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战开端
    刑司徒气急而走,楚休等人也该到了分好处的时候了。

    当然楚休等人也还是有分寸的,没有当着孟敬的面就开始搜尸体,那样也有些太不把西楚朝廷当回事了。

    他们直接把尸体搬到城外的一处地方,这才开始翻找着。

    昔日这帮家伙从昆仑魔教内所得到的宝物,应该都随身带在身上,不过这东西还剩下多少,谁也不知道。

    这些东西被地魔堂献给了拜月教一部分,这些年来,他们自己肯定又消耗了不少。

    留存的要么就是他们没用的和暂时无法使用的,但肯定是至宝无疑。

    那几位武道宗师身上的东西,自然是由楚休等人来分了,其他地魔堂武者身上的东西,则是由其他隐魔一脉的武者来分。

    一共六人,从他们身上的搜来的东西还真不少,有地魔堂本身的传承秘法遁地秘法,还有其他昔日昆仑魔教传承下来的功法,和一些珍奇的材料丹药,其中竟然还有兵刃。

    那是一柄断剑,看其模样虽然很寻常,甚至连神兵都不是。

    当然其前身可能是神兵,但现在却不是了。

    但那断剑之上却是散发着一股极致的凶厉煞气,甚至放在地上,地面上都凝聚了一层冰霜,草木枯萎。

    沈血凝眼睛一亮道:“这把剑我要了,诸位没有意见吧?”

    在场的几人并没用用剑的,当然没有意见。

    楚休这时候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紧紧盯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样很奇怪的东西,圆溜溜的,猩红色,上面没有任何的气息,就好似寻常的宝石一般。

    但这东西却是从林宝煌的身上搜出来的,并且装着它的秘匣可是用极其珍贵的深海玄铁所打造,上面的阵法都是重新封印的,就是为了保护这东西。

    真正让楚休在意的是感觉。

    在看到这东西的一瞬间,楚休的内心便有一种渴望,他想要这东西!

    所以楚休直接道:“这东西,我要了。”

    在场的几人都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显然他们也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跟楚休去抢,没认出来宝贝,那是自己眼拙,可不能怨人家太精明。

    分完了东西之后,众人本打算先回去的,不过却是正好碰上了半路前来的褚无忌。

    “你们暂时不用着急回去了,魏老他们也正在向着西楚赶来。”

    楚休神色一凝,问道:“正道宗门已经准备动手了?”

    褚无忌点了点头道:“夜韶南在十万大山边缘的断肠崖上炼制魔兵,据说这乃是昔日拜月教先祖留下来的兵胚,一旦功成,足以媲美完整版的昆仑魔教三大魔兵。

    夜韶南都已经做的如此明目张胆了,你认为其他人还坐得住吗?大战一触即发,我等也要做好准备了。

    这一战拜月教赢不了不要紧,我们只要让拜月教别输的别太难看就成了。”

    褚无忌如此说着,其实这一战的关键不在他们,而在断肠崖那里,在夜韶南身上。

    夜韶南胜,拜月教便胜,夜韶南败,拜月教也一样败。

    听到褚无忌的话,楚休倒是对夜韶南那一战很感兴趣。

    这可是位列至尊榜的强者,能看到这种级别的强者出手,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

    只可惜楚休就算是赶去看热闹都不成,因为看这种热闹,是会死人。

    武道真丹境的修为在寻常武者眼中就已经是巅峰了,乃是可以开宗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但在夜韶南这种已经达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看来,却是跟蝼蚁没什么两样。

    天地通玄,临空而舞,已经仿若仙神一般。

    这世间没有真正的仙佛,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便是当世神佛,观看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战,一个余波都容易死人。

    时间回到数日之前,大光明寺内。

    虚渡正捧着他的酒葫芦,小口抿着。

    这次他酒葫芦里装的可真是水,而不是酒。

    这种时候,虚渡可是真的没心思喝酒了。

    正魔大战一触即发,他也想要前往西楚,可惜大光明寺总要有人留守的。

    就好像是那不安分的楚休一样,若是连自己都不在,大光明寺内无人治得了他,他都能把北燕江湖的天给掀翻喽。

    就在这时,大光明寺的中心院落内,一道佛光冲天而起,刹那间,金色的佛光将原本有些阴沉的天色染得金碧辉煌,佛音梵唱之声自半空中落下,好似佛陀降临一般。

    而且半空当中,那些被染成金色的云朵竟然开始涌动着,最后竟然真的汇聚成了一尊万丈大佛,盘亘在半空当中,法相庄严,俯瞰世间!

