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风水不好
    PS:感谢QQ阅读的书友牛万春两万书币的打赏

    感谢QQ阅读的书友野生公子哥儿一万书币的打赏

    长生剑宗其实并不在东齐,而是在魏郡,准确点来说,就在之前沧澜剑宗的山门上重建了一个宗门。

    沧澜剑宗昔日可是魏郡第一大派,集合整个魏郡的力量,足够供养起沧澜剑宗了,所以这么一个地方无人执掌,可是太过浪费了。

    长生剑宗的方长生也算是个人物,眼界不错,一眼就看中了这块无主之地当作山门,还免去了不少的麻烦。

    而且沧澜剑宗这地方的确不错,山清水秀的,风水很好,要不然当初沧澜剑宗的先祖也不会在此地建立宗门了。

    此时沧澜剑宗,不,应该说是长生剑宗内,方长生看着周围被修建起来的亭台楼阁,满意的点了点头。

    方长生乃是一名相貌堂堂的中年武者,穿着一身白袍,身形提拔,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模样,很有一派掌门的气势,但其实只有他自己跟他的结拜兄弟程庭山知道,方长生的起点究竟有多么低。

    他早年只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家子弟,名字也不叫方长生,而是土到掉渣的方水生。

    直到他意外接触武道开始,他才一步步的踏入江湖当中,历经摸爬滚打几十年,才有了现在这种基业。

    外人都说他方长生只是程庭山养的一条狗,眼下身为七宗之一,结果却仍旧对藏剑山庄言听计从,简直丢脸,但方长生却没有在意。

    那些人只是嫉妒而已。

    他们想要藏剑山庄的扶持还没有机会呢,他凭什么有资格跟程庭山结拜?那是他昔日帮程庭山挡了三刀,差点被斩碎丹田这才换来的!

    这三刀换来了程庭山无条件的信任,换来了神兵流火,也换来了如今长生剑宗的基业。

    方长生招呼来一名心腹弟子,问道:“魏郡还有多少宗门没有送上拜帖?”

    那名弟子你犹豫了一下达到:“六成。”

    方长生闻言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不见棺材不掉泪!我长生剑宗不出手,还真当我们都是吃素的!

    昔日沧澜剑宗都已经衰败成了那般模样,这帮人都恭恭敬敬的,现在我长生剑宗来了,他们还不服气,简直岂有此理!”

    方长生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他心中也是无奈的很。

    昔日沧澜剑宗能有这种威势,完全是因为柳公元的名声。

    名声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硬生生打出来的。

    所以哪怕最后沧澜剑宗已经衰弱不堪,甚至还不如现在的长生剑宗,但整个魏郡敢去挑衅柳公元的,却是没有几个。

    而方长生的长生剑宗现在虽然成了七宗之一,但实际上他的名声却是远远比不过柳公元,大部分魏郡的武林势力对于长生剑宗这个外来的武林势力还是有一些抵触的。

    就在这时,长生剑宗的山脚下,楚休以及穆紫衣还有韩哭宋笑等一众青龙会的杀手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明晃晃的顺着长生剑宗的山路走上去。

    杀手又不是刺客,只要能把人杀了,用什么手段不行?

    就好像步天南那样,从来都不搞什么暗杀的手段,接到了任务,就这么简单至极的杀过去,有人拦在前面,那就都杀了,把人全部杀光了,那就是杀手。

    虽然楚休不太认可这种行为,不过在绝对的的实力面前,倒也的确不用那些小手段了。

    看着周围的景色,楚休轻轻摇摇头道:“昔日我来沧澜剑宗时,便说过这地方风水不太好。”

    宋笑狐疑的看了周围一眼,疑惑道:“这地方景色不错啊,山清水秀的。”

    楚休淡淡道:“那一次,沧澜剑宗被灭,现在长生剑宗也要被灭,这风水算得上好吗?”

    宋笑缩了缩脖子,他很想说,这不是沧澜剑宗的风水不好,而是你楚大人的风水不好,简直是谁惹谁倒霉。

    此时通往长生剑宗的山路上还有着不少其他魏郡武林门派的武者。

    虽然大部分魏郡之地的武林势力都对长生剑宗不怎么感冒,不过也还是有那么一部分的人愿意投入长生剑宗麾下的,所以时不时便来长生剑宗汇报一些情况,联络一下感情之类的。

    此时看到一众带着青龙会标志性的面具和铁斗笠的人上山,这帮人顿时便慌了起来。

    跟青龙会沾上的准没好事,那可是要死人的!

