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赢白鹿的挑战
    PS:感谢书友光速3Q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水无相等四人被楚休质问的也是一脸的恼怒之色。

    当然现在他们可打不过楚休,而且他们也都知道吕凤仙跟楚休之间的关系。

    水无相拦住了其他带着怒色的三人,他一脸无奈道:“你以为我等没提醒过主公吗?

    不过主公的性格跟老主公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我们说的,他根本就不听,反而说我们疑神疑鬼。

    我等现在修为还没有恢复,否则的话,哪怕面对主公怪罪的风险,直接灭了这劳什子越女宫最简单。”

    楚休皱着眉头摆了摆手,看来吕凤仙这还真是铁了心要往坑里跳了。

    话说他怎么就没看出来,颜非烟那女人有那么大的魅力?

    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楚休直接跟着水无相等人走进了越女宫内。

    越女宫中央的大殿当中已经遍布座椅,前来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大部分都已经就坐。

    原本楚休作为不速之客,他是并没有位置的。

    但眼下越女宫并不想节外生枝,所以还特意给楚休安排了一个位置。

    只不过楚休刚刚入座,对面便传来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楚休!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楚休抬头一看,却是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士正看着他,一脸的恨意,好似要生吞了楚休一般。

    这位不用说楚休也知道,他肯定是纯阳道门的人。

    楚休在正魔大战之前便已经跟纯阳道门结怨,又在正魔大战中杀了纯阳道门的人,此时纯阳道门的武者看到楚休若是一副平静的神色,那才叫奇怪呢。

    只不过现在楚休还有些奇怪,他是真的搞不清楚纯阳道门这帮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纯阳道门的实力都已经衰败到这种地步了,老一辈或许还有着一些底蕴在,武道宗师的数量也是不少。

    不过年轻一代当中纯阳道门却是没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人物,准确点来说是一个都没有。

    就这么下去,再过个几十年上百年,老一辈的纯阳道门武者都已经老死了,新一代的纯阳道门必定衰弱。

    换成其他宗门,他们肯定想的都是如何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只有纯阳道门,他们却依旧偏执,想的还是如何除魔卫道。

    就比如现在一般,那老道士明知道自己敌不过楚休,但却仍旧忍不住主动开口挑衅。

    楚休挑了挑眉毛,淡淡道:“怎么,我出现在这里,你有意见不成?道魔大战当中输了里子和面子便想要在这里找回来?那好,我奉陪!”

    就纯阳道门的这帮老家伙,楚休连一个放在眼里的都没有。

    也就上次曾经手持纯阳剑拦住楚休的夕云子有些麻烦。

    这时越女宫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她们连忙过来劝解,总算是让那纯阳道门的老道士暂时安静了下来,给他一个台阶下,不让这迎剑大会开始之前便见血。

    不过等风波过去之后,楚休却是感觉这大殿内的气氛有些不对。

    在场大部分的武者,看向楚休的目光都带着一股厌恶或者是恶意,总之没什么好眼神就对了。

    摸了摸下巴,楚休喃喃道:“我怎么感觉这里气氛有些不对?”

    方七少在一边吐槽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在正魔大战中又杀了多少人,招惹到了多少的武者,他们能给你好脸色看那才叫奇怪了。”

    正魔大战当中楚休可是大出风头,哪怕其中有一些宗门跟楚休没仇怨,他们也不会对楚休有好感的,因为这里可是越女宫的迎剑大会。

    越女宫虽然没有参加那次正魔大战,不过越女宫怎么说也算是正道宗门,所以这次越女宫邀请的也都是正道宗门出身的武者。

    正魔大战刚刚结束,楚休这么一个在正魔大战中出了这么大风头的家伙却是出现在了这里,怎么看都有一种嚣张挑衅的感觉,他们能给楚休好脸色看那才叫奇怪了。

    只不过碍于楚休的凶名,还有越女宫的面子在,这才没有一大批人跳出来要叫嚣着除魔卫道,只有纯阳道门的那老道士忍不住站出来了说了几句。

    这时林风雅也是带着人走入大殿内。

    她一身白色宫装,姿容秀丽端庄,虽然年龄大了一些,但却有一种成熟的韵味在其中,倒是让在场的众人目不转睛的同时有些感叹。

    林风雅新日年轻时也是越女宫的新秀,当年也是同样引来了不少江湖俊杰的爱慕。

    可惜的是,碍于越女宫的关系,最终那一代的年轻俊杰,林风雅一个都没选。

    在场有些跟林风雅乃是同一个时代的武者都是有些心中感慨,那可是自己的青葱岁月。

    走到中央,林风雅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容沉声道:“感谢诸位千里迢迢来我越女宫参加迎剑大会,多的话我也就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时从外边又进来了两人。

