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九十四章 一不做,二不休
    昔日昆仑魔教的强大绝对要远超很多人的预料,如果不是老天师那种生于那个时代的人,其他人光凭道听途说,是无法了解到昆仑魔教真正的强大所在的。

    同样是天地通玄,现在的夜韶南能够同时胜过虚慈和赢家老祖赢嗣联手,这证明武者无论到了什么境界,都是有着极大差距的。

    昔日昆仑魔教也是如此,四大魔尊在天地通玄境界中,绝对都属于高手。

    红莲魔尊轻易便生擒了九尾天狐,将其当作宠物一样关起来,这其中当然是要做一些手脚的。

    在这九尾天狐的残魂内部便已经被红莲魔尊做了手脚,防止它‘乱跑’。

    没错,红莲魔尊甚至都不担心它逃离,只是担心它乱跑而已。

    这个手脚除了红莲魔尊自己知道以外,就只有陆江河一个人知道。

    当然这并不代表陆江河跟红莲魔尊的关系亲近,只是因为当初陆江河想要研究研究这九尾天狐,所以管红莲魔尊要来的而已,没想到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

    陆江河直接一挥手,红莲彻底将那九尾天狐给包裹起来,最终变为巴掌大小,回到了陆江河的手中。

    “搞定!”

    楚休眯了眯眼睛,这话痨的冒牌魔尊果真跟他藏着心眼儿呢。

    这手段他一直都知道,但却一直都没说,甚至若是这九尾天狐的力量比现在更强,强到可以斩杀楚休的程度,陆江河都不会说的。

    楚休死了血魂珠又不会破,万一他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中,说不定还能忽悠其他人将他给放出来呢,所以他为什么要说?

    当然楚休倒是没对陆江河的小心思追究什么,这种事情很正常,相反以陆江河的性格,他若是一直都老老实实的,那才叫奇怪呢。

    从精神世界中出来之后,九尾天狐的气息已经彻底消散,甚至那作为容器的天剑都失去了神采。

    这东西当初就是被用来当作是盛放九尾天狐的容器来用的,现在里面的东西没了,它自然也就失去了价值。

    此时外界,林风雅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眼中依旧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她们越女宫的剑魂就这么没了?

    这一瞬间,林风雅甚至感觉自己是越女宫的罪人,越女宫必将在她这一代走向衰落。

    其实无论是林风雅,还是整个越女宫,都已经走进了死胡同。

    越女宫的传承来历很久,但实际上越女宫所尊的先祖越女却并不是她们真正的祖师,因为越女根本就没打算收徒。

    传说中越女剑术天授,只用一根竹竿便败尽了江湖众多高手,但真正的越女剑典却并不是越女所流传下来的,而是她随手指点了一个被人欺辱的小女孩几招剑法,自己便飘然远去,而那小女孩才是越女宫真正的祖师。

    所以从一开始,越女宫的越女剑典便是不完整的,同时也是带着功利性的,跟真正越女的天授之剑相差太远,唯有一些惊才绝艳之辈,才能从这些不完整的剑法当中,悟出真正越女剑的真谛。

    所以早期的越女宫其实都是这么过来的,实力如何,一切随缘。

    只不过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越女宫做事却是逐渐功利了起来,不愿意再这么一切随缘的去等待好弟子的出现,而是想要自己跟其他宗门一样,能够拥有稳定的力量。

    九尾天狐的存在便是越女宫一个错误的决定。

    越女宫的底牌其实就是她们的越女剑法,只要在越女剑法之上下功夫,那一切便都有了。

    结果越女宫却是把一切都放在外物的身上,对越女剑典的研究越来越不上心,越女宫会变成这样,也是她们咎由自取。

    当然这些东西林风雅是不会承认的,哪怕真是她的错,此时在她心中,楚休也成了那个毁掉她越女宫底牌的罪魁祸首。

    “楚休!我越女宫跟你不死不休!”

    林风雅怒吼一声,周身剑气席卷缭绕,其中甚至有着血色虚影盘绕在她的剑锋当中。

    那一剑斩出,凛冽的锋锐瞬间将那阵法撕裂,直奔楚休而来。

    看到林风雅竟然燃烧精血也要杀自己,楚休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冷笑来。

    越女宫的越女剑典本就是天授之剑,心境越淡薄,越接近这天方天地的意志,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威能来。

    此时林风雅的心境已乱,只剩下才仇恨跟杀戮,用出的剑意已经跟越女剑典背道而驰,能发挥出真正的威能才怪。

    当然就算是她在巅峰时,也一样不是楚休的对手,没什么区别。

    天魔舞带着森然的魔气轰然斩落,其中隐约有着饿鬼哀嚎之声传来,吞噬了剑气,轰然一声,直接将林风雅的长剑斩碎,甚至将她整个人都给斩飞出去,让其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

    看向林风雅,楚休的眼中也是带着一抹杀机。

    他此时出手的确只是为了帮吕凤仙出气,做到这种程度,其实便已经够了。

    不过楚休这个人的性格便是如此,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绝。

    他毁了越女宫的剑魂,让越女宫没了底牌,从此之后一蹶不振是肯定的。

    不过光一蹶不振还不够,楚休甚至还想要,灭掉越女宫!

