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三十二章 猜不透的况邪月
    PS:感谢书友老妖怪来了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况邪月此人简直称得上是肆无忌惮了,竟然当着众多隐魔一脉大佬的面对楚休动手。

    别管其他隐魔一脉的大佬是怎么看楚休的,但现在楚休是他们隐魔一脉的人,哪怕对方是天门的神将,他们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况邪月当着众人的面去动楚休。

    赤练魔宗的秦朝先也是冷声道:“况邪月,你还真以为你们天门乃是天下第一宗了不成?就算我隐魔一脉不是昔日的昆仑魔教,但却也不是你们能够随意轻辱的!”

    一瞬间,隐魔一脉四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就连一旁的东皇太一都是冷笑了两声道:“不见还不知道,天门之人果然行事嚣张霸道,你们仗的是谁的势?君无神吗?至尊榜第四跟至尊榜第五,可没有相差多远的!”

    虽然现在况邪月针对的乃是楚休,是隐魔一脉,但东皇太一本来就对楚休有好感,而且他也的确是看不惯天门的人如此嚣张。

    正魔大战刚刚结束,他们拜月教力敌天下正道群雄,夜韶南更是独战数位强者而不败,奠定如今至尊榜的第五的位置。

    他们拜月教都没这么嚣张呢,你天门嚣张什么?

    而且在东皇太一的心目中,自家教主除了比不上传说中的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碰上自在天钟神秀和天门君无神,他未必没有一战的资格!

    眼看自己惹了众怒,况邪月的脸上没有胆怯,也没有难堪和愤怒,他只是大笑了两声:“啧啧,你们这帮家伙可真是没有幽默感,开个玩笑而已嘛,你们还都当真了?”

    况邪月的表现十分真实,但只有楚休知道,他方才那一抓,可是直接动了全力的!

    不过听到况邪月这么说,在场的众人也不想现在就跟他战一场,只得是冷哼了一声,暂时作罢。

    楚休退到魏书涯的身后,目光却是紧盯着况邪月。

    同样是天门神将,但况邪月和罗神君给人的感觉却是根本不同。

    罗神君此人的性格是霸蛮,霸道蛮横,谁都没放在眼中,看任何人都好似看蝼蚁一样,藐视一切。

    所以当初他闯关中刑堂,杀关思羽,挖楚狂歌的陵寝,目空一切,简直无所顾忌。

    但这况邪月却是一副神经质的模样,喜怒无常,根本就让人琢磨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就好似方才一样,就算他对楚休真有什么目的,但正常人根本就不会当着隐魔一脉武者的面便出手。

    结果况邪月却偏偏这么做了,这一位,也是那种完全不考虑后果的疯子!

    楚休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被这样一个人物盯上,要比面对时时刻刻想要找他报仇的袁天放棘手的多。

    因为楚休清楚的知道袁天放想要什么,他又在忌惮着什么,但他却摸不清这况邪月到底是什么路数。

    楚休在脑海中对陆江河问道:“对了,你对天门了解多少?在你看来,天门是什么样的存在?”

    “一群废物。”陆江河言简意赅的说道。

    “什么?”

    楚休一脸惊愕的看着陆江河,你确定这是在评价东西两重天之一的天门?你一个血魔堂堂主而已,不至于飘成这般模样吧?

    陆江河耸耸肩道:“这话你问当初所有圣教出身的武者,他们都会这么回答的。

    那一代天门门主被教主轻松怼死,九大神将被教主杀了八个废了一个,整个东昆仑山脉,若不是教主大发慈悲,那里都成我圣教的菜园子了,这样的存在不是废物是什么?

    事实上天门跟江湖上大部分被我圣教所灭的宗门没什么不同,区别只是其他宗门被教主一下就怼死了,而怼天门,用了好几下,比较坚强。”

    楚休暗暗摇了摇头,独孤唯我以前太过变态,跟他比,的确是谁都是废物。

    不过楚休转念一想,上次他吸收独孤唯我那滴鲜血时,独孤唯我留下的影像貌似说过,我是你,你是我。

    这么说来,自己也是变态?

    这时那濮阳奕看到众人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他这才开口道:“诸位,阵法已经打开,不知道诸位是想怎么传送过去?”

    虚言皱眉道:“怎么传送?这空间内莫非还有问题?”

