南宫氏报仇呢。

    任千秋来此,一个是要跟楚休商量后面的对策,还有就是来帮楚休和魏书涯站台的。

    此时站在楚休对面乃是三位隐魔一脉真火炼神境的大佬,以前楚休只是隐约听过他们的声音,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褚无忌站在楚休身后,低声给他介绍着在场的这几人。

    “看到那个一脸死人相,跟刚从坟地里挖出来的那个老梆子了吗?此人是鬼冥宗宗主司徒弃,他的鬼冥宗昔日在昆仑魔教当中根本就排不上名号,昔日鬼冥宗的先祖也只是真火炼神境而已。

    眼下整个鬼冥宗加起来都不到十个人了,苟延残喘而已,但这老家伙最近收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还嘚瑟起来了。

    还有那个穿着血色长袍,脑袋上还插了一只红莲的老女人,她叫李湫荻,对外自称红莲魔尊的传人,其实都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她昔日只是一个落魄家族的小姐而已,意外得到了一丁点红莲魔尊的传承,这才走入了魔道。

    她修炼到现在这种境界,身上红莲魔尊的传承功法恐怕都十不存一了,这也好意思叫传人?

    这女人早些时候被男人甩过,所以做事偏激,为人尖酸刻薄,整个隐魔一脉中,没人待见她,甚至若不是看她有真火炼神境的实力,而隐魔一脉也的确是缺人,甚至都不会将这种人也收入隐魔一脉中。

    最后那个穿的跟唱戏一样的老头,长相不似中原人的是‘火魔尊者’昆莫。

    对方倒是正统昆仑魔教的传人,乃是昆仑魔教在西极荒漠一个分舵的传人。

    不过昔日那个分舵曾经被罗刹教那帮杂碎落井下石的剿灭,其余人都是死扛到底,但这昆莫的先祖却是放弃同门逃走,果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帮外族人就是靠不住!”

    听完了褚无忌的介绍之后,楚休的脑海中便只有四个字:一片散沙!

    隐魔一脉现在便是这么一个状态,真正出力的只有魏书涯等少数人,其他人却是只盯着自己眼前的利益,这帮人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整个隐魔一脉这么多位真火炼神境,还有这么多的武道宗师,其实别看实力不弱,但真打起来,却是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现在看来,楚休已经高估他们了,别说是发挥力量,他们现在都已经发展到拖后腿的程度了。

    魏书涯淡淡道:“你们几个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帮忙一起对付须菩提禅院和纯阳道门的?”

    司徒弃最先站出来道:“魏老说笑了,眼下我隐魔一脉的麻烦就已经足够多了,我们再冲上来,那根本就是在葬送整个隐魔一脉!”

    魏书涯连眼皮子都没抬,依旧是淡淡道:“葬送隐魔一脉?老头子我这么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昔日比这更加严峻的情况都出现过,隐魔一脉都没有葬送,眼下这点小麻烦,难道还挺不过来?”

    李湫荻高声道:“魏老,就算这次我隐魔一脉能够挺下来,但你能保证下一次,没有人继续惹事吗?

    本来从他楚休从净禅智藏手中逃生是好事,但又为何要去招惹纯阳道门?那可是天罡殿护殿六真人之首,他楚休说杀便杀,你以为你是独孤教主吗?”

    凭心而论,这李湫荻的相貌其实不赖,虽然年龄大了里一些,但能看出来,其年轻时候也是一个美女。

    不过其眉眼尖利,嘴唇轻薄上翘,天生便是这么一副刻薄的模样,说话更是难听的很,怪不得被男人给甩了。

    最后那昆莫倒是没多说什么,他只是用有些蹩脚的中原话淡淡道:“魏老,隐魔一脉可从来都不止是一个人的隐魔一脉,下次有这么大的事情,能否跟我等商量一下?”

    魏书涯的面色并没有变化,他只是看向坐在首位的楚休,轻轻挑了挑眉毛道:“冲着你来的,说两句吧。”

    一旁的秦朝先有些不安,他虽然跟楚休接触的不算太多,但也了解一下这位的性格,那可是绝对的强硬无比,不存在退让这种事情。

    司徒弃等人若是说的委婉一些还好,但现在他们这都相当于是兴师问罪来了,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在说楚休牵连了他们,牵连了整个隐魔一脉。

    不过还没等秦朝先出面相劝,楚休便已经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三人淡淡道:“都说完了?”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楚休是什么意思。

    指了指大门口,楚休冷然道:“既然都说完了,那就滚吧。”

    一听这话,秦朝先顿时暗道一声不妙,而司徒弃三人却全都炸了。

    他们可都是真火炼神境的存在,隐魔一脉的大佬,平常的时候,无论是哪家的小辈见到他们,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有谁敢当着他们的面,对他们出口不逊?

    司徒弃:“放肆!”

    李湫荻:“大胆!”

    昆莫:“&#&*!”

    一连串的西域话吐出来,虽然没人听懂,但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看着在场的几人,楚休冷声道:“给你们脸面,还真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前辈高人了,就凭你们几个破落户,也有资格代表整个隐魔一脉?

    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乃是魔道正统,无相魔宗的任先生也是圣教的正统,你们几个又算什么东西?

    给你们几分颜色还敢到我面前开染坊,不知所谓!”

    楚休俾睨着下方那三人,冷声道:“须菩提禅院打来,我来扛,纯阳道门打来,也有我来扛。

    你们几个想死便死远一些,再敢在我这里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杀了你们祭旗?

    真火炼神境我又不是没杀过,长云子可是刚刚死在我的手中,你们三个敢不敢试试,到底是长云子的脑壳硬,还是你们的头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