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不请自来
    PS:感谢书友光速3Q一万四千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饕DE餮一万一千起点币的打赏。

    提到越女宫,陆江河的语气当中充满了不屑之意。

    在五百年前,别说整个昆仑魔教,就连他一个血魔堂都可以藐视大部分江湖宗门,一个越女宫他自然不放在眼里。

    显然在五百年前,越女宫的实力也并不怎么强。

    而且根据陆江河的叙述,楚休也差不多明白了越女宫的那天剑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尾妖狐这种东西在上古时期也是被称之为是天狐,乃是极其强大的凶兽。

    当然这个强大只是针对其他人而言的,对于昆仑魔教来说,这东西就是一个观赏宠物而已。

    昔日红莲魔尊都能够硬生生将其斩杀封禁,这东西对于昆仑魔教来说除了观赏,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毕竟是上古凶兽嘛,现在这个时代凶兽可是凤毛麟角,十分稀缺的。

    后来昆仑魔教被灭,众多门派也是瓜分了不少昆仑魔教内的宝物,这封禁着九尾天狐的的长剑便被越女宫所得到。

    按照陆江河所说,九尾天狐的残魂想要发挥作用,也必须定期给它喂食一些东西才行,就好似封禁着他陆江河的血魂珠一样。

    只不过陆江河的血魂珠不挑食,随便一些气血就可以,当然越是强者的气血效果就越好。

    至于这九尾天狐嘛,它所吞食的东西则是很稀奇,乃是武者的精气神。

    越是年轻潜力大的武者,他们的精气神便越加的旺盛,而且九尾妖狐只吞食年轻武者的精气神,年纪大的它也看不上。

    所以历来迎剑大会,所选出参加天剑洗礼的弟子才必须要求是四十岁以下。

    一名武者的精神气只够九尾天狐维持百年时间,前三十年的力量最大,可以让它帮助越女宫出手。

    后期力量便逐渐衰弱,百年之后若是再不吞噬年轻武者的精气神,它便会像陆江河一样,陷入沉睡当中。

    以前九尾天狐在昆仑魔教时,经常会有一些正道宗门的年轻弟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妄想着来除魔卫道,结果自然是很凄惨的。

    那时候这些家伙,便是九尾天狐的零食了,甚至都不用百年喂一次,有时候一年喂好几次都是有可能的。

    “被吞噬了精气神的后果会怎样?”楚休紧皱眉头问道。

    陆江河嘿嘿笑道:“死倒是不会,不过下场也不会很好的,轻者暂时废掉一身修为,就算是修炼回来了,也是潜力尽失,终身不得寸进。

    严重一些的,甚至会丢掉一部分的寿元,少年早衰。

    不信你问问那女娃娃,越女宫凡是参加过天剑洗礼的弟子,暗地里是领悟什么剑意,实际上又有几个能够再次出现在江湖人面前?

    英雄难过美人关,你那位朋友这次可要倒霉了。

    越女宫那帮女人整日里装的是冰清玉洁,昔日可是干过上我圣教自荐枕席的事情。

    否则那封禁九尾天狐的天剑只不过是我圣教内部的玩物而已,用法又怎么会让她们知道?

    保不齐是哪个色迷心窍的家伙透露出去的。”

    听完陆江河的话,楚休的面色略微有些阴沉。

    他昔日便猜测颜非烟接近吕凤仙另有目的,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算计的这么深。

    洛飞鸿看到楚休那边半天没出声,她刚想问什么,楚休便道:“越女宫邀请你了吗?”

    洛飞鸿摇摇头道:“我现在又不是洛家大小姐,她们怎么可能会邀请我?

    越女宫每次举行迎剑大会,其实就是摆场面示威,告诉其他势力,我越女宫现在又有实力了,你们小心着一些。

    所以每次越女宫邀请的都是江湖大派,武林名宿前来观礼,又怎么可能邀请我这种小角色?”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那好,我们一起去越女宫。”

    洛飞鸿一脸的奇异之色:“人家都没邀请你,你去干什么?”

    楚休淡淡道:“谁说没邀请便不能去的?越女宫不是想要大场面吗?不是想要邀请武林名宿给他们面子吗?不知道我楚休的面子,够不够大!”

