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纷至沓来
    楚休要去王家拿到那另一半地图,当然顺便也要把王家给灭了,所以他告诉叶萧回到青龙会总部时,也让韩哭宋笑等人也带着人过来。

    出去一趟就要灭门,这并不是楚休残暴,而是青龙会必须要保证自身的强大威慑。

    眼下青龙会刚刚经历一场内斗,步天南死了,他这个新任大龙首上位,整个江湖都看着呢。

    不得不说,他这个小号的名声还是不如步天南的,所以难免会有一些人拿他去跟步天南比较。

    现在楚休还不想亮出自己的身份来,那就只能表现的强势一些,你动我一人,我便灭你满门!

    在韩哭宋笑等人到了之后,楚休立刻带着人前往符阳王家。

    此时王家内,王道宗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名面相看似和气的老道人,对方竟然是真武教掌教,玄辰真人陆长流。

    其实王道宗并不认识陆长流,哪怕他是阵道大师,也没有资格去结实陆长流这等人物。

    跟王道宗认识的乃是真武教的广宁真人,对方也是擅长阵道,在昔日真武教修整阵法时,便曾经邀请过王道宗一起帮忙。

    这次王道宗也是把消息传递给了广宁真人,没想到陆长流竟然亲自前来了。

    “王家主,你在消息中说的,可是真的?你当真知道祖师跟独孤唯我最后一战去的地方?”

    陆长流平常的时候都是显得温温吞吞的,但此时却是有些激动。

    王道宗还是小看了他们两家握着的这个秘密,特别是对于真武教来说。

    这么多年来,真武教可是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寻找着他们祖师的消息,活要见人,就算是死了,也要把遗体带回来的,当然遗体内的传承也是十分重要的。

    宁玄机倒是没有把真武教内的功法带走,但是他当年修为可是已经通天了,而且当初他也没有在真武教内收一个亲传弟子,所以宁玄机自身的传承却是很尴尬的并没有流传下来。

    这么多年来,真武教一直都没有头绪,眼下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倒也值得他亲自前来。

    王道宗连忙道:“在下怎么敢骗您?消息百分百是真的,不过眼下这个消息应该也是被青龙会所得知了,我们王家又跟青龙会结下一些仇怨,还请陆掌教救我王家一命,无论是地图,还是进入那空间的钥匙,我王家都双手奉上。”

    陆长流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还跟青龙会扯上了关系。

    不过想想也正常,陆长流怎么说都已经混了一辈子江湖了,什么事情他也没见过?

    王家要不遇到麻烦,他舍得将这种秘密拿出来告诉他?

    这么多年了,王家可是一直都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现在拿出来,怕是还要多亏了青龙会的威胁,自己,只是一个挡箭牌而已。

    不过陆长流还算是厚道,他没有戳破王家的那些小心思,也没有去怪罪对方利用自己,他只是淡淡道:“放心,既然贫道拿了你们的东西,自然也应该为你们王家挡下这一个灾劫。”

    王道宗听了之后,立刻拿出来半张地图,还有装着那钥匙的匣子,从其中取出来一枚跟周家几乎别无二致的钥匙,交给了陆长流。

    陆长流诧异道:“你还制作了那么多的钥匙?”

    王道宗干笑了两声道:“一枚钥匙只能让一个人进入其中,所以做多了一些,不过等其他强者来的时候,正好给他们。”

    陆长流的面色顿时一变:“什么!?你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其他人?”

    陆长流都能想象得到,其他人若是也发现了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传承,他们才不会管那是不是属于真武教的,肯定是一拥而上开始疯抢。

    还没等王道宗多说什么,外面一股股杀气忽然降临,这让王道宗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骇然道:“青龙会的人,来了!”

    此时王家之外,楚休刚刚靠近王家大宅,便有一道道阵法光辉亮起,显然是感知到了楚休等人的杀气,开始了防御。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呦呵,这阵法还挺敏感的嘛。”

    宋笑在一旁道:“这王道宗毕竟是靠着阵法起家的,能耐还是有的,据说其在阵道上的造诣就只差大宗师一步了。”

    楚休摇摇头道:“这就不好了,一个阵法师就老老实实的去研究阵法不行吗?还非要觊觎什么武道传承,本末倒置啊。”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他手中的天道战匣化作大易战戟,轰然斩落,强大的气机爆发,只见王家前面的阵法一层层的开始碎裂,那王家大阵在楚休的手中,甚至连一招都坚持不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拂尘扫过,带着浓烈的罡气,将楚休这一戟的力量挡了下来。

    陆长流的身形出现在门口,沉声道:“诸位,得饶人处且饶人,消息你们已经拿到手了,还想要赶尽杀绝吗?”

