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狡兔死,走狗烹
    五殃道人莫名其妙的被楚休带到一间酒楼当中,单独面对楚休,五殃道人还有些紧张。

    其实这次五殃道人就是为了嘲讽楚休而来的。

    之前在镇武堂当中,五殃道人可是被楚休压制的极其憋屈。

    他名义上乃是镇武堂的大总管,但实际上镇武堂的权力,他却是连一丝一毫都插不进去手。

    甚至在江湖上,大家一提到镇武堂,首先想到的便是楚休,而不是他这个存在感极低的五殃道人。

    这次项隆找楚休为了什么,五殃道人也都知道,所以他也是在心中幸灾乐祸的很。

    你楚休高调嚣张,以往是威风的很,结果现在好了,当了出头鸟了吧?

    但谁承想楚休却没有生气,而是将他带到这里来,五殃道人也是有些惴惴不安,这楚休该不会是要出手做掉他吧?

    之前在皇宫人多眼杂,现在这里安安静静,可正是出手的好时机。

    不过就因为自己笑话他楚休一句,他便要杀自己,这楚休应该没那么疯狂吧?

    但按照以往这楚休的行事风格来看,他貌似就是这么一个疯狂的人。

    五殃道人在这里胡乱的脑补着,这时候楚休却忽然开口道:“五殃道长,你认为陛下这次派我前去跟大光明寺硬撼,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五殃道人被楚休的突然开口吓了一大跳,身子猛然间抖了一下,差点夺路而逃。

    不过感觉到楚休身上并没有杀机,五殃道人这才讪讪的笑了一声,道:“不好笑,方才贫道的话,还请楚大人莫要在意。”

    楚休奇怪的撇了五殃道人一眼,不知道五殃道人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他可不知道,自己的凶威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一句话都没说,就让五殃道人脑补的自己好像是要杀人了一般。

    楚休淡淡道:“五殃道长,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不过这个意见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你应该清楚。

    我答应项隆成立镇武堂,那只是一场交易,而你跟北燕朝廷的合作,同样也是交易。

    项隆完全可以在成立镇武堂的同时,再设立另外一个部门安置你我,不仅不会冲突,你我双方精诚合作,还能把力量发挥到最大,不是吗?”

    五殃道人默然不语,他又不是白痴,这些东西他自然也都知道。

    不过知道归知道,这却并不代表他能够看得开。

    项隆他自然是不敢去怨恨的,所以他就只能跟楚休叫叫板了,当然只能是暗中动用一些小手段,正面跟楚休冲突,他也是没这个胆量的。

    看着五殃道人,楚休敲了敲桌子,一字一句道:“五殃道长,你不管昔日你阴山派跟昆仑魔教有什么仇怨,你都要记得,你我都是江湖人,而不是朝廷的人。

    江湖庙堂,永远都是对立的存在,他项隆虽然用我们,但却从来都没信过我们!”

    楚休的话让五殃道人心头猛的一震。

    楚休说的是实话,他也能够看出来,项隆的确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

    虽然他跟在项隆的身边比楚休更长,但对于项隆来说,二者却都是一样的。

    项隆不信任楚休,同样也不信任他五殃道人。

    沉默半晌,五殃道人道:“楚大人,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五殃道长,唇亡齿寒啊。

    今日他项隆能够逼迫我去硬撼大光明寺,足可见项隆对于我等这些江湖人的态度,无非就是手下走狗而已。

    狡兔死,走狗烹,眼下项隆还有用到我等的地方,他都会如此施为,更别说是以后他用不到我们了。

    今日倒霉的是我,带五殃道长你就敢说,永远都轮不到自己吗?”

    五殃道人的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说实话,刚刚知道这个消息时,五殃道人的一个反应的确是对楚休幸灾乐祸。

    但等楚休把话给说明白之后,五殃道人却是没了幸灾乐祸的心情了。

    帝王薄情,项隆这等一代雄主,更是生性凉薄之辈。

    楚休担任镇武堂大都督这么长时间以来,可是帮着项隆搞定了许多事情的,可以说当初项隆跟楚休的这个交易,项隆可是赚大了。

    结果现在,该翻脸还是要翻脸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五殃道人问道:“那楚大人你的意思是?”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的意思?呵呵,有些事情说的太明白就不好了。

    不过我相信五殃道长你应该能看出一件事情,那就是项隆,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既然现在项隆想要看到你我互相对立,那你我就演给项隆看好喽。

