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零一章 楚休,未死!
    陆长流其实还算是一个厚道人,楚休说他的性格是道家清净无为,但其实只有陆长流自己知道,他其实是怕麻烦,懒得去管那么多的闲事。

    他是真希望江湖能够安稳下来,大家都好好的,该练武练武,该修道修道,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总要杀人呢?

    所以他不理解纯阳道门的极端,更不理解楚休这种明显三观有问题的人。

    陆长流只是叹息了一声,带着长云子的尸体转身离去。

    楚休这时这时候刚要走,他却忽然发现了地下有些东西。

    他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之前进入绿都的那两枚钥匙,不过此时上面却慢是裂痕,显然已经废掉了。

    看到这一幕,楚休顿时一愣。

    这个位置方才是吕湛泸跟赫连长锋,这两枚钥匙是他们扔的?

    拿起来一看,这钥匙上并没有被真气撕裂的痕迹,反而像是自行裂开的。

    楚休立刻将自己空间秘匣内的钥匙拿出来,他那枚钥匙却是完好无损,没有丝毫的损伤。

    一开始楚休还以为这钥匙是可以无限制的进入绿都内,但现在他才发现,貌似是自己想错了。

    周家和王家这种水平的阵道世家炼制出来的东西,功能不太可能如此强大,每穿过一次空间,这钥匙必将会受到一次冲击,当初周家和王家应该也没想过要反复进来好多次,所以他们当初应该是按照一次性东西炼制出来的。

    不过既然是这样,那自己的钥匙为什么没有事情?

    楚休隐约有着一个猜测,他将手中钥匙埋在一旁,他自己则是向那空间薄弱点走去,下一刻,他的身形又陷入了空间当中,等他再次睁眼时,眼前赫然已经是那片满是黄沙的世界!

    而等楚休的脑海中浮现出离开的念头,他的身体则又是回到了那空间薄弱点之前。

    长出了一口气,楚休已经发现异常的地方在哪里了。

    是得自那幻虚六境中的通天钥匙。

    之前楚休因为手握从周家那里得来的钥匙,所以他也没有注意,一直以为能够进入绿都是那钥匙的功效。

    但直到方才他才确定,破阵的钥匙压根就没用上,能够穿越那空间的薄弱点,完全是那通天钥匙的功效。

    这东西楚休也不确定它是干什么的,不过肯定跟空间之类的东西有关,而且还是至宝,要不然凌霄宗不会将它跟一堆神功秘法还有神兵利器摆在一起。

    幻虚六境中楚休的元神落入血魂珠中后,通天钥匙也是随之进入了其中,而且还随着楚休重塑身躯,融入了楚休体内。

    刚开始的时候楚休的确是有些担心,自己体内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么一个东西,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不过后来楚休也发现了,这东西貌似也没什么副作用,楚休便没去管它,没想到它竟然还有这么一种用法。

    楚休想了想,直接起身回到青龙会内。

    就在楚休回到青龙会的时候,整个江湖都已经被一个消息炸的几乎开锅了一般。

    种种消息,种种传言,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楚休未死!

    这四个字之后,其他的传言则是更加的让人的震惊。

    楚休不光未死,而且还实力大进,不知道怎么就修炼成了真火炼身,实力足以碾压寻常真火炼神境。

    现在已知的,青龙会步天南死于楚休手中,纯阳道门长云子死于楚休手中。

    江东孙氏和高平陆家虽然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楚休干的,不过那狠辣的手段,诡秘的方式却极似楚休的手笔,而且楚休也有足够的理由杀他们。

    这些人可都是当初对楚休落井下石的那帮人,结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尽皆死于楚休手中,其实力手段,简直让人震惊。

    当然更多的人也知道,这江湖,怕是又要不太平了。

    楚休既然未死,那昔日他那些仇家又要怎么办?

    须菩提禅院未能斩杀楚休,现在难道会放弃?

    楚休更是杀了纯阳道门护殿六真人之首的长云子,对方在纯阳道门内的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掌教的存在,纯阳道门又岂能善罢甘休?