    “真武教,陆长流?”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陆长流,又看了一眼在陆长流身后躲躲藏藏的王道宗,他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王家虽然在贪心之下做了蠢事,但也不都是蠢人。

    他们也知道,靠着自己是挡不住青龙会的,看样子,他们是把消息透露出去,换得其他人来援手了。

    “你认得我?”

    陆长流此时也是在打量着楚休,一脸的疑惑之色。

    这位便应该是刚刚杀了步天南上位的青龙会新任大龙首林血衣。

    但问题是,他并没有从林血衣身上感知到真火炼神境的气息,对方竟然还只是真丹境。

    既然如此,那这林血衣到底如何以真丹境的修为杀掉步天南的?

    楚休用变幻着的沙哑声音道:“真武教掌教江湖上谁人不知?

    若只是关于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消息,我也不至于出手杀人。

    但这王家竟然大胆到想要杀我青龙会的人灭口,留着他们,我青龙会威严何在?”

    陆长流皱眉看了王道宗一眼,这件事情,王家可没跟自己说过。

    就在这时,周围又是有着一道道气息传来,各个都是强大无比。

    最当先是两个人,一个真火炼神一个武道真丹。

    其中一个还是楚休的熟人赢白鹿,而另外一个则是一名看样子有些陌生的中年武者,但其模样却是跟赢白鹿有些相似,虽然人到中年,但却仍旧相貌儒雅飘逸。

    楚休也大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这人就应该是商水赢氏这一代的家主赢昭。

    事关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消息,赢家也是重视的很。

    之前他们本来打算派赢三书过来的,不过赢三书最近在闭关,所以便由赢昭亲自前来。

    至于赢白鹿,他现在已经做好准备要接任家主之位了,所以赢家一旦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论是谁来处理,都会带着他的,为他提供经验。

    赢家之后,还有一名身穿战甲,披着红色披风,相貌凶厉,背着一柄巨大战刀的真火炼神境武者来此。

    看到楚休之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表情,嘿然冷笑道:“步天南那个家伙竟然被一个真丹境武者给干掉了,简直是废物啊。”

    从这名武者的打扮上和语气上楚休也能认出他的身份。

    此人便是青龙会死敌白虎堂的总堂主,‘血锋天刀’赫连长锋。

    说起来这位也是挺倒霉的。

    白虎堂的实力并不弱,而且各个好战如命,乃是天生的战将。

    但这位赫连长锋当年不凑巧,正好遇到了巅峰时期的步天南,结果被步天南给吊打。

    楚休听端木千山说过,步天南当时少有的爆发出了融合青龙之血后的疯狂状态,一路从东齐追杀他到了西楚,硬生生将赫连长锋从真火炼神境给打落到了真丹境,还将其全身的骨骼打断了一半,那叫一个凄惨。

    不过赫连长锋也是命大,硬生生拖到步天南的青龙之血力量耗尽,甚至开始反噬,就好像是之前楚休那样,将步天南自身的鲜血抽出,只留下青龙之血那种无法控制的状态。

    再打下去,步天南自身都有危险,所以赫连长锋这才逃得一命。

    不过这种伤势可不轻,从那时候开始,白虎堂便加入了东齐朝廷,跟其合作,赫连长锋也一直都在养伤。

    现在他重出江湖,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势好了,已经回复到了巅峰还是因为听说步天南已死的消息这才出关的。

    赫连长锋之后,东齐朝廷那边也是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乃是一名身穿锦绣团龙袍的老者。

    这人楚休并不认得,还是宋笑认出来,告诉楚休,此人乃是东齐皇室的高手,‘高平王’吕湛泸,皇室近亲,已经守护了三代皇族了,他身后还有几名真丹境的武者,都是东齐皇室供奉堂的高手。

    都是东齐的人,结果白虎堂和东齐皇室却是分成两拨来的,可想而知他们之间的关系,貌似并没有那么和睦。

    紧跟着东齐皇室又来了一人,看到这人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

    这人正是纯阳道门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护殿六真人之首的长云子,昔日对楚休落井下石的那拨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