    一众人立刻上山,给方长生汇报这件事情,楚休等人也没有拦截。

    等到楚休他们踏上长生剑宗的山门时,方长生等长生剑宗的人,已经在那里警惕的看着楚休等人。

    但楚休却是并没有看向他们,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色叹息了一声道:“物是人非啊。”

    昔日沧澜剑宗可以说是完全毁在了楚休手中,特别是沈白。

    拿到了万剑归宗的他,若是没有楚休,现在的沈白定然也踏入了真丹境,足可以跟宗玄方七少等人比肩了。

    只可惜这世间的事情没有假如,任你再惊才绝艳,死了就是死了,死了的天才,一文不值。

    陆江河在血魂珠内不屑道:“虚伪!当初就是你灭的人家,还在这里感叹什么?”

    楚休没搭理陆江河,方长生警惕的看着楚休等人,拱了拱手,沉声道:“不知道青龙会的诸位来我长生剑宗是为了什么?”

    楚休淡淡道:“方掌门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青龙会的人上门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杀人喽。”

    长生剑宗那边的虽然都已经有了猜测,不过眼下楚休当着他们的面把事情说出来,还是让他们的面色骤然一变。

    身为四灵之首,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青龙会的恐怖便不用多说了。

    青龙会虽然不是魔道,但在江湖上的名声,却是跟魔道武者一样的臭。

    方长生毕竟也是从江湖上摸爬滚打一路上来的人,江湖经验丰富,对于青龙会的规矩也是了解的很。

    所以他倒是没显得怎么慌乱,方长生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还当真是奇怪,究竟是谁,能够请动青龙会来杀我这个一宗掌门,一位武道宗师。

    我方长生在江湖上结怨虽然不少,但我的那些仇人,出手应该没那么阔绰才对。

    诸位,我不知道是谁请你们来杀我的,我也知道,青龙会碍于规矩,不能透露出雇主的姓名。

    不过青龙会杀人只为利益,那个雇主出多少东西,我方长生愿意拿出一倍来,你们去把他杀了,这样一来,你们青龙会一样是杀人,但却赚了三倍的报酬。”

    青龙会虽然也有过刺杀武道宗师的任务,不过这样的任务却是很少,基本上都是由青龙会总部那边去做的。

    不是因为实力的问题,而是大部分人都出不起价格。

    去刺杀武道宗师所要付出的价格简直就是天价,一般人可拿不起这些东西。

    相反能拿得起的,人家自然也有实力自己去杀人,也用不着花大价钱去你青龙会请人了。

    所以方长生猜测,要杀他的人,应该是倾尽全力这才拿出勉强符合标准的报酬来,自己的长生剑宗虽然是刚刚建立,不过还是有一些家底的,破财消灾,解决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也是好的。

    不过楚休这时候却是摇摇头道:“方掌门说笑,咱们混江湖的,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做人,应该言而有信。

    虽然我青龙会是杀手组织,不过也是要讲原则的,我既然收了人家的钱,那就必须要了你的命。

    来日做了鬼,讨债也莫要讨到我的头上。”

    方长生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那今天,诸位是非要把事情做绝了吗?

    我知道青龙会的规矩,诸位今天若是死在这里,青龙会可不会来找我的麻烦,而是去找雇主的麻烦。

    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便要杀我,怕是太小看我长生剑宗了!”

    话音落下,方长生直接一挥手,上百名长生剑宗的弟子立刻手持长剑,结成剑阵将楚休围在其中。

    罡气爆发之间,剑气凛冽飘散,却并没有攻向楚休,而是融入了方长生的体内。

    长生剑宗能够成为新的七宗八派之一,靠的也不光是藏剑山庄的扶持。

    这些年来,方长生兢兢业业的经营着他的势力,弟子的水平甚至要比昔日的沧澜剑宗更强。

    在剑阵中无数剑气的加持,方长生周身剑气冲霄,他手中一柄长剑上绽放出炙热的气息来,犹如天外星陨所爆发出的火光一般,刺目的耀眼。

    这便是程庭山赠予方长生的神兵,位列名剑谱第三十六位的流火。

    一剑刺出,万千剑气融于一身,方长生的一剑犹如天上宫阙中的仙人一般,临空坠落,剑气冲霄!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楚休一步踏出,左手穿过无尽的剑气锋芒,竟然硬生生握住那神兵流火。

    右手一拳轰出,拳势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撕裂眼前的一切。

    玄武真功·山海拳经!

    剑气粉碎,罡气炸裂,方长生的身躯轰然一声,在这一拳之下直接爆碎成了一团血雾,只有他手中的神兵流火还被楚休握在手中。

    随着那血雾飘散,整个山门前,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