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零一章 不得不争
    项武的选择对楚休重要,但也不重要。

    眼下项隆还没死呢,楚休还有时间来布局很多东西。

    哪怕到了最后项武真没有选择跟他联手,他肯定也不会继续给项隆当‘忠臣’了。

    应该说从一开始,项武就不是那种愚忠之人,要不然当初他也就不会来跟楚休要巨灵帮的商路了。

    从项武那里出来之后,楚休还准备去试探一下北燕那那几位皇子的态度。

    但楚休跟他们却不熟,贸然见面有些敏感。

    谁都知道楚休跟项武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双方一直都有联系,所以此时楚休去见项武,哪怕就算是被项隆知道了也没什么。

    但楚休若是贸贸然的去见其他皇子,这可是有些敏感了。

    所以楚休这边还要用借用一下吕凤仙。

    带着吕凤仙一起去,借口是找他们为吕凤仙在北燕朝廷谋一个身份,这个借口便很不错。

    毕竟谁都知道吕凤仙乃是楚休的好友,楚休不愿意让吕凤仙以手下的身份加入镇武堂,单独为他谋一个官身,这也很正常。

    吕凤仙听到楚休的打算之后,他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只不过路上,吕凤仙却是对楚休道:“楚兄,现在我算是知道了,你能够攒下这么强的家业,赢得现在这种地位还当真是不容易,处处都要谋算。

    只不过楚兄你没感觉这样做很累吗?人生一世,何苦这么逼自己?”

    吕凤仙跟楚休相识于微末当中,那时候两个人都只能说是无名之辈而已。

    而现在,一个已经是被江湖人所熟知,痴情无悔的小温侯,年轻一代最为耀眼的几位俊杰之一。

    另一个则是堪比老辈武者,凶威赫赫,已经隐约有着魔道巨枭威势的楚休。

    吕凤仙可以说是亲眼看着楚休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境界的,其中险象环生,有数次楚休几乎都是在生死之间徘徊着,所以他很不解,楚休为何还要如此算计,甚至算计到身心俱疲的程度。

    楚休摇摇头道:“不是我在逼自己,而是这个世道在逼着你我前进。

    江湖乱世,你不杀人,人便要杀你。

    你慢了一步,人家便会超过你两步。

    谁都想要逍遥自在,但除非你躲到荒芜人烟的地方去闭关,否则的话,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你拿什么去逍遥自在?

    而且去那种地方闭关,在我看来也不算是真的逍遥,只不过是逃避而已,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牢笼当中,没什么意思。

    吕兄,这么多年了,你还没看明白吗?这个江湖没什么好人,哪怕是一些名满江湖的豪侠宗师,他们一个无意间的举动,却也能够造成更大的灾难。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身在这江湖,想要真正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

    就就好像吕兄你这次一般,越女宫和颜非烟为何敢算计你,而不去算计我,去算计赢白鹿?因为她们不敢!

    她们敢去算计赢白鹿,商水赢氏第二天就敢让江湖上再也没有越女宫这个名字。

    越女宫若是敢去算计我,我会让越女宫知道,什么是比死亡更恐惧的事情。

    而她们去算计吕兄你,所付出的代价则是要小很多。

    所以有时候不是我要争,而是这个世道,让你我不得不争!”

    吕凤仙看着楚休,顿时语塞。

    原本是他想劝楚休的,结果却是被楚休给劝了。

    不过也没办法,比嘴皮子,他可是没有楚休利索。

    况且越女宫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办的蠢了,这估计都成了他一生的黑点了,碰到个人就会被人拿出来说两句。

    知道自己无法劝服楚休,吕凤仙也就没有再多劝。

    作为好友,更多的时候不在于你去怎么说,而在于你去怎么做。

    楚休这次能够主动来迎剑大会救他,那将来哪怕楚休真的准备造反,他也一样敢站出来,跟北燕朝廷硬撼。

    楚休带着吕凤仙最先来找的是北燕的十三皇子项沖,这位跟楚休的关系很不错,双方多有合作。

    况且投资项沖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原版剧情中,在北燕的皇位争夺中,最后获胜的便是项沖。

    虽然楚休不知道项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现在若是有着楚休的帮忙,他相信项沖也依旧能够做到,甚至做的更好。

    只不过等楚休见到项沖时,他却发现,他貌似想错了一件事情。

    项沖对楚休依旧很客气,将楚休迎进屋内后,项沖笑呵呵问道:“楚大人刚刚被父皇委以重任,怎么有闲工夫来我这里?”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殿下知道镇武堂最新任务?”

