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零九章 阴损的计划
    一条人命转瞬间就已经没有了,在场的众人好像都被吓傻了一般,连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挥了挥手,罡气吹散眼前的血雾,楚休淡淡道:“沈飞鹰。”

    没有坐在众人中央,而是站在楚休身后的沈飞鹰立刻站出来道:“属下在。”

    “冯家交给你了,三日之内,我要这个名字消失在北燕江湖。”

    沈飞鹰恭敬的一礼道:“是,属下遵命。”

    沈飞鹰的态度可是顺从的很,没有半分的勉强。

    自从他背叛方大通那天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他的性命,他的一切都跟楚休绑在了一起。

    别说是去灭一个小世家,哪怕现在楚休让他去往大光明寺门口泼粪,沈飞鹰也只能含着泪去做,还要恳求楚休照顾他的妻儿老小。

    在场的众人又哆嗦了一下,眼中都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惹怒了大光明寺,他们或许不会死,但惹怒了楚休,他们现在可就会没命的!

    楚休这般姿态嚣张,或许最终有人能站出来行侠仗义,诛杀邪魔,但他们估计大部分是活不到那一天的。

    而此时站在后堂,吕凤仙透过窗户看到大堂内的场景,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楚休这种行事方式,他一直都不怎么认同,但他却从来都不会劝楚休一句。

    就好像其他人无法劝吕凤仙一样,吕凤仙哪怕不认同这件事情,但只要你成了他的好友,哪怕是你干出了再过分的事情,吕凤仙也会站在你这一边。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吕凤仙这种行为简直就是黑白不分,是非不明,但对于吕凤仙自己来说,他无法做到不负天下人,只要能做到不负自己的好友,这便足够了。

    站在吕凤仙身后的水无相倒是对楚休的这种做法颇为赞同。

    “为杀而杀的手段有些太过激进,这楚休却是能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

    世人都只能看到他残忍好杀,但实际上,杀人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种手段,杀一人便能够震慑住这么多人,划算!”

    说到这里,水无相也是有些伤感的。

    昔日吕温侯就是没有领悟这一点,杀戮太重,才落得这么一个结局的。

    对于当初的吕温侯来说,他杀人虽然也是为了解决问题,但跟楚休不同,吕温侯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有一个杀。

    最后杀的是天下皆敌,结果被反杀。

    若是当初吕温侯能够听他一些劝阻,行事不要那么太激进,说不定现在流传在江湖中的就不是魔神吕温侯的传说了,而是一代霸主吕温侯。

    吕凤仙转过头来问道:“你们也认为楚兄这么做很对?”

    水无相点点头道:“当然对,不用这种手段的话,直接贸贸然的打上大光明寺,那几乎等同找死的。”

    吕凤仙忽然叹息了一声道:“其实你们更应该加入楚兄的麾下,跟着我,太过浪费你们的能力了。”

    若是一般人说出这样的话,那肯定是诛心之言,但吕凤仙说出这样的话,却是真诚无比的。

    水无相等人也知道,所以他们直接道:“主公,我们愿意认你为主,是因为你身上有着老主公的传承在,所以你永远都是我等的主公。

    楚休再优秀,他也只是外人,这种话,主公以后莫要多提。”

    吕凤仙点点头,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感动的。

    其实当初收留这四人,吕凤仙还有些抗拒,他挺不习惯带着这么多人在身边的。

    不过后来相处中他却发现,这四人对他是真的没有私心,不管他们说出的话是自己到底想不想听,但起码都是为了他好,水无相四人才说的。

    而此时场中,众人已经被楚休那狠辣的手段给彻底吓到了,没有人会怀疑,他们若是再抗拒,或者是像那冯家家主一样耍小聪明,他们怕也会成为这地上的一具干尸。

    就在这时,白无忌却是从内堂内走进来,对着楚休恭敬一礼,沉声道:“极北飘雪城愿意追随楚大人,为楚大人鞍前马后!”

    这一次在场的众人可是真的震惊了。

    谁都没想到,极北飘雪城这么一个早年间跟楚休还有一些仇怨的势力,竟然会选择臣服楚休。

    白寒天死的消息其实大部分人早就知道了,毕竟白寒天在整个北燕也算是一个人物。

    但之前楚休出手救下极北飘雪城一事,却是大部分人都不知晓。

    所以在大部分人眼中,白无忌这个极北飘雪城的继承人,就是城主,也能够代表极北飘雪城的立场。

    白啸天说的很对,虽然他才是武道宗师,也是他力挽狂澜救下的极北飘雪城,但他的名声还真的不如白无忌。

    起码到了外面,众人承认的极北飘雪城继承人只有白无忌一个,而不是白啸天。

    此时白无忌的出现就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他们知道了该怎么选择。

    一众人对视一眼,立刻行礼沉声道:“我等也愿意跟随楚大人鞍前马后!”

