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怨念
    被一群密密麻麻的鬼物围着,在场的众人心中顿时都有些别扭的感觉。

    虽然不说是恐惧,但起码都感觉有些毛毛的。

    他们能够成就真丹境,自身所经历的血腥搏杀也不少了。

    但人他们杀过,鬼,他们又该怎么杀?

    或许这时候张承祯的雷法比较管用?

    这时候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沈抱尘忽然道:“不用在那里装神弄鬼了,死了之后还能人人变鬼,那这世间早就妖邪遍地了。

    只不过是一只集合了成千上万人的怨念所凝聚出的凶灵而已,若是没有这天然阵法的形成,又怎么会在机缘巧合之下诞生了你?

    天生之阵没有根脚可寻,但你自身,便阵眼!”

    一听这话,脾气火爆的独孤离当即便冷哼了一声,一道炙热的剑气横扫出,直接将那鬼物斩碎。

    与此同时,炙热的火焰开始燃烧着,将包围着众人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鬼物全都焚毁,整个漆黑色的空间都被火光照应的亮堂无比。

    而这时候楚休也终于是看到了吕凤仙的身影。

    消失的吕凤仙竟然就盘坐在那些鬼物的身后,但他此时却是气息低迷,好像是在沉睡一般,而他脚下还有一座血色的阵纹,只有这道阵纹才像是被人所刻画出来的。

    那些鬼物被焚烧一空,在场的众人都是愣了愣。

    这东西上来便不知不觉的将实力不弱的吕凤仙掉包,而且还是一副奇诡无比的模样,谁承想竟然这么不禁打,竟然连独孤离一招都接不住。

    但随后众人却发现,无论是独孤离还是魏书涯,他们的面色都没有轻松。

    因为眼下,他们仍旧是被困在这个空间内!

    就在这时,一声怪笑传来,那鬼物再一次凭空浮现,大笑道:“不用白费力气了,在这里,我便是不死的存在,你们杀不死我的,更别想出去!”

    这下在场的众人差不多都看明白了。

    之前那一群鬼物才是死物,只是昔日被牺牲的那些天下剑宗武者所剩下的怨念投影。

    就像沈抱尘所说的,万年的时光,在这天然的阵法下,这些怨念在最终形成了一个凶灵,所以它,也是它们,是所有人怨念的集合体。

    但独孤离这边还有些不死心一般,接连出手,那鬼物根本就连防都没有防御,任凭他斩杀,但最后却是总能够在虚空中浮现,自身甚至都没有失去一丁点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心中又是一沉。

    什么样的敌人才最难缠?像这东西一般,你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去怎么对付它的东西,才叫真的难缠。

    这时那鬼物却是指着吕凤仙怪笑了一声道:“我们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们都应该知道了。

    一成的人活,九成的人死,昔日宗主大人下得去狠手,我也想看看,你们是否能下得去狠手。

    这个年轻人体内有着吕温侯的气息,没想到万年过去了,那上古的凶恶魔神竟然还留下了传承或者是血脉。

    反正不论怎么样,他身上的气息正好适合我夺舍附体,但他体内好像有着吕温侯留下的东西在抗拒着。

    所以现在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帮我击溃他的元神,只要你们让我成功夺舍,让我有了身躯,我自然会离开这里,也会放你们离开。

    到底是一个人死,还是十几个人死,你们自己来选择吧!

    多数和少数,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鬼物不断的怪笑着,好像很乐于看到其他人也沉浸在这种事情的纠结中。

    其实他倒是想错了,在场的众人除了楚休以外,其他人跟吕凤仙并没有什么交情。

    对于他们来说,牺牲一个吕凤仙,换得他们离开这鬼地方,很值得。

    所以有着不少人,直接便有些意动了。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周围,一句话都没有说话。

    他从来都不忌惮以最大恶意来揣测别人。

    别管在场的人是正道前辈也好,是武林名宿也罢,牺牲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楚休也懒得去跟他们讲道理,说这鬼物说的话不能信等等,到了这种时候,通常是讲不通道理的。

    他现在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想着破局的办法。

    楚休并不相信这地方就真的出不去了,这怨灵的实力若真是这么强,说不定他早就冲破封印出去了,何苦继续被困在这里呢?

    一边想着,楚休一边问:“陆江河,别看热闹,有没有什么主意?”

    陆江河一摊手道:“本尊遇到这种事情,通常都是大杀一通的,谁让本尊那个时候实力强大,仅次于四大魔尊呢?