    濮阳奕道:“当初布下这座阵法的,应该不止一个势力的人,而是由十余个势力一齐出手布下这座阵法,所以依靠这座阵法,可以直接传送到那十余个势力在这秘境中的驻地。

    不过这秘境内部的阵法有些已经损坏,所以现在只能传送到其中六个地方,当然诸位也可以打乱阵法部署,随机传送到某个地方。”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商量了一阵,最终还是选择了随机传送到一个地方。

    在场加起来十余个势力的武者,只有六个传送之地,怎么选择,最后肯定是有争夺的。

    但这处空间秘境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刚刚传送进去便开打,有些太草率了,随机传送虽然看运气,不过却也能够尽量避免这种事情。

    下定结论后,随着濮阳奕打开阵法,众人也是一个个的跨入其中。

    魏书涯在进入之前,对楚休传音道:“小心况邪月,天门的人行事向来诡秘,谁都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你被况邪月盯上,一旦出问题,先行逃离,千万不要逞能。”

    魏书涯也是被楚休的胆量吓到了。

    短短时间内,这位可就逆行而上,连斩了两位真火炼神境的存在。

    魏书涯也是怕楚休上头了,去找况邪月硬碰硬。

    同为真火炼神境之间的差距可是相当大的,就好像是真丹境之间的差距一样。

    起码无论是方金吾还是袁天放,他们可都没有跟况邪月相比的资格。

    楚休点了点头,不用袁天放说楚休也知道,在没有一定把握的前提下,楚休是不会‘上头’的。

    当然若是有把握,楚休也不介意宰一个天门的神将玩玩,毕竟如果独孤唯我说的是真的,那在五百年前,‘他’就已经宰了一个门主加八个神将了。

    眼前金芒闪过,当楚休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没有一个人,甚至就连方圆十余里内,都没有武者活动的气息。

    感知完了周围的气息后,楚休这才开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处秘境只给楚休一个感觉,那就是世外桃源,但却是被人拿锤子砸了一个稀巴烂的世外桃源。

    周围的天地元气都是极其的浓郁,各种奇花异草绽放着,虽然现在已经长得杂乱无章,但却能够看出昔日他们都是被精心种植在这里的,经过打理之后肯定能够形成十分瑰丽的模样来。

    在那些杂草树木下方,还能够看到一条条铺好的青石路面,整洁无比,沿途更是有着一座座院落或者是小型庙宇等等,可供人休息。

    从这些东西上都能够看出这秘境之前的繁华,但此时却是有大部分的院落和庙宇都已经崩塌,大地上也有一些地方犹如经历过一场地龙翻身一般,变得狼藉无比。

    楚休一路行去,他已经能够确认了,这地方的确就是上古时期,那些大势力大宗门所常年驻扎的一处秘境,用来议事,或者是用来闭关休养生息用的。

    不过这帮大宗门也是足够浪费的,这么一块宝地,他们压根就没有去种植一些灵药之类的东西,竟然都拿来种植一些观赏性极高的树木和花卉,楚休一路走来,基本上没看到什么适合炼药的灵药。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前方有些动静,好像还有武者武者交手的气息传来,楚休立刻向着那个方位行去,分开茂密的丛林一看,一座宏伟的白玉殿宇便耸立在其中,不过可惜的是,那白玉殿宇却是被一个巨大的陨石硬生生的砸坏了一半。

    此时在那白玉殿宇前方,江东孙氏的两兄弟孙启礼跟孙启凡,还有高平陆家两名武道宗师以及藏剑山庄的程庭山正在对峙着,显然谁都想拔得头筹,独占这座白玉宫殿。

    这三方当中,其实江东孙氏跟高平陆家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不过在宝物面前,所谓的关系就是一个屁而已。

    而且高平陆家这两名武道宗师在江湖上也并没有什么名气,是要逊于孙氏兄弟一筹的,他们当然不想将宝物让给其他人。

    程庭峰那边虽然只有一人,不过他毕竟是上过风云榜的存在,而且藏剑山庄真正强大的地方可不在于人,而是在于他们身上的剑。

    天知道这次程庭山又把藏剑山庄内什么珍藏的神兵给带来了,他一个人面对对方两两联手,倒也是不惧。

    就在众人纠结着,到底是先彻底打一场,决定这地方的归属,还是别浪费战力时间,联手探索时,楚休正好也从一旁施施然的走过来。

    在看到楚休的一瞬间,五人几乎是同时站到了一起去,眼中露出了警惕之色。

    他们起码还算是一路人,实力也相差不多,但楚休跟他们,可早就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就在程庭山想要先开口警告一下楚休时,楚休却已经面带笑容的开口了。

    “这地方不错,感谢诸位帮我找到,现在你们,可以滚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