    至于以后的事情嘛,那就以后再说。

    不过北燕的朝堂,怕是宁静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想到到时候,五殃道长你应该知道,你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

    说完之后,楚休拍了拍五殃道人的肩膀,直接便转身离去。

    酒楼当中,五殃道人的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他也有些拿捏不准这楚休究竟准备干什么。

    不过很显然,项隆这次是把楚休给惹怒了,听他的口气,是准备来一次大的。

    当着自己的面,楚休都敢直呼项隆的名字,可想而知他现在可是对项隆没有丝毫的敬意了。

    五殃道人的阴山派怎么说也是道门一脉的分支,这望气的功夫还是有一些的。

    前些日子他看到了项隆,此时的项隆的确是死意缠身,就算是有着那些珍贵的天材地宝顶着,但自身的衰老却是无法弥补的。

    等到了项隆真正死的那一天,北燕朝廷必将大乱,自己究竟站在哪一方,是一个很值得深究的问题。

    当然现在嘛,五殃道人倒是很赞成楚休说的话。

    眼下他们才是一路人,表面上演演戏可以,但内里却不能真的去自相残杀。

    回到镇武堂之后,梅轻怜便想要问问楚休项隆跟他说了什么。

    楚休直接一挥手道:“召集所有人,去议事厅内议事。”

    一刻钟之后,镇武堂内,楚休所有的心腹精锐都已经云集在了这里。

    梅轻怜和庞虎在,唐牙等楚休手下的老人还有赵承平等隐魔一脉的人也在。

    而且吕凤仙竟然也带着水无相四人来了这里。

    原本梅轻怜是没叫吕凤仙来的,不过吕凤仙就在镇武堂内,他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也跟来了,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众人都知道吕凤仙跟楚休之间的关系,所以倒也没多说什么。

    看了一眼众人,楚休沉声道:“方才项隆找我过去,强逼我镇武堂出手,去对付大光明寺,试探大光明寺的底线。”

    梅轻怜皱眉道:“项隆到底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去挑衅大光明寺,找死不成?”

    楚休冷笑道:“项隆当然知道这是在找死,所以他并没有派北燕的镇国五军去,而是派我镇武堂去,为什么?驱虎吞狼而已。

    镇国五军是北燕的自己人,而我们则是外人,最重要的是,我们属于隐魔一脉,一旦我出了事情,隐魔一脉又岂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不用北燕朝廷动手,隐魔一脉本身就会跟大光明寺战上一局,双方就算是不灭门,也必将会元气大伤的,反正怎么看,得利的都是北燕朝廷。”

    庞虎摸了摸脑袋,冷笑道:“我就说嘛,项隆那老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跟他合作,与虎谋皮而已。

    楚休,要不然你直接带着镇武堂反出北燕得了,我祁连寨依旧跟着你混,在这北燕之地,我等联手所造成的威势甚至不输于昔日的北地三十六巨寇!”

    楚休摇摇头道:“叛出北燕?这段时间我带领着镇武堂帮他北燕朝廷镇压住了这么多江湖宗门,这些可都是成绩基业,现在走了,岂不是什么都没了?

    就算要走,那也不能就这么轻飘飘的走了,否则我们岂不是亏大了?”

    梅轻怜皱眉道:“不走怎么办?难道你还真准备去跟大光明寺硬撼?”

    楚休道:“大光明寺的事情以后再说,眼下你们都注意一些,尽量保持实力,不要跟朝廷的人起冲突,还有五殃道人那边的人也是如此。

    另外,我想要要跟魏老前辈见一见,商议一点事情。”

    梅轻怜问道:“什么事情?”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想问问魏老前辈,有没有打算,让隐魔一脉彻底在北燕安家落户。

    漂泊了这么多久,隐魔一脉也应该有一处安稳的驻地了,不必一直都隐藏在地下。”

    听到楚休这么说,梅轻怜的心中顿时一惊,楚休这是准备干什么?直接造反不成?

    隐魔一脉的身份特殊,就算隐魔一脉集体投靠,项隆也是不敢收的,否则北燕岂不是成了魔窟?

    至于楚休,那是一个特例。

    楚休一直以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江湖人面前的,直到不久前才露出了隐魔一脉的身份来,并且连战北燕东齐两大联盟的攻势,有着光明正大出现在江湖上的资格。

    所以项隆单纯只是跟楚休合作,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虽然梅轻怜知道,楚休的胆子一向都很大,但这次他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北燕朝廷身上,已经不能叫做大胆了,简直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