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乱战
    步天南是江湖上公认的疯子,此人做事的确是不怎么考虑后果。

    青龙会只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杀手组织,但上次天罪分舵被灭,步天南却是敢亲自上大光明寺,跟虚云激战,这可是历代青龙会大龙首都做不出来的高调事情。

    甚至此人昔日还不是青龙会大龙首时,他做出的那些事情可也是相当的出格。

    其他青龙会的杀手去杀目标,大部分都是暗杀,找对方最疏忽的时候,然后出手,一击毙命,立刻远遁。

    像昔日楚休当青龙会的杀手时,还会用一些计谋,比如他灭岳家时,用了一手攻心计,最后以一人之力硬生生覆灭了一个家族。

    反正不论是隐忍的暗杀,还是布局用计杀人,都是青龙会杀手经常用的手段。

    而步天南却是不同,他要杀一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人家面前说要杀他,然后把当在自己眼前的人全部斩杀,最后再杀掉目标人物,也就算是任务完成了。

    杀手杀手,在步天南的理解中,只要杀人,那就足够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步天南执行任务的次数不是最多的,完成度也不是最多的,但他杀的人却绝对是最多的。

    这么一个奇葩思考问题可是相当简单的,楚休不给他面子,打了他的脸,那就该杀!

    哪怕是魏书涯在前,他都凛然不惧,直接出手跟魏书涯激战了起来。

    方才步天南能够轻松压制独孤离,但现在面对魏书涯,却是没那么容易的。

    而此时孙氏兄弟那边,他们却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楚休都已经将血影大法给施展出来了,十余道血影速度极快的在二人周围盘旋笼罩着,各种武技当头砸落,血气纷飞,有血影大法的血气,也有这二人被轰吐血所带来的血气。

    两个人坚持不住,大喊道:“沈前辈救我!”

    其实论年龄辈份来说,沈抱尘并不算太大,在真火炼神境当中,他都算是最年轻的一拨。

    所以若是按照年龄辈份来算的话,他其实是跟孙氏兄弟处于同一辈的。

    但眼下这两位却是连前辈都喊出来了,显然是被逼怕了。

    坐忘剑庐的沈抱尘是一个十分低调的人,应该说整个坐忘剑庐都是十分的低调,就跟他们所修炼的武道一般,沉稳无比。

    一开始这件事情沈抱尘还没打算管。

    但眼下这两位既然都已经开口求援了,沈抱尘却是不能不管。

    就在他刚刚走出去时,方七少也是拉着独孤离的衣袖道:“师叔祖,帮个忙,把沈抱尘挡下来。

    方才吕兄可也是帮我争夺斩赤龙来着,现在他有难,我总不能不帮吧?

    您这可不是帮楚休,而是帮吕凤仙。”

    独孤离轻哼了一声,但却也没有拒绝,而是站出来迎向了沈抱尘。

    若是救楚休,独孤离是绝对不会出手的,任凭方七少怎么劝都没有用。

    但不得不说,吕凤仙自有一股魅力在,哪怕是独孤离看到吕凤仙,他都没有什么厌恶的感觉,甚至还有些欣赏。

    剑王城的武者脾气普遍不怎么太好,而且他们都自视甚高,不通人情,所以很容易得罪人。

    这些剑王城一些高层也知道,但却改不了了,只是希望下一代能改。

    结果下一代真的改了,不过改的只是方七少。

    但看方七少这种德行,剑王城却是恨不得他不改。

    一想到未来剑王城要交给这样一个家伙,独孤离就感觉有些糟心。

    方七少若是能够像吕凤仙那样,做事真诚大气,交友遍布江湖,那样该多好?

    所以独孤离看吕凤仙也是顺眼的很,他也不介意帮一帮自己看顺眼的人。

    “沈抱尘,这种事情你也来掺合?”独孤离站出来道。

    都是五大剑派之人,剑王城跟坐忘剑庐关系说不上好,但却也不算坏,偶尔因为五大剑派之首的位置有过些许的摩擦,但却也能说上话。

    沈抱尘皱眉道:“不然呢?看着那楚休杀戮孙氏兄弟吗?我正道威严何在?”

    坐忘剑庐身为五大剑派之一,虽然不像天师府跟大光明寺那般,属于旗帜鲜明的正道宗门,但却也算是正道一属。

    楚休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并不知道,但他却不能看着楚休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杀戮同为正道一脉的孙氏兄弟。

    独孤离撇撇嘴道:“就孙家那德行也算是正道?