    洛飞鸿听出了楚休的语气中,貌似有些不对。

    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她也是那种爱凑热闹的性格,如今有热闹可以蹭,她更是求之不得呢。

    越女宫的实力虽然一直都不怎么样,不过人家毕竟也是传承了数千年的大派,底蕴根基还是有的。

    所以越女宫召开迎剑大会,发帖的门派几乎都来了大半。

    当然来是来了,但越女宫的面子也没有大到让那些大派都派家主掌门这类的人物前来,所以大部分宗门世家只是随便来了一个人,就当是给越女宫捧捧场了。

    越女宫距离吴郡洛家其实不太远,正好处于吴郡跟江东郡之间,毗邻东齐最长一条江河都江。

    等到楚休跟洛飞鸿来到越女宫门前时,此处已经颇为热闹,众多越女宫的女弟子身穿一身素净的白衣,矜持礼貌的招待着到访的客人。

    不得不说,越女宫其实也算是很不容易了。

    这个江湖始终是以男人为主的,女人想要在这个江湖上出头,所要付出的困难可是要比男人更大。

    所以江湖这么多宗门,很少有全部都是女弟子的,越女宫便是其中之一,甚至还将其发展到了五大剑派的程度,也算是不易了。

    当然对于楚休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就算是再不易,关我屁事?敢算计他楚休的好友,越女宫便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一步步踏上越女宫的台阶,不得不说,女人的主掌的门派,就连审美眼光都不一样。

    楚休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各大派的建筑他也见过不少,其实大多数都是傻大黑粗型的,追求大气实用。

    拜月教倒是一副山清水秀的模样,那也是因为拜月教的地理位置好。

    而越女宫倒也真舍得下本钱,竟然用产自极北之地的雪山石来建造整个宫殿。

    这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不坚固,也不是阵法的载体,唯一的好处就是通体雪白透亮,很好看。

    雪白耀目的素洁宫殿,配上一身白衣持剑的越女宫弟子,倒还当真是有些人间仙境般的味道。

    不过此时负责迎客的越女宫弟子看到楚休和洛飞鸿走上来,她们的面色都不禁变了变。

    她们中或许有人认识这位曾经的洛家大小姐,也或许有人不认识。

    但正魔大战刚刚过去,谁又不认得他楚休?

    此时楚休一身黑袍迎风鼓荡,腰间悬挂着带着狰狞气息的天魔舞,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阴沉邪异的味道,跟越女宫的雪白素洁十分冲突。

    而且此时楚休脸上连丝毫的表情都没有,甚至有种下一秒就会突然抽刀砍人的架势,这种时候谁敢把楚休给放进去?

    况且这次正魔大战虽然越女宫没有参加,但越女宫可是货真价实的正道宗门。

    这次越女宫没参加只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可不能说她们改变了立场。

    楚休可是货真价实的魔道巨枭,隐魔一脉在外的门面,将他放进去,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还没等她们说话,楚休直接道:“北燕镇武堂大都督楚休,前来拜会越女宫林宫主,恭贺越女宫召开迎剑大会。”

    听到楚休一上来就把自己的身份摆在了北燕镇武堂大都督上面,这顿时让那几名越女宫的弟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朝廷算不算是魔道?有些时候,饭可以乱吃,但话却不能乱说。

    迎客的越女宫女弟子只得为难道:“楚大人见谅,这一次,我们越女宫貌似并没有邀请您来参加迎剑大会。”

    此时前往越女宫参加迎剑大会的武者也注意到了这一幕,这帮人立刻聚集在周围窃窃私语着,也没有着急进入越女宫内。

    楚休此时的名声谁人不知?他这次来越女宫,可是总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不过眼下正魔大战刚刚过去,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处于暂时休战,休养生息的阶段,看着楚休的意思,他还想要在这种时候找越女宫的麻烦?不过也没听说楚休跟越女宫有什么恩怨啊。

    楚休一脸理所当然道:“我知道你们没邀请我来,没关系,我不介意,我这人心大,更不会跟女人一般计较的。”

    楚休还在自己的空间秘匣里面掏了掏,貌似并没有什么适合当贺礼的东西,所以他直接掏出了两瓶回血丹扔给了那越女宫的弟子,大气的一挥手道:“这是我北燕镇武堂的特产,拿着吧,不用客气了。

    其他人可没几个带贺礼的,我这个人比较讲究,来其他门派做客,总要带着点东西不是?”

    那越女宫的女弟子拿着两瓶回血丹,一脸懵逼的神色。

    她此时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

    女人在江湖上虽然不是主流,但却都是有一些特权的,所以越女宫的迎宾弟子,一般没人会去为难,也没人忍心去为难这些娇滴滴的女弟子。

    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这时楚休的面色却是猛的阴沉了下来:“怎么,名字我也报了,贺礼我也给了,你们还不让我进去,你们越女宫,可是瞧不起我楚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