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零五章 邪极宗
    极北飘雪城的大厅内,灯火昏暗,跟之前灯火辉煌的热闹场景比,简直如同两处地方一般。

    一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坐在下方,他上面就是属于极北飘雪城城主的专属位置,但他却没去做。

    这人便是眼下整个极北飘雪城内,唯一一名武道宗师白啸天。

    眼下极北飘雪城中,白无忌有着继承人的身份在,有名分,而白啸天则是有实力,有着他们两个人在,极北飘雪城才没有垮掉。

    白啸天之前乃是极北飘雪城的旁系出身,人到中年,不温不火,乃是极北飘雪城的执事。

    毕竟是传承了数千年的大势力,极北飘雪城武道宗师虽然不多,但像白啸天这样天人合一境的执事却是不少的。

    只不过以往白啸天都十分低调,外加他还是旁系出身,所以并没有很引人注目,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他力挽狂澜,救了极北飘雪城。

    当然他只能救极北飘雪城一次,但却救不了一世。

    因为之前邪极宗以为极北飘雪城老祖还在,所以这么多年来,邪极宗一直都跟极北飘雪城和平相处,双方并没有什么冲突。

    甚至因为自身魔道一脉的身份,邪极宗在面对极北飘雪城时,还有一种低人一头的感觉。

    毕竟细数整个极北之地,也就只有邪极宗这么一个魔道宗门,还就在大光明寺的眼皮子底下,不低调早就被人给干掉了。

    现在极北飘雪城的谎言被戳破,白啸天还重创了叶天邪,可想而知接下来极北飘雪城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整个极北飘雪城内除了白家的人,还有一些外姓的弟子担当管事或者是执事。

    消息一出,这帮人已经跑了一部分,甚至就连白家的人都是心思不定,这偌大的极北飘雪城,好像已经快要大厦将倾了一般。

    抬头看了一眼上方那属于城主的位置,白啸天咳嗽了一声,自嘲一笑。

    极北飘雪城城主的位置,以前那可是连白啸天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他却连去坐一坐的兴趣都没有了。

    他只是极北飘雪城的旁系,按理来说,眼下他晋升武道宗师,放在哪里都是一个人物,没必要跟着极北飘雪城一起陪葬,但他却是不想去走。

    白啸天不是对白家多么忠心,实际上他这种旁系弟子的待遇不能说是不好,但起码是比不上嫡系的,说自己心中没有怨恨是假的。

    他在这里,想要守护的也是不是白家,而是整个极北飘雪城,这个有着他半辈子记忆的地方。

    楚休曾经问过白无忌,他为何要守护着极北飘雪城,白无忌的答案跟白啸天一样,所以现在他们一老一少才能够在这里,稳住整个极北飘雪城,没有让它现在就崩溃。

    白无忌去找楚休求援白啸天知道,他虽然同意了,但却并不报什么希望。

    与其依靠外人不如自己拼死一搏,他之所以没有阻止,还是希望白无忌能够躲过这一劫,好好的活下去。

    至于他自己嘛,生于斯,长于斯,最后再死于厮,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忽然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城主!不好了!邪极宗的人已经打上门来了!”

    白啸天一摆手道:“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城主,极北飘雪城已经没有城主了。

    莫慌,邪极宗来了又如何?之前邪极宗可是连跟我极北飘雪城大声说话都不敢,就算是到了这种时候,也千万莫要堕了我极北飘雪城的脸面!”

    说着,白啸天径直走出大堂。

    极北飘雪城外,数百名邪极宗的武者带着狰狞的魔气跟杀机凝视着眼前的冰封巨城。

    虽然邪极宗只来了数百人,但这数百人却都是整个邪极宗的精锐,足够覆灭现在已经奄奄一息的极北飘雪城了。

    领头的乃是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的武者,周身散发着一股邪异的魔气波动,融合着周围的天地元气,甚至将脚下的白雪都沾染成了黑色。

    这人乃是邪极宗祭魔殿的殿主晏流冰。

    此人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在邪极宗当中,却是仅次于宗主的几个大人物之一。

    邪极宗在北原之地低调发展,整个邪极宗内有数个殿,各司其职,晏流冰的祭魔殿负责祭祀魔神。

    在五百年前邪极宗还是昆仑魔教麾下一员的时候,祭魔殿供奉的可是独孤唯我,马屁拍的简直是露骨至极,所以那个时代的祭魔殿殿主地位极高,甚至跟邪极宗的宗主一样,有着昆仑魔教魔使的身份。

    当然就算现在邪极宗换了祭祀对象,实力也是一样不凡。

    此时看着那极北飘雪城的城头,晏流冰淡淡道:“天邪,你是怎么搞的?一个已经大厦将倾的极北飘雪城都让你弄成这样?

