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当世魔道第一人!
    沈天王所说的人王剑乃是昔日上古之时,人族一位王者的佩剑。

    应该说那都不是上古了,而是上古的上古,人族还是一个个部落时候的蛮荒时期,一位人族王者用天地之力所锻造出来的一柄剑,内蕴无穷的伟力。

    甚至剑王城的名字都跟这人王剑有关。

    只可惜现在这柄人王剑已经断裂,但就算是断裂的人王剑,也只有剑王城的创派祖师一个人能够驱动,据说剑王城那位创派祖师便是昔日那位人族王者的后代,有着其血脉在,所以才能驱动人王剑。

    如今沈天王想要动用人王剑,便只能集合三名真火炼神境强者的力量,强行将其驱动。

    人王剑便是整个剑王城的根,数千年来只动用过数次,每一次都是在剑王城生死危急的时刻才被血祭催动。

    而且这么多年了,除了创派祖师外,人王剑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剑王城。

    这一次剑王城竟然准备动用人王剑来对付夜韶南,可想而知沈天王究竟是下了多大的魄力,才做出这种决定来的。

    数日的时间,从北燕到东齐,再到西楚,整个江湖风云涌动,都是夜韶南一个人掀起来的,此时哪怕是再不关心江湖局势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之感。

    西楚,十万大山,断肠崖。

    此处虽然名为断肠崖,但却风景秀丽,让人心旷神怡,并没有什么断肠的感觉。

    实际上断肠崖来自于一个凄美的爱情传说,总之是各种虐心,听完之后让人大呼苍天不公这类的东西。

    传说中的男女主人公死后,断肠崖上便长满了断肠草,这是一种看似美丽,但剧毒之物,乃是拜月教断肠蛊的主要喂养材料之一。

    此时在那断肠崖之上,夜韶南负手而立,眼眸当中好似有着日月星辰升起轮转般的古朴沧桑之感。

    他身边有着一座繁复的阵法,燃烧着炙热的魔焰。

    在那魔焰当中,一柄奇怪的兵刃在其中被灼烧祭炼,缓缓转动着。

    说它奇怪,那是因为它并非是寻常的刀剑,而是一柄好似弯月一样的东西,一面都是锋刃,没有握柄,上面遍布着奇异的花纹,瑰丽而又神秘。

    夜韶南在等。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谁,但他知道,该来的,自然会来。

    此时远在断肠崖十余里外的一处山崖上,一名穿着华丽锦袍,但却身材矮胖,相貌丑陋的中年人正神色紧张的挪动着眼前的阵盘,在那阵盘上方,竟然就是整个断肠崖上的模样。

    那中年人身后还跟着齐元礼和一些风满楼的武者,他们手中都拿着大量的元石灵晶等蕴含天地元气的东西,准备随时填入阵法当中。

    这看似丑陋不起眼的中年人便是风满楼现任楼主,‘百晓天下’方非凡。

    风满楼对江湖秘闻烂熟于心,但方非凡却是十分神秘,寻常时候他甚至连风满楼都不出,只在楼内负责整理一些资料,但却能够操控天下风媒,相当于风满楼的大脑。

    但这次的事情太大了,大到甚至连让风满楼的江湖风媒都不敢靠近。

    哪怕是方非凡和齐元礼这种武道宗师擅自靠近这种级别的大战,估计都撑不了多级,余波就能送他们上路。

    但这一战风满楼却是不想错过,所以他们只能动用秘法,消耗大量的天材地宝,在十余里外用投影来观看这一战。

    这时候齐元礼忽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来了!”

    众人向着投影中看去,只见半空中佛光降临,大光明寺方丈虚慈脚下步步生莲,踏空而降,周身佛光圣洁无比。

    叹息一声,虚慈道:“昆仑魔教的教训就在眼前,夜韶南,你又何苦去走独孤唯我的老路?”

    “老路,有些路为何独孤唯我走得,我便走不得?”

    夜韶南看向虚慈,声音平静道:“真正让我惊讶的还是你,世人都说你不如虚云,现在你已经向整个江湖证明了,上代方丈没选错人,你比虚云,走快了半步。”

    虚慈摇摇头道:“世人愚昧,贫僧却不能跟着他们一起愚昧。

    贫僧并不需要向世人去证明什么,我便是我,为何要不如别人,又为何要比别人强?”

    “说的没错!世人愚昧,蝼蚁所言,若是当真,那才叫做愚蠢!”

    黑龙咆哮之声响彻天地,赢家那位老祖身形落下,脊梁挺直,宛若龙脊,一行一动犹若龙行虎步一般,气势非凡。

    风满楼其他的弟子一脸的懵逼之色,这位是谁?

