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拜月教的礼物
    江湖和庙堂虽然互相对立,但却也不是一直都是敌视的态度。

    而且双方在高端力量上究竟谁占据优势,那可还不一定呢。

    只不过如今楚休竟然敢出言威胁西楚朝廷的人,这也算是极其大胆了。

    当然楚休这也算是柿子挑软的捏,若是面对东齐和北燕朝廷的人,楚休可不敢这么说。

    西楚朝廷的实力在这里摆着,他们是绝对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地魔堂而去跟隐魔一脉硬拼的。

    没等孟敬那边做出答复,楚休便已经动手了。

    带着冲霄煞气跟魔气的一拳径直落下,直奔林宝煌而来,一旁的孟敬却也是下意识的躲闪到一边去,脸上带着恼怒的神色。

    他虽然愤怒楚休的嚣张跋扈,但他却是真的不能出手。

    地魔堂这边的事情他已经汇报给了朝廷那边,朝廷那边的意思是见机行事。

    很简单,如果隐魔一脉没有出动太大的力量,那朝廷就出手帮忙。

    反之隐魔一脉那边若是动用的力量太强了,那就抱歉了,西楚朝廷也不想的掺合到魔道之间的个人恩怨当中。

    就在楚休等人出手的时候,刑司徒等人还在城内漫无目的的寻找着。

    暗谍司怎么说也是西楚朝廷的秘密部门,若是随便就能被他们给打探出来,那也未免太草率了一些。

    外加刑司徒等人也不想在江都城内动手,所以速度就更慢了,这也因得当初选择跟随刑司徒的那些武者也略有些不满。

    当即便有一名同样是真丹境修为的中年武者报怨道:“我说刑司徒,这你计划到底考不靠谱?这么多天了,我们一直都在江都城闲逛,等我们找到人,估计正魔大战都已经打完了!”

    刑司徒冷哼道:“又不是我让你跟着我来的?你现在后悔想去加入另外一边,估计就连人你都找不到!”

    那名武者刚想要发怒,便感觉到城外传来了一阵罡气爆发的波动。

    那绝对是数名真丹境的武道宗师交手才能够造成的波动!

    一瞬间,在场的众人都想到了什么,纷纷下意识的看向刑司徒。

    方才你还说楚休到现在都没影,结果人家那边都布好局,已经动手了。

    刑司徒的面色微微一红,但他立刻大喊道:“别愣着了,再不出手的话,我们可是连汤都喝不上了!”

    一群人对视一眼,立刻向着城外疾驰而去。

    而此时苗疆拜月教内,一名地魔堂的武道宗师亲自带着人来这里求援。

    地魔堂现在就只剩下七名武道宗师了,这种实力并不弱,起码远超大部分顶尖宗门了,除了不能跟有着真火炼神境的大势力相比,其余门派地魔堂还当真不惧。

    只不过跟他们巅峰时期比,现在的地魔堂已经很衰弱了,而且地魔堂的武者都知道,他们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实力,一丁点都不能弱于人。

    其他门派弱,他们只会缓缓走向衰败,但这个过程中说不定还有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

    但地魔堂可不一样,因为他们的实力变弱,等待他们的结局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整个地魔堂都对有关于隐魔一脉的事情极其的敏感,在接到消息之后,他这位武道宗师可是亲自前来,以示诚意。

    这些年来地魔堂对拜月教可是一直都恭敬有加,逢年过节的孝敬可是少不了的。

    而且出乎预料的是,这一次前来接待他的竟然是东皇太一。

    自从浮玉山正魔大战之后,拜月教东皇太一之名天下皆知。

    在江湖人的心中,东皇太一的位置甚至是仅次于夜韶南的,所以此时看到竟然是东皇太一亲自来迎接他,这名地魔堂的武道宗师还有一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见过东皇太一大人。”

    那名地魔堂的武道宗师对着东皇太一恭敬一礼,然后急切道:“大人,隐魔一脉那帮疯狗趁着拜月教跟正道激战期间,对我地魔堂下手屠戮,我门内已经有数名天人合一境的精锐死在了对方的手中,还请大人为我等做主啊。”

    东皇太一了然的点了点头,淡漠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那地魔堂的武者一愣,这就完了?这也太干脆利落点了。

    以前接待他的都是九大神巫祭中的其他人,大部分人还都会跟他闲聊几句,或者是有什么指示等等。

    这位东皇太一大人倒是好,一句话就给他打发了,那这件事情拜月教到底是管还是不管,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这些那名武者都想问,但他却是不敢问。

    他也是第一次接触东皇太一,天知道对方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性格,自己若是问多了,会不会惹地方发怒。

    不过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他的脚下却是有着漆黑的魔焰升腾而起。

    这股魔焰焚烧着罡气元神,甚至都已经灼烧了数息的时间,才被那名武者所感知。

    他调动的周身所有的罡气抵挡,回身怒喝道:“为什……”

    话音刚刚落下,东皇太一手捏印决,魔焰大盛,顷刻之间,那名武者从头颅之下,尽皆被灼烧成了一堆飞灰,只留下脑袋跌落到灰烬当中,还带着死不瞑目的眼神。

    东皇太一拍了拍手,同为九大神巫祭之一的山鬼走了进来,看都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指着地上的头颅,东皇太一淡淡道:“把这东西送到隐魔一脉去,就当是额外赠送他们的礼物了,让他们出手的时候别藏着掖着。”

    山鬼收起了地上的头颅,点点头,忽然问道:“大人,这么关键的时刻,教主却是不在这里,万一那帮正道宗门的人打上门来,我们一时之间岂不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东皇太一猛然间抬头看向山鬼,凝视着他,直到看的他心中发慌,刚想要开口询问时