    反正都已经将越女宫得罪死了,此时不出手,留下一个暗中记恨着自己的仇敌也是麻烦。

    直接一不做,二不休,灭掉越女宫算逑。

    当然灭门这种事情,楚休不能亲自动手,毕竟还有颜非烟在,楚休也要考虑一下吕凤仙的情绪。

    不过颜非烟不能杀,林风雅楚休可没有顾忌。

    虽然楚休很少杀女人,但等到他真正想要杀人的时候,在他的眼里可就没有男女之分了。

    天魔舞上魔气萦绕,向着林风雅轰然斩去,其上的魔气锋刃吞噬一切,眼看着这一刀便要将林风雅给斩杀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柄闪耀着纯阳罡气的长剑突兀的出现在林风雅身前,一剑三分,三道剑光圆融一体,挡下了楚休那一刀,但纯阳罡气也是随之消散。

    纯阳道门那老道士冷哼一声道:“楚休,莫要以为这次正魔大战,你们魔道逃过一劫便可以随意撒野,我正道宗门,也不是无人了!”

    越女宫这件事情其中蕴含的东西太多,纯阳道门那老道士又不是白痴,自然看出了其中的一些不对来。

    若是换成别人,纯阳道门的这老道士是肯定不会插手的,但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楚休,跟他纯阳道门有着大仇的楚休,他可是没有理由不动手。

    而且越女宫不论怎么说也是属于正道宗门这一脉的,而楚休却是魔道。

    今日这么多人在这里,却是任由楚休这么一个魔道出身的家伙在这里如此嚣张,简直岂有此理!

    孙氏的孙启礼和孙启凡对视一眼,两个人也是走出来,孙启礼咳嗽了一声道:“楚休,得饶人处且饶人,在场这么多人在,你还当真想要灭了越女宫不成?”

    江东孙氏的人向来低调油滑,他们不会像纯阳道门那老道士一样,明目张胆的站出来保住林风雅,不过他们在后方给楚休施加一些压力还是不成问题的。

    “得饶人处且饶人?呵呵,我楚休手上唯一能饶过的,只有死人!”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元神之力凝聚而出,灭魂箭接连爆射而出,直指纯阳道门那老道士而来。

    今日林风雅他还当真杀定的,就凭这几个土鸡瓦狗便想要来阻挡他,简直就是笑话!

    真把楚休惹急了,他连这老道士一起杀,反正他杀的纯阳道门武者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纯阳道门那老道士冷哼一声,三柄道剑在他操控下,凝聚成三才剑阵,瞬息之间纯阳罡气大盛,照得整间大殿都成了金色。

    灭魂箭本属于精神攻击,但那三才剑阵竟然还颇为神异,在纯阳罡气的绞杀下,几乎将灭魂箭的威能给削弱了九成,剩下的威能那老道士已经能够轻易接下。

    楚休一步踏出,周身魔焰滔天。

    破海一刀轰然斩下,那吞没一切的刀势几乎要淹没整间大殿一般,锋锐汹涌,刀势未到,刀意便已经让众人心中发寒。

    这堪称是力量极致的一刀斩落,三才剑阵轰然碎裂,那老道士也是吐血后退。

    孙启凡和孙启礼两人手捏拳印,瞬间寒冰罡气凝聚成盾,横在纯阳道门那老道士的身前,帮他挡住那剩余的刀意侵蚀。

    轰然一声,冰盾碎裂,那些无尽的森寒却是向着楚休蔓延而去,好似要将这放天地元气都给冻结一般。

    楚休面无表情的一步踏出,换日大法施展而出,魔气消散,只有炙热的佛光遮天蔽日一般的袭来。

    大日如来虚影盘亘在楚休身后,手捏无色定大手印,瞬间绞杀一切!

    一掌掌接连落下,极致力量的碾压让孙氏兄弟步步后撤,神色巨变。

    这楚休力量,简直强大到了不讲道理的地步。

    连退十余丈,一声呼啸忽然传来,两个人的面色骤然一变,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灭魂箭便已经贯穿进林风雅的脑海中,她的面色瞬间苍白,转眼间便已经没了生息,被楚休当场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