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目标
    楚休的灭三连城箭只施展过一次,就是上次在面对方金吾时。

    其实那一战并没有人见到细节,但最后楚休一箭贯穿那大佛时,远处的人可是都看到了。

    所以风满楼在书写关于楚休的资料时,自然也是带上了这些细节。

    在场的几人也都是听说过关于那一战的事情,此时看到楚休竟然摆出了这么一个起手式来,谁都知道,这定然就是昔日楚休射杀方金吾的那恐怖一箭!

    方才那一刀他们都挡的如此费力,更别说是现在楚休的这一箭,几乎是中者必死。

    之前一起围攻楚休时,他们的确是没有一个怂的,甚至哪怕他们中有人被楚休当场斩杀,那时候也不会有人选退缩。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明晃晃的拿箭指着他们,只要一松手,就会带走一条人命,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人,谁也不想自己成为那个人,这种心理压力,哪怕就算是虚言都承受不住。

    若眼前是大光明寺的生死危机,那虚言有胆气硬接楚休这一箭。

    哪怕他死了,其他大光明寺的弟子也会出手为他报仇的。

    但放到现在这种场合,虚言却是不想就这么没有意义的死了。

    八个人武道宗师被楚休一个起手式吓的狼狈逃窜,这一幕不光是有些惊人,更是显得有些滑稽。

    风满楼的江湖风媒就在高处的树上仔细观察着战场,不放过任何细节。

    之前他们都是以东皇太一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为主要目标来观察的,结果不知道何时这个目标却是换成了楚休。

    不得不说,楚休这个前来帮忙‘外人’却是表现的要比拜月教的武者还要激进高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夜韶南的亲传弟子呢,除了东皇太一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就属楚休所杀的人最多,造成的影响最大。

    看此刻楚休一个起手式便将八人吓的狼狈逃窜,这股威势还当真是有着一些魔道巨枭的感觉了。

    而此时场中,眼看着八人逃窜,楚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

    漆黑色的箭矢在魔弓当中凝聚着,那股骇人的力量就连楚休这个施展者都为之感觉到心悸。

    灭三连城箭,这可是昔日能够摧毁一座钢铁巨城的强大武技,现在的楚休来施展,恐怕也只是一个皮毛,甚至连这式武技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的威能都施展不出来。

    当然这种威力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已经足够了。

    上一次楚休施展灭三连城箭,因为没有经验,最后直接以气血凝箭这才射出。

    不过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第一次不熟生涩,第二次感觉就好多了。

    就好似现在楚休,他虽然也是爆发出了自己差不多所有的力量,但却没凄惨到要动用气血之力去凝箭的地步。

    三只手臂同时松开弓弦,瞬间一股绝强的魔气波动爆发而出。

    箭矢所过之处,万物凋零枯萎,那是一股极致的寂灭之力,万物皆灭!

    处在那箭矢所过之处的武者,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骇然之色,直接放弃缠斗,忙不迭的闪避,生怕楚休这一箭射偏,把他们给误伤喽。

    只不过令人讶然的是,楚休这一箭并没有冲着程庭山射去,也没有射向大光明寺的虚言,更没有射向风云剑冢跟真武教的那些武者,反而是直奔刑司徒而去!

    刑司徒祸水东引之后,他们并没有离的太远,反而是在不远处观察着楚休那边的战局。

    在看到楚休竟然直接全力一刀破局的时候,刑司徒还在暗中暗骂着帮正道宗门的武者还当真是不中用,还位列过风云榜呢,就这么点实力?

    结果下一刻楚休的灭三连城箭便已经爆射而出,在那一箭射出的瞬间,刑司徒便有了感觉,那一箭是冲着他而来的!

    原因很简单,箭出了一瞬间,一股骇然的恐怖杀机便已经将他锁定,甚至还有一种极其玄奥的感觉锁定在他的四周的。

    那股感觉就好像是天罗地网一般,将他周围所有的闪避之地全都封锁,他就好像是落在蛛网之上的昆虫,所谓的挣扎,只是徒劳!

    生死危机之下,刑司徒直接一口鲜血喷出,他身前的九阴红渊两柄长剑合而为一,强大的魔气跟血煞之气席卷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拦在身前。

    他身边的林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感觉到了那一箭射来的力量,顿时让他头皮发麻,周身直接燃烧气血,转身便逃。

    性命攸关,他此时还哪里顾得上昔日的交情和得不得罪袁天放了?