    虚渡的酒葫芦掉在地上,他却好似没有察觉一般,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半空,喃喃道:“方丈师兄,突破了?”

    一直以来,大光明寺的高层武者,最有名气的一直都是妄念禅堂的首座虚云,同样在虚字辈的武者当中,虚云的天赋也是最高,最惊艳的一个,甚至江湖公认,虚云的实力深不可测,同阶武者当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逼得虚云动用全力的。

    与虚云相比,虚慈这个方丈就显得很没有存在感了。

    甚至整个江湖人的人都不知道,上代方丈为何选择了虚慈来当这个方丈,而虚云也没有争夺。

    这么多年来,有不少人说虚慈这个方丈名不副实,不如虚云等等话。

    面对这些流言,虚慈从来就没有发怒过,他只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关修行,但在其他人看来,他这纯粹就是逃避,怕有人拿他跟虚云比。

    但只有虚渡这样跟虚慈关系很亲近的人才知道,虚慈,可并不比任何人要差!

    此时看到这幅模样,感受到这股威势,虚渡哪里还能不知道,虚慈已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足以位列江湖至尊榜!

    只要虚慈以这个实力走出大光明寺,一切的谣言都将不攻自破。

    这方丈之位,虚慈名至实归。

    下一刻,金色的佛光消散,那震撼无比的大佛也是随之消失,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眯着眼睛,面带慈悲的老和尚突兀的出现虚渡的面前。

    “虚渡师弟,你又偷喝酒了。”

    虚渡好像吓了一跳般,连忙道:“这次我真没喝酒,方丈师兄你看,这是水好不好。”

    虚慈摇摇头道:“你心中有酒,喝什么都是酒,一样犯了戒律。”

    虚渡的面色一黑,无语道:“我说方丈师兄,这种时候你还跟我打什么机锋?你已经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了?”

    虽然虚渡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要等虚慈亲口说出来他才放心。

    虚慈点点头道:“踏入了,这个境界就好似一扇门,推开了,你便能进去,推不开,强行砸门,门反而会锁的更紧。”

    虚渡一脸无语的看着虚慈,方丈师兄突破境界之后依旧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就不能说点通俗易懂的?

    “拜月教的事情如何了?”虚慈问道。

    他虽然在闭关,不过每天都有弟子在他闭关的禅房外汇报情况,所以对于大局,虚慈一直都在掌控之中。

    虚渡想了想道:“貌似有消息传过来,夜韶南离开了拜月教,前往断肠崖炼制魔兵,据说这件魔兵乃是拜月教创派先祖留下来的兵胚,异常强大,数代拜月教教主都想要将其炼制成功,但却都失败了。

    不过一旦成功,威能将堪比昔日昆仑魔教的三大魔兵。

    说起来这夜韶南也是够有意思的,炼一件兵器还换个地方,拜月教那么大,还装不下他了?”

    虚慈看向远方,淡淡道:“夜韶南是在等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他当真已经强到在门内走的比我等更远了吗?”

    虚渡刚想问他是什么意思,便见虚慈一步踏出,身形已经临空,化作金光直接远遁,几乎是刹那之间便消失不见。

    御空飞行这种东西,其实严格来说只有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能够办得到。

    武道宗师那不叫御空,只能说是跳得高一些,停的时间长一些。

    而真火炼神境虽然也能够办到,但却并不持久。

    真火炼神境的御空是用自身强大的罡气,联动周围的天地元气来达到御空的效果,所消耗的,仍旧是自己的力量,不过人家财大气粗,消耗得起。

    唯有到了天地通玄境界,以武道感悟天道,自身便已经是这方天地中的一部分,硬生生以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自己周身这一方天地的规则,让天地之力拖着自己飞行,这才算是真正的御空。

    虚渡呆呆的看着虚慈飞走,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喊道:“师兄你等等我!带我一个啊!”

    浮玉山正魔大战的规模太小,这次正魔大战可是自从昆仑魔教覆灭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正魔大战了,场面一定刺激的很,虚渡也自然也是想要去见识见识的。

    但此时虚慈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反正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速度也是恐怖至极,几乎是眨眼间人就已经没影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虚渡。

    虚云不带他也就算了,虚慈也是不带他,最后他还是落得一个看家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