    林风雅的眉头顿时皱起,时辰都已经快到了,谁赶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也太不懂规矩了。

    不过等看到来人之后,林风雅却是不敢再多说什么,因为来的人是一老一少,少的,是赢白鹿。老的,则是赢氏的管家福伯。

    商水赢氏的地位在东齐就不用说了,哪怕只是商水赢氏的一个后辈,林风雅也不敢说的太过分。

    只不过林风雅却是在心中疑惑,为何赢白鹿会来?难道是因为颜非烟?

    其实这次越女宫是给商水赢氏发请帖了的。

    来不来是商水赢氏的事情,但发不发,这可就是他们越女宫的事情了。

    之前林风雅都没有看到商水赢氏的身影,她还以为对方不会来了,没想到赢白鹿却是正好卡着时间来的。

    赢白鹿拱了拱手道:“林宫主见谅,在下来的有些迟了。”

    林风雅笑着道:“赢公子不必如此,迎剑大会还没有召开,不迟的。”

    赢白鹿摇摇头,道:“不,还是迟了,因为这一次我本是没想来的,甚至我连这次的事情都不知道,还是在下人的提醒中,才知道了这件事情。”

    林风雅此时的面色却是有些不好看,她第一次感觉赢白鹿貌似也有些不太会说话。

    本来都不想去,那岂不是再说商水赢氏看不起越女宫?虽然商水赢氏是有这个资格的。

    不过林风雅还是勉强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便请赢公子就坐吧。”

    赢白鹿摇摇头道:“坐就不用坐了,我来这里,其实并不是想要参加迎剑大会,只是来解决一下我自己的问题而已。”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不可捉摸了起来。

    之前赢白鹿追求颜非烟,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结果最后颜非烟却是选择了吕凤仙,但之后赢白鹿却一直都没有反应,现在看来,这位是准备以势压人,还是想要横刀夺爱?

    颜非烟站出来,皱眉道:“赢公子,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你我之间……”

    赢白鹿一挥手,打断了颜非烟的话。

    “颜姑娘你说的明白,我也听明白了,感情这种东西是无法勉强的,你跟吕兄在一起之后,你可见我来打扰过你一次?

    我这次来不是为你而来,而是为我自己而来。

    江湖人都知道我在追求你,但结果你却是选择了吕凤仙吕兄。

    我来只是想要挑战吕兄,不为了向颜姑娘你证明什么,我只是想要向整个江湖证明一件事情,我赢白鹿,并不比任何人要差!”

    从小到大,赢白鹿从来就没有输过。

    什么东西他都是第一,琴棋书画,谋算术数,他何曾输给过任何人?

    所以赢白鹿虽然在外人看来,他的性格很淡然,不争不抢,哪怕是龙虎榜上的排名他都没有在意,但实际上赢白鹿不是不争,他只是懒得去争。

    但在感情上,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输给吕凤仙了。

    他追求了颜非烟这么长时间,结果颜非烟却是选择了吕凤仙。

    感情这种东西是无法讲道理,论输赢的,所以他从来都没有问过颜非烟一句,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吕凤仙,也从来都没有打扰过她。

    从颜非烟选择吕凤仙那一天开始,赢白鹿就知道自己输了,主动将这段感情放下。

    今日前来,他不是为了要夺回颜非烟,也不是迁怒吕凤仙来找麻烦的,他只求一战,证明他赢白鹿,从不比任何人要差!

    赢白鹿是不争不抢这没错,但他自己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颜非烟刚想要说些什么,赢白鹿便抢先道:“颜姑娘,我说了,这件事情现在已经跟你无关。

    距离迎剑大会还有一段时间,越女宫应该不会连这点时间都耽搁不起吧?

    我跟吕兄也是老相识,这次只是分胜负,不是博生死,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迎剑大会。”

    说着,赢白鹿还拿出了一瓶丹药道:“这是八转丹药青龙乙木回天化生丹,任何伤势消耗都可以在短时间内修复。

    万一出现误伤,有着这瓶丹药在,也不会影响到接下来吕兄参加迎剑大会。”

    后方的楚休揉了揉脑袋,青龙乙木回天化生丹?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