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尾声
    林风雅的身死让整个越女宫内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几乎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场景,甚至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越女宫怎么说也是五大剑派之人,乃是正道大派,受邀前来参加迎剑大会的正道武者其实不少,这些人也没真想过要袖手旁观。

    之前他们还在想着,先让纯阳道门那老道士和孙氏兄弟先上去消耗一下那楚休,然后等到危机关头,他们再出手救下林风雅,逼得楚休不敢死战,这样事情也就完美解决了。

    毕竟这里九成九的人可都是正道宗门出身,让楚休这么一个刚刚在正魔大战中扬名的家伙在这里如此放肆,他们的脸面也不好看。

    但谁承想楚休下手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超乎他们的想象。

    还没等他们做好出手的准备,林风雅便已经被斩杀了。

    而且之前楚休以一敌三,那股威势简直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寻常一两个人上去,根本就是送菜而已。

    所以如今楚休就站在越女宫这么一个正道宗门的大殿当中,大肆杀戮,但却连一个出头的人都没有,整个场中都安静无比。

    纯阳道门那老道士受伤之后便没有再出手。

    他是想要诛杀楚休这邪魔没错,但林风雅已经死了,其他人还不出手,他一个人上,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孙氏兄弟甚至都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去,同时狠狠瞪了孙长明一眼,意思是以后莫要去找这楚休的麻烦,不然后果,将无法预料。

    楚休眼睛一眯,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那股威势竟然让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跟与之对视。

    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方七少捅了捅洛飞鸿,小声传音道:“喂,我说楚休那家伙该不会是杀上瘾了,想要将这里的人全都干掉吧?”

    说实话,来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虽然多,但在江湖上有名气,甚至位列风云榜的,除了楚休,正道宗门那边甚至连一个都找不出来。

    越女宫早就已经衰弱成这幅模样了,念在对方乃是正道宗门,乃是五大剑派的份上,有着越女宫的请帖,各大派几乎都会卖越女宫一个面子,只要空闲的武者便派来参加迎剑大会。

    所以前来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几乎都是在宗门内有一定地位实力,但却没什么名气的那种。

    楚休若是真想将他们全部解决,配合水无相之前做手脚的阵法,还当真不是什么难事。

    那边的洛飞鸿耸了耸肩道:“谁知道呢,反正我知道那个家伙是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

    不过所幸的是,楚休还没疯狂到这种地步。

    这么多武道宗师,若是将他们逼急了,放弃所有成见一齐出手,还当真有可能给楚休带来一定的麻烦。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东齐,这次前来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九成也都是来自于东齐的。

    一旦楚休放跑了一人,对方把消息传出去,说是楚休在这里坑杀了所有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那楚休在回到北燕之前,便会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估计就连拜月教都不曾如此高调,刚刚打完正魔大战便来这里搞事情,还闹的那么大。

    越女宫的的那些弟子看着楚休,都是一脸的恨意,但却没有人敢上前来送死。

    她们的宫主都被楚休给杀了,她们上来又有什么用?

    此时颜非烟一脸的呆滞之色,似乎仍旧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你们应该庆幸,我这个人还算是比较怜香惜玉的,不怎么杀女人。

    不过你们越女宫做出来的事情却是有些太过分了,正好也让江湖上的人来评评理。

    放心,你们越女宫的事情底细,第二天便会传遍整个江湖。

    我跟风满楼的副楼主齐元礼关系不错,这么好的八卦消息,相信他会很乐意去传播的。”

    楚休慢条斯理的把这些说出来,颜非烟却是猛然间一阵颤抖,她看向楚休,眼中带着无尽的惊恐之色,恨声道:“楚休!你好狠!”

    楚休是没有现在杀她们,但却也没给越女宫留下活路。

    林风雅死了,越女宫的底牌剑魂也没了,现在越女宫可以说是最为衰弱的时期。

    所以越女宫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她们五大剑派之一的名声,还有多年来身为正道宗门所积累下来的人脉。

    她们都是女子,上门楚楚可怜的求助,估计会答应帮她们一把的可不少。

    结果现在楚休却是将她们这个希望彻底给掐灭了。

    楚休让风满楼传播这一切,是想要毁掉她们的名声,到时候没人愿意会去帮助一个名声臭掉了的越女宫。

    而且这么多年来,越女宫可没少得罪人,现在那些人知道了越女宫的底牌已经彻底废掉了,并且名声也臭掉了,就算他们针对越女宫也没人会来管闲事,那些人又岂会放过越女宫?