    孙老头是典型的无利不起早之辈,碰上凶险危机却是缩脑袋缩的最快的那个,鸡贼的很。

    你是正道,孙家却说不定是什么呢。

    昔日昆仑魔教在时,孙家对昆仑魔教巴结讨好至极,送丹药送兵器送女儿。

    但上次正魔大战时,孙家出手了吗?连个屁都没放!”

    沈抱尘摇摇头道:“那我也不能视而不见,否则我坐忘剑庐名声何存?”

    独孤离拔出自己那带着炙热烈焰的长剑,淡淡道:“行了,别扯那么多没用的了。

    你坐忘剑庐要名声,我剑王城却不在乎名声。

    今天这件事情不在你,在我剑王城多管闲事。

    你我也许多年未曾切磋了,老夫倒是想要看看,你这清修来的剑道修为,究竟强到了什么境界。”

    话音落下,独孤离也是跟沈抱尘战了起来。

    当然他们两人这一战其实并没有什么杀意,只是切磋而已。

    独孤离一部分是因为方七少哀求,还有一部分是欣赏吕凤仙而出手的。

    而沈抱尘只是因为名声而已,他今天若是看不到这一幕,肯定是懒得去管这些事情的。

    所以两个人别看打的激烈,但其实只是切磋。

    两对真火炼神境强者都已经交上手了,在场只有北宫百里在一旁默默的观看着,并没有出手,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这位北燕的东山军大将军在安静的时候沉稳之际,谁都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或许对于这种事情,他作壁上观是最好的。

    楚休是北燕镇武堂的堂主,他也是北燕的人,不上去帮忙貌似有些不好。

    但同样他也知道项隆想要打压楚休的心思。

    不过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出手针对楚休,那可也是会败坏北燕朝廷名声的。

    所以像现在这样,一声不吭的观战,便是最好的回答了。

    他们僵持在了这里,其他人也大多是对楚休追杀孙氏兄弟默不作声。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这事情最后究竟能够闹成什么样子。

    不过那鬼物此时却是在那里不断的游动嘶吼着,但却已经没人会理它了。

    它想要挑动众人出手决定杀了吕凤仙,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这一番大杀彻底给搅乱。

    在场的众人也不是白痴,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将吕凤仙神不知鬼不觉掉包的,但眼下这东西并没有对其他人下杀手,显然不是因为它善良,而是它实际上并没有这种能力。

    此时孙氏兄弟已经被楚休给逼到极致了。

    他们两兄弟年轻时候曾经一起习武,配合十分默契,但在楚休面前却是被轻松压制,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孙启礼一边艰难抵挡一边咬牙切齿道:“楚休!你还当真准备赶尽杀绝不成?我江东孙氏可没有招惹过你!”

    楚休冷笑了一声道:“没招惹过我?简直天真!昔日在越女宫内,你们敢说自己没想出手落井下石?

    况且我这可是在救你们,你们被那恶鬼附身,现在我来帮你们超度!”

    血影大法全力施展而出,十余道血影带着呼啸的残影向着孙氏兄弟狂涌而来,那股威势简直就是要赶尽杀绝一般。

    江东孙氏闻名江湖的寒冰真气号称可以冻结一些,不管是罡气还是元神,都是如此。

    眼看着楚休还在步步紧逼,两人对视一眼,手中结印,一瞬间,刺骨的寒气弥漫,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冰封,甚至就连天地元气都在这寒气当中开始冻结!

    冰封天下!

    但这股惊人的寒气不光在抽取者孙氏兄弟的真气,更是在抽取着他们自身的元气。

    随着那寒气大盛,直接将十余道血影都冰封在其中,但他们的面色却都已经如同纸一般的苍白,十分的骇人。

    这一招消耗的并不是他们自身的精血,而是自身元气。

    消耗精血还有可能修补回来一部分,但消耗元气,若是没有天材地宝外加精心修养,很可能会留下永远都无法愈合的暗伤,甚至都会影响到寿元。

    不过看到被冰封在寒气中的血影还是楚休,孙氏兄弟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但还没等他们这口气出完,被冰封在寒气中的楚休却是缓慢的结着手印,炙热的佛光爆发而出,一尊大日如来虚影浮现在楚休的身后,瞬间佛音梵唱,崩裂一切!

    换日大法!

    大日如来光照万古,无尽的寒气冰封瞬间消融。

    在那佛光当中,却是还隐约有着魔气和血色弥漫,更添一丝邪异。

    “邪崇鬼物还敢反抗?今天我便超度了你们!”

    一向都显得很有涵养的孙启礼破口大骂道:“你才是鬼物!你全家都是鬼物!楚休!你无端掀起杀戮,今日我等若是死在这里,江东孙氏必将与你不死不休,让你楚休最后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