    项沖点了点头道:“当然知道,前两天我刚刚从父皇那里回来,父皇跟我说过这件事情。

    楚大人的镇武堂日渐强盛,也是时候再扩张一些了,若是能够将大光明寺搞定,那镇武堂定然能够成为堪比镇国五军那个级别的存在,到时候我可是要好好恭贺一下楚大人。”

    “殿下就没想过,以现在镇武堂的实力,去挑衅大光明寺,下场可是不会很好的。”楚休不咸不淡的说道。

    项沖尴尬的笑了两声道:“楚大人你是有分寸的,昔日镇武堂一穷二白之时,楚大人你都能够打开局面,我相信这件事情楚大人你也一定能够完美解决,对了,这次楚大人你来是为了什么?”

    楚休淡淡道:“没事,只是想要麻烦殿下一点事情,为吕兄在北燕朝廷谋求一个职位而已。”

    项沖诧异道:“楚大人没想给吕兄在镇武堂内留一个位置?”

    楚休摇摇头道:“吕兄是我的好友,不是我的手下,所以把镇武堂内的位置给吕兄,有些不合适。”

    项沖直接点了点头道:“楚大人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

    吕兄可是昔日龙虎榜上的俊杰,现在更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他能加入我北燕朝廷,父皇定然会很欣喜的。

    等下次去见父皇时,我便跟他提这件事,定然能够给吕兄一个让他满意的位置。”

    楚休拱拱手道:“那就多谢殿下了。”

    说完之后,楚休便拒绝了项沖的挽留,直接带着吕凤仙离去。

    等离开项沖的王府后,吕凤仙才诧异道:“你方才为何没跟项沖说那些事情?”

    楚休眯着眼睛道:“大意了,我却是没想到,项沖对项隆的感情,可是很不一般的,他是真很崇拜他这位父皇。”

    北燕众多皇子中,项隆最宠爱的还是跟他年轻时长相很接近的项沖。

    所以这也导致项沖对项隆也是别有一份父子之情。

    项沖是个明白人,他应该知道项隆这般做的意义是什么,结果他却还认为项隆做的没错,竟然还跟楚休打起了官腔来,可想而知楚休若是把计划告诉项沖,他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恐怕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项隆打他的小报告。

    也不知道原本剧情中,项沖是不是因为他‘听话’,最后才得到这皇位的。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吕凤仙问道。

    楚休眯着眼睛道:“项沖不行,那就再换另外一个,那一位对项隆,估计是很不满的。

    不过这一次,我自己去便可以了,吕兄你这段时间可以先行去闭关一段时日,稳定一下境界。”

    ………………

    入夜之后,二皇子项黎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自己的王府当中。

    跟项沖不一样,项黎的野心都表现在他脸上,这些年来,他可是一直都在不断的拉拢着北燕朝廷的重臣,无论是示好还是利诱,各种手段齐上,再加上项隆没有阻止,倒还当真是让他积攒下来了一连串的人脉。

    自己将来若是能够登基,这帮人那可都是助力。

    只不过现在项黎唯一不满的就是他父皇的态度了。

    这么多皇子当中,论及能力,谁人比得上他?太子被废,他这个二皇子便是货真价实的太子了,结果这么多年来,他依旧是没得到这个太子的位置,仍旧是二皇子。

    相反他那个弟弟,什么本事都没有,就因为长的接近年轻时的项隆便十分得宠,这让项黎十分的不满。

    自己这么努力,结果却还比不上一张脸?

    如此愤愤的想着,他下意识的推开房门,猛然间看到一个黑影坐在屋内,他顿时一惊,酒气瞬间醒了大半,刚想要叫喊,他便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势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话又憋了回去。

    “二皇子,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些事情而已。”楚休淡淡的开口道。

    “楚休!你怎么会在这里?”

    项黎关上房门,一脸的惊疑之色,同时也是对王府中那位供奉堂的供奉暗骂不已。

    像是项黎这种皇子,当然是像他这种地位重的,实力强的,王府内都有一名北燕皇室供奉堂的宗师级别的供奉镇守着,以免出了什么意外。

    结果现在人家都已经潜伏到自己家里面来了,那位宗师级别的供奉竟然还在睡大觉,这到底是谁楚休太强了,那是那个供奉太废物了?

    看着项黎,楚休一字一句道:“我在这里,是想要帮二皇子你,争一争这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