    所以颜非烟都能想象得到,越女宫接下来究竟会面对什么,那只是把越女宫灭亡的时间向后推迟而已。

    颜非烟将绝望的目光望向吕凤仙,现在能救越女宫,让楚休收手的,便只有吕凤仙一个人了。

    楚休想要给吕凤仙出气,结果越女宫已经废了,林风雅已经死了,难道非要越女宫覆灭,他才甘心吗?

    但吕凤仙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在颜非烟带着期翼的目光中,他却是对楚休道:“楚兄,我们走吧。”

    楚休点了点头,直接一挥手,带着众人大步离去,整个场中,无人敢拦截,也无人敢多说一句话。

    看到颜非烟的目光从期翼变成绝望,方七少不禁摇摇头道:“机关算尽太聪明,这又是何苦呢?”

    方七少跟颜非烟其实也算是老相识了。

    两个人都是五大剑派年轻一代的俊杰人物,而且都是被当作继承人来培养的,所以早在很多年前,两个人便已经认识了。

    甚至昔日剑王城还想要撮合方七少跟颜非烟,不过碍于越女宫的规矩,这件事情很快便作罢了。

    而且那时候方七少便发现,颜非烟这女人,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的心思太重。

    结果现在好了,堂堂的云剑仙子,却是落到现在这种结果,甚至就连越女宫都不知道何时就要被灭了。

    当然这一切都只能说是颜非烟,是越女宫咎由自取,他可没有丝毫想为越女宫说话的心思。

    走出越女宫后,吕凤仙对着楚休深深一礼道:“楚兄,这次多谢了。”

    楚休摇摇头道:“你我之间若是说谢,那就太见外了,昔日我被正道联盟那么多人围攻时,你同样也是想都没想便出手帮我。”

    吕凤仙苦笑道:“不一样的,那一次就算没有我,楚兄你也能度过危机,而这一次,若是没有楚兄,我恐怕就惨了。”

    别看吕凤仙当场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但实际上若是没有楚休,吕凤仙的处境一样凶险。

    刚刚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吕凤仙其实正处于一个最为凶险的阶段,没有闭关去梳理自身的力量,吕凤仙根本还掌控不了自己体内的武道真丹。

    所以那时候林风雅若是狠下心来,彻底撕破脸皮,伙同九尾天狐直接强行吞噬吕凤仙的精气神,他也一样反抗不了。

    一旁的洛飞鸿忍不住道:“我说吕兄,不是我说你,你既然知道后果很惨,那你还轻信那个女人?哪怕你谨慎一些,都不造成现在这种情况。

    漂亮的女人可是最会骗人的,吕兄你这不是色迷心窍,而是明知道是火坑,你还往里面跳,想要试试这火坑到底热不热!”

    吕凤仙看着洛飞鸿,很认真道:“你也很漂亮,但你会骗我吗?若是有人跟我说,你要害我,我也一样不会相信。

    火坑里到底有没有火,只有跳下去才知道。

    在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火的前提下便怀疑自己信任的人,那才会熄灭了心中的火,让人心寒。”

    洛飞鸿一阵语塞,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她一拍脑袋,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是劝不动你了。

    说实话,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运气好的人,能活到现在都没被人坑死,吕兄,你真应该去拜拜神仙菩萨什么的。”

    一旁的楚休倒是没有在意,原版的剧情中,吕凤仙可是被人坑的更惨。

    现在吕凤仙只是被越女宫算计,而且原本剧情中,吕凤仙可是代替聂东流背了黑锅,被当作是昆仑魔教传人被正道宗门追杀了许久的。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了,聂东流的坟头估计都能长出果子来了。

    “吕兄,这段时间你便先跟我回镇武堂,先把自身的境界稳定下来再说。”楚休道。

    踏入武道宗师之后,怎么也需要一段时间闭关修养,稳固境界的。

    这时候便需要一处安全的地方了,楚休的镇武堂便很合适。

    方七少在一旁插嘴道:“我也想去,吕兄你跟赢白鹿那家伙可是把我给坑惨了。

    你们都连续踏入武道宗师,我现在若是回到剑王城,估计能让那帮老头子们骂死。”

    楚休看了方七少一眼:“早死晚死都是要死,哪怕是你突破武道宗师再回去,也是少不了被骂的。

    正所谓早死早超生,你拖的时间越长,估计回去被骂的就越狠。

    做人嘛,看开一些,起码同辈的武者中,还有一个李飞廉没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一起陪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