    看其功法,应该是商水赢氏的人没错,但商水赢氏何时有这么一位强者?

    方非凡眯着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道:“你们这帮兔崽子记性就是差,五十多年前,商水赢氏的老家主‘龙王’赢嗣低调的将家主之位传出去后便沉寂无声,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现在看来,人家却是悄无声息的跨过了龙门,成为了真龙王!

    这位赢家的老龙王,昔日可是脾气强硬火爆,当初我便不相信他会就这么选择低调的圆寂归墟,现在看来,果然不出我所料。”

    几名风满楼的弟子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无奈之色。

    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都没出生呢。

    天下江湖的资料那么多,身为江湖风媒,哪怕是齐元礼都不可能记得住现在江湖上的所有资料,更别说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方非凡之所以能够当风满楼的楼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是真的能够记住自己所看到的任何资料,任何事情,简直就是过目不忘加永久储存,所以他才能当这个楼主。

    赢嗣踏前一步,目光直视着夜韶南,沉声道:“拜月教想走昆仑魔教的老路,可以,不过老夫今天便要做一次拦路人了,你能闯过去,整个商水赢氏都不会拦你。”

    赢嗣没说夜韶南闯不过去会怎样,他知道,夜韶南从做出决定开始,他便已经知道了后果。

    “何苦来哉呢。”

    一声叹息传来,真武教的陆长流也来了。

    左手拂尘右手剑,拂尘是宁玄机的,剑是他自己的。

    “陆道长不用多愁善感了,魔道就是魔道,如果他们能够安安分分,那还叫魔道吗?

    道理讲不过,那便用剑来讲理!”

    剑王城三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齐聚,沈天王背着一具铁盒,好似异常沉重。

    看到剑王城那三人,赢嗣微微皱了皱眉头,眼中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

    其实在场这几人前来拦住夜韶南,理由都很纯粹。

    虚慈是大光明寺的方丈,无论他是真火炼神境也好,还是天地通玄境也罢,他都必须要来。

    而赢嗣是想要在临死之前尽情一战,不留遗憾。

    陆长流是为了整个江湖而来的,就好像他的祖师宁玄机一样。

    只有剑王城那三人,他们是带着一身功利而来的。

    就在这时,夜韶南忽然一抬头。

    “该来的,都来了。”

    六个字落下,夜韶南一挥手,那还在魔焰当中祭炼着的月刃却是瞬息之间便已经成型,上面闪耀着璀璨的月华光辉,自魔焰当中升起时,竟然仿若皓月当空,刹那之间,整个断肠崖上,日月同辉!

    夜韶南的魔兵早就已经祭炼好了,但他一直都在等,等该来的人,血祭魔兵!

    闪耀着璀璨锋芒的月刃带着骇然的呼啸声,犹如斩破虚空一般,向着剑王城那三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斩来。

    沈天王身后的铁匣打开,一柄带着的斑斑血锈的青铜断剑已经浮现在了半空当中。

    那虽然只是半柄断剑,但那上面的气息却无比的骇然强大,临空而立,好似王者君临,天地万物尽皆拜服,就连天地元气都是不由自主的涌入那断剑之内。

    沈天王、孟阳河、独孤离三人手捏剑诀,锋锐的剑气涌入人王剑之内,断剑之上瞬间绽放出了耀目的光辉。

    但是夜韶南那月刃却是带着无与伦比的锋芒划过虚空,月辉之下,斩破一切,虚空都好似在这月刃之下被分割成了两截。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人王剑竟然被那月刃直接斩飞,半空中爆发出了一股骇人的波动,锋锐之气四散,沈天王等三人的剑诀彻底崩溃,三人齐齐一口鲜血吐出,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一击,仅仅只有一击人王剑便已经被击溃,他们三人当即便被重创。

    这跟沈天王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夜韶南的实力,怎么会强悍到这种程度?

    一声叹息传来,虚慈一步踏出,周身无数的佛影隐现而出,密密麻麻,万千佛陀遍布虚空,无尽的佛音梵唱从半空当中响起,化作无边佛国将夜韶南笼罩在其中。

    赢家老祖赢嗣周身黑龙怒啸,黑色的罡气化作黑龙盘旋在他周身,一拳轰下,龙吟千里,天地元气都在他这一拳之下所崩碎,拳势还没有彻底落下,夜韶南脚下的断肠崖就已经在他这一拳之下开始晃动崩裂!

    两名的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出手,其威势简直如仙似佛,随手一击,便好似能够碎天裂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