    而且这其中还掺杂着天门神将,光是想想,众人都感觉到棘手。

    所以当这个消息传到江湖上之后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的,当然就是楚休身边的那些人。

    ……………………

    隐魔一脉在东齐的一座密地内,魏书涯半眯着眼睛坐在躺椅上,好似一个正在晒太阳的老人一般,但实际上整间密室中就只有昏暗的烛火,显得阴沉至极。

    褚无忌坐在魏书涯下手,脸上难得带着一丝阴沉之色道:“今天又有人试探我了,想要让魏老你将昔日昆仑魔教的传承都拿出来,再培养一个能为隐魔一脉撑门面的人。”

    “又是哪个?”魏书涯慢吞吞道。

    褚无忌冷哼道:“是鬼冥宗的司徒老怪,那家伙平日里看不到人影,捞好处倒是快的很,整个鬼冥宗算上他自己连十个人都剩不下,本来都打算彻底解散了,但谁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一个天赋不错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家底全给拿出去了,现在竟然还来打魏老你的主意。”

    说到这里,就连一向都很少发怒的褚无忌,他都有些忍不了了。

    昔日他们培养楚休时,除了魏书涯这一脉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无相魔宗出了一部分力气,其他隐魔一脉的人可都是在作壁上观。

    而楚休被人所杀,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脸,这还是在魏书涯都算计好了一切,拿出代价请出夜韶南来,他们才愿意出手。

    现在他们看到魏书涯这一脉没有传承,竟然还把注意打到魏书涯头上,这可就有些过分了。

    而且那帮人的理由还很充分,隐魔一脉没有那么多资源去供养多位继承人,之前有楚休在,他们就不说什么了,但现在楚休没了,那也该换个人了吧?

    魏书涯好似有些心灰意冷般,慢吞吞道:“算了,他们说便说吧,嘴长在人家身上,都是隐魔一脉的人,还能跟司徒老怪翻脸不成?

    培养楚休时,我没管他们要过任何资源,现在他们若是靠自己培养出优秀的继承人,老头子我死后,那些东西也是他们的。

    但现在老头子我还活着呢,他们若是再说那些废话,那就让他们亲自管我来要。”

    就在褚无忌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门忽然有人来敲门,一名褚无忌手下的魔道武者激动的拿着一张消息,兴奋的好似说不出话来一般。

    褚无忌训斥道:“争点气行不行?什么事情给你激动成这样?是须菩提禅院的方丈修炼时走火入魔了,还是大光明寺的方丈掉茅房里了?”

    一边训着手下,褚无忌一边拿着那消息看了起来,下一刻,他的手竟然也不由得微微颤抖了起来。

    魏书涯有些诧异的坐直了身子,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那纸张上面记录了许多消息,但此时褚无忌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是激动的吐出了四个字来:“楚休,未死!”

    魏书涯一愣,随后他便仰头大笑了起来,那浑浊的眼眸当中,闪烁着却是锐利的锋芒。

    ……………………

    关中刑堂总堂内,吕凤仙坐下首,萧熠等掌刑官坐在他旁边,主位是属于堂主的位置,之前是关思羽,后来楚休坐过,也曾经将楚源升给扶持到这个位置上,现在却是空无一人。

    此时吕凤仙暂时帮楚休稳住关中刑堂,实际上他做的就是堂主应该做的事情,但这个位置他却是始终没有去座过,哪怕一次。

    萧熠叹息道:“吕公子,最近刑堂周围的那些人又开始活动了起来,历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看来咱们又要想办法了。”

    这段时间吕凤仙帮忙坐镇关中刑堂,已经完全得到了萧熠等关中刑堂高层的认可,他们对吕凤仙的印象甚至比对楚休都好。

    吕凤仙身上的个人魅力很强,如果非要总结一下,那无非就是真诚二字。

    对朋友吕凤仙很真诚,现在他来关中刑堂帮忙也是如此,只是纯粹的帮忙,不掺杂任何的利益,就是这样才让人更加信服。

    吕凤仙皱眉道:“我原本只是担心三大国对关中刑堂有想法,没想到却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萧熠苦笑道:“这么多年来,其实三大国已经认清了情况,只要他们不想再来一次国战,那留着关中刑堂其实是有用的,可以作为一个缓存。

    但关中刑堂是三国的夹缝之地,走私贸易所得的利益可是让许多人眼红的。

    之前有关堂主在,作为楚狂歌大人的继承者,一手确立了关中刑堂秩序的人,可以震慑住那些宵小。

    而楚休大人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凶名谁人不知?

    说句不好听的,吕公子你不要介意,你的名声虽然也是不小,但却比不得关堂主和楚大人,所以就算此时有你坐镇,那帮人仍旧敢动心思。”

    吕凤仙皱着眉头,不过这时,一名关中刑堂的却是不顾礼数的冲进来大喊道:“江湖上传来了消息,楚休大人还活着,并且还斩了纯阳道门的长云子!”

    一听这话,整个堂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顿时哗然,吕凤仙却只是轻轻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萧熠平复一下心情,看着一下旁边淡定的吕凤仙诧异道:“吕公子一点都不惊讶吗?”

    吕凤仙笑了笑道:“其实我一直都有种直觉,那就是楚兄其实并没有死,现在看来,我的直觉还是挺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