    好好的一件功劳,却是让你给办成笑柄了。”

    之前邪极宗让叶天邪这么一个小辈来对付极北飘雪城,不是托大,而是邪极宗故意想要给叶天邪制造功劳和资历,好让他以后能够顺利接管邪极宗。

    那时候的极北飘雪城已经人心惶惶,而叶天邪本身也有着比肩武道宗师的实力,去覆灭极北飘雪城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整个年轻一代的武者中,干出过覆灭江湖歌诀上势力的,便只有楚休一人,现在叶天邪若是能够顺利灭掉极北飘雪城,不说能够比肩楚休,起码在龙虎榜上,他都有可能超越方七少,成为龙虎榜第一。

    结果谁承想,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却是让他给办砸了。

    叶天邪一脸的憋屈之色道:“那白寒风不堪一击,谁承想极北飘雪城内竟然又有人突破了武道宗师境,而且还没有熟悉力量,便开始搏命。

    他想死不要紧,我可还没活够呢,我若是不跑,怕是要被他拉着同归于尽了!”

    说起来叶天邪也是憋屈的很。

    之前他巴巴的上赶着去帮拜月教,结果却还没落得好,被拜月教圣女给数落一顿,说他还不如被请来帮忙的楚休。

    而且宗玄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前,也是跟他交手数招,让他吃了一个暗亏,憋屈的很。

    简单来说就是,一场正魔大战下来,有的人得利,有的人得名,就只有他叶天邪,毛都没有捞到一根,而且回到自己的地盘上,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还让他给搞砸了。

    晏流冰没说什么,只是略微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叶天邪的实力放在他们邪极宗历代的年轻人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但是跟楚休、张承祯那种妖孽比,还是差太远了。

    自己和宗主怕是对他们要求的太过苛刻了。

    就在这时,白啸天带着人走上城头,看着邪极宗的人冷声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昔日我极北飘雪城巅峰时,你们可敢如此放肆?”

    晏流冰淡淡道:“狐假虎威的货色也能算是虎?简直贻笑大方!

    若是没有你们用那个死人来撑门面,你认为你们极北飘雪城还能留到现在吗?”

    白啸天冷笑道:“那你们邪极宗不也是一样被一个死人吓了几十年吗?”

    沉默了片刻,晏流冰淡淡道:“我不是来跟你们废话来了,我邪极宗为何而来,你们知道。

    束手就擒,交出整个极北飘雪城和其中的一切,我可以做主,饶你们不死。”

    白寒天身后,一些极北飘雪城的弟子眼中甚至都有一些动摇。

    以现在极北飘雪城的实力,可根本就挡不住邪极宗。

    眼下对方连这话都说出来了,他们若是扛,那可就真的成死扛了。

    看到其他人的表情,白啸天叹息了一声道:“你们若是想降,那便降了吧。”

    在场一些武者有些意动,但却也没人站出来。

    当众当叛徒,极北飘雪城的武者还没有无耻到这种地步。

    但白寒天这时却是冷声道:“但你们能降,我却不能降!

    眼下极北飘雪城内所有的阵法都被我启动,一旦你们邪极宗强攻,我便自毁阵法,让整个极北飘雪城覆灭也不会让你得手的!”

    晏流冰冷笑道:“拿自己的东西来威胁我?简直可笑!

    生你们不愿意,活你们也不愿意,那好,就拿你们去献祭魔神,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做生死两难!”

    晏流冰也没想跟极北飘雪城的人废话,他刚想要动手,便听一个声音传来。

    “献祭魔神?我貌似听说过,你们邪极宗之前所祭拜的不是独孤唯我吗?怎么,现在又改成其他野路子的邪崇鬼物了?

    信仰这么不坚定,可笑的很啊。”

    晏流冰的黑袍下露出了一抹寒光来。

    敢如此羞辱他邪极宗,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

    不过等他回过头去,看到楚休带着一行人前来,晏流冰和他身边的叶天邪面色却都是变了变,楚休怎么会在这里?

    晏流冰皱眉道:“楚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极北飘雪城好像跟你也有仇怨,你现在难道还想要以德报怨,去救极北飘雪城不成?你楚休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看着邪极宗的人,楚休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淡淡道:“我是好心还是坏心,用不着你们来猜测,现在,极北飘雪城已经臣服于我镇武堂麾下,你们可以,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