    而且随着楚休这一箭射出,在场的众人全都愣住了,谁都不知道楚休再搞什么鬼。

    方才还以一敌八,尽显魔道巨枭威势,怎么现在就忽然把冒头转向自己人,准备来一出‘除魔卫道’了?

    刑司徒在江湖上还是很有名气的,毕竟昔日他也曾经斩杀过众多五大剑派的武者,被五大剑派联手追杀而不死,也是一个人物。

    但谁都知道,他是隐魔一脉的大佬,‘十方老魔’袁天放的弟子,也是标准的隐魔一脉武者,怎么现在楚休又要杀他?

    楚休这一剑的威势影响太广,包括此时正在跟大光明寺因果禅堂首座虚静交手的袁天放都被吸引了过去,但等他看到楚休那一箭的目标竟然是刑司徒,他的面色骤然一变,怒喝道:“楚休!你大胆!”

    袁天放乃是一名身穿黑衣,一脸阴厉之色的老者。

    这位昔日巅峰时也是一个狠人,他貌似跟道门一脉有什么仇怨,经他手所杀之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道士。

    当初纯阳道门和真武教的真火炼神境强者都败在了他的手中,但自从他被老天师身边那位籍籍无名的老道士一拂尘扫飞之后,他就很少回中原了,特别是西楚之地。

    但败在龙虎山手中并不丢人,毕竟那可是道门第一大派,这也没有损害他魔道大佬的威严。

    不过如今楚休却是敢在这种场合动他的弟子,这也让袁天放异常的愤怒,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一般。

    他想要去救援,但他眼前的虚静却是轻笑了一声,周身佛光闪耀,身形一分为五,齐齐向着袁天放攻来,甚至让袁天放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的。

    大光明寺不算那些都已经开始隐修的老辈武者,虚字辈的武者中,最强的除了方丈之外,便是他们三大禅堂的首座了。

    其中虚云的实力最强也是最霸道,虚渡虽然看似不正经,但他最年轻,潜力也是最大。

    唯有因果禅堂的虚静几乎不怎么离开大光明寺,甚至连因果禅堂都不出,谁都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只知道他在因果之道上的造诣极高,堪称是大光明寺的大脑。

    在虚慈闭关,虚云执掌大光明寺的时候,一旦有大事发生,都必须要来跟虚静商量才行。

    这次可是虚静少有的出现在江湖人眼前的时候。

    在众人想来,这位神秘的因果禅堂首座肯定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实力定然也达到了真火炼神境。

    但其实虚静是真火炼神境这没错,但他却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和尚,脸上总是带着一副‘我已经看透了一切’的欠揍笑容。

    方才楚休出手他已经看到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何楚休会在这种时候自相残杀,不过魔道之间的自相残杀他不推波助澜,难道还要上去劝架不成?

    袁天放被虚静拦住脱不开身,他只得从空间秘匣中掏出了一面带着魔气,已经有些破损的大旗向着刑司徒的方向扔去,带着呼啸的魔气咆哮而来,想要帮他的弟子挡住这一击。

    这柄魔气大旗并不是他的兵器,而是昔日昆仑魔教一个堂口的战旗,虽然已经破损,但上面沾染了惨烈的魔血,力量却是要比之前更强,也算是一件宝物。

    原本他还打算将这东西送给自己的一个弟子当礼物呢,但现在为了救人也只能先用上了。

    但在楚休的灭三连城箭之下,那勉强赶到的大旗上面魔气汹涌澎湃,但却瞬息之间就被一箭穿透!

    刑司徒怒吼一声,已经放弃了无用的闪躲。

    他周身所有的力量气血都凝聚在了九阴红渊之上,双剑合一,爆发出的那股波动也是一样的骇人。

    但,依旧无用!

    漆黑色的箭矢只是受到了一丁点的阻挡,下一刻,刑司徒的九阴红渊便已经开始碎裂。

    这两柄昔日用了无数剑者鲜血所锻造出来的魔兵终于在楚休的手中,彻底粉碎!

    漆黑色的寂灭之力爆发。

    刑司徒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箭刺入他的心脉当中,一个黑点开始扩散,刹那之间,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生机便都已经被这寂灭之箭所吞噬一空!

    全场顿时目瞪口呆。

    楚休却是仿若无物一般,径直来到刑司徒的身前,魔血大法施展而出,将其身上剩余的一些的气血也给吞噬一空。

    虽然之前刑司徒燃烧了一些精血,不过毕竟没烧空,还是有一些的。

    又吞噬了这么多武道宗师强者的鲜血,楚休体内的血珠这才传来了一个波动。

    它,吃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