    虽然白寒天死了,极北飘雪城也成了一个笑话,实力衰弱到了极致。

    但哪怕极北飘雪城再衰弱,对方也是北地霸主之一,虎死威犹在,白无忌的分量可不低。

    他率先带头臣服,其他人怎么怎么敢推辞?

    楚休笑了笑道:“诸位,等以后你们便知道了,你们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场的众人都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明不明智他们不知道,但他们知道,现在现在他们若是不这么选,那恐怕他们就出不了镇武堂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白无忌这才迟疑道:“大人,您真准备对大光明寺动手了?”

    北燕武林跟东齐武林是没法比的,甚至论及顶尖宗门的数量,北燕甚至连西楚都不如。

    东齐武林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东齐地处中原之地,地大物博,所以大部分有着悠久传承的宗门都在东齐。

    而西楚武林之所以强大,是因为西楚朝廷不作为,导致西楚之地民风彪悍,武风强盛。

    所以这三地的武林势力,看起来北燕是最好管理的,但实际上却不然,因为北燕有着大光明寺在。

    道门清净无为,除了纯阳道门,真武教也在东齐境内,但哪怕是纯阳道门都很少插手朝廷的事务。

    但大光明寺却不一样,任何他们看不顺眼的存在,大光明寺可都是会插手的。

    有着这么一尊霸主级别的势力在北燕,整个北燕武林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现在楚休竟然要跟这么一尊存在较量,在白无忌看来,这有些凶险,让楚休背后的整个隐魔一脉来还差不多。

    “你后悔了?”楚休问道。

    白无忌摇摇头道:“当然没有,不过眼下我既然已经加入了大人您的麾下,那便自然应当为大人您分忧解难,不了解大人的计划,我怕是不好动手。”

    楚休随意的摆了摆手道:“这次的事情我们不用动手,只看着就可以了。

    我也知道大光明寺的实力,当然不会就这么傻愣愣的去跟大光明寺死磕到底。

    说白了,我这计划有些上不得台面,就是为了恶心大光明寺而用的。

    这么多人在大光明寺的地盘上挖来挖去,大光明寺若是有胆量,那便动手杀人,没胆量,那就只能受着!”

    说到这里,楚休冷笑道:“这次我倒是要看看,那帮和尚到底是真慈悲,还是假虚伪!”

    楚休的话说出口,白无忌顿时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楚休这招的确是有些阴损的,但只针对大光明寺有用。

    换成其他人,直接大杀一通,杀了几家人,其余人自然瓦解,哪怕楚休威胁也没用,反正前后都是死。

    但现在不一样,后退是死,但前进却不一定。

    而此时外界,各大家主无论是认命的也好,还是偷偷往大光明寺传递消息的也罢,反正所有人都已经简单的准备了一番,暂时将家族迁移到极北蛮荒之地去。

    拖家带口的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所以用了十多天,所有人势力这才都准备好可以出发。

    大光明寺所在的极北苦寒之地环境十分恶劣。

    如果说极北飘雪城所在的极北之地只是冷了一些,但还是有一些生机活物的,那极北苦寒之地可就是真正的死地了,方圆数百里都没有人烟。

    不过这些对于大光明寺的武者来说却是很有用处的。

    远离闹市,对于新进大光明寺的弟子来说,是有助于修行的,可以让弟子在年幼时不受外边花花世界的浸染。

    而等到这些弟子成年之后,也可以利用这种苦寒的环境去感悟,去修身养性。

    不过最近大光明寺的武者却是感觉有些不对。

    北燕几十个实力陆陆续续来到大光明寺周围驻扎,甚至还建立了简易的亭台楼阁,虽然实用性肯定是无法跟他们的老家相比,但只是暂时居住在这里,还是不成问题的。

    发现了这点之后,大光明寺的立刻去通知方丈,结果谁承想方丈却是闭关了,只留下虚云在。

    当然众人也都习惯了,在大光明寺内,虚云,几乎就等同于另一个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