    那个时候江湖上别说有人敢杀本尊的人,就算有人敢动本尊的狗,本尊都会抽干了他全身的鲜血,晾成人干挂在他们宗门的山门前示众。

    想当年本尊多威风?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尊敬一下本尊?总是直呼本尊的名字像什么话?好歹你也学了本尊的血神魔功,叫一声魔尊大人不为过吧?”

    楚休没有理会陆江河在那里絮絮叨叨,在听到陆江河的第一句话时,他的眼睛顿时便一亮。

    遇到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大杀一通,其实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此时在场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虽然他们都赞同拿吕凤仙的性命来换得他们出这个鬼地方,不过却没有人先开口。

    虽然大部分人心中都是这么想的,不过有些事情却是好说不好听,起码他们就算是赞同,但却也不能第一个说出来,所以一直都没人先开口。

    不过就在这时,段天狼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狞笑来。

    之前他被楚休追杀的可以说是凄惨至极。

    燃烧精血外加他动用秘法来逃命,这已经不止让他重伤了,甚至都已经损伤到了他自身的本源。

    甚至以后他就算是回复了自身的实力,但他所损伤的本源力量却是根本就无法弥补的。

    轻则会让他的实力大跌,重则,甚至让他终身不得寸进,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以后的寿元!

    这种事情是段天狼绝对无法容忍的,他可是对楚休恨得咬牙切齿。

    吕凤仙是楚休的好友,这点段天狼知道。

    眼下他虽然杀不了楚休,但却能够先杀吕凤仙,让这楚休难受一阵。

    不过还没等段天狼率先开口,楚休却是忽然走了出来。

    在场的众人还以为楚休肯定是要为吕凤仙求得同情,但谁承想楚休却是指着孙启礼和孙启凡兄弟冷声道:“妖孽鬼物,方才你们冒充吕兄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敢冒充两位孙兄,还不现出原形!”

    这话听的孙氏兄弟都是一愣。

    他们什么时候被冒充了?况且我们可跟你楚休没那么熟,还孙兄,他们压根就没有称兄道弟过,论辈份,孙氏兄弟可也是要比楚休大一个辈份的。

    别说孙氏兄弟没反应过来,就连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

    但此时楚休却是已经出手了。

    天魔舞之上爆发出滔天的魔气来,径直向着孙氏兄弟斩落,那股威势简直就跟见到杀父仇人一般,恨不得立刻就斩死对方。

    在场的众人一皱眉,谁都搞不懂这楚休到底搞什么鬼。

    他们当然不相信什么冒充不冒充的。

    之前那鬼物冒充吕凤仙,只是因为他想要夺得吕凤仙的身躯。

    现在他都已经快成功了,还冒充孙氏兄弟干什么?

    楚休那一刀威势强大无比,孙氏兄弟纵然已经用出全力抵挡,但却几招便已经落入了下风。

    之前孙氏兄弟等五人联手围攻楚休,却仍旧被楚休轻松击溃,虽然这其中有着他们各怀心思,所以五人都没有出全力的原因,但现在孙氏兄弟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现在就算是拿出全力了,但结果却仍旧是一样!

    段天狼在一旁蛊惑着步天南道:“大龙首,这楚休分明就是在转移注意力,拦住他,不能让他把人杀了!”

    步天南冷笑道:“别废那力气挑拨我了,我知道你想要杀那楚休,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做的。

    打狗还要看主人,之前我便警告过他,结果他却还将你伤成这幅模样,显然没把我步天南放在眼中。”

    段天狼心中顿时一喜,不过随后他却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叫打狗还要看主人?

    虽然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貌似真就是步天南手下一条最会巴结的走狗,不过此时被步天南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有些伤自尊。

    这边步天南刚刚有动作,魏书涯便站出来淡淡道:“步天南,你青龙会跟我隐魔一脉之间并无仇怨,现在你已经将正道武林都给得罪了,现在还想要得罪我隐魔一脉吗?”

    步天南负手而立,但周身的杀意却是已经凝聚到了仿若实质一般的地步。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道:“我这个人好面子,有人不给我面子,我就杀了他!

    大光明寺敢灭了我北燕的分舵,我就上大光明寺去讨要说法。

    楚休动了我的人,还是在我警告过他的前提下,那便是打了我的脸。

    魏老,你的面子我给,但顶天能够让楚休死的好看一些。

    但你若是想要拦我,别说是你隐魔一脉,就算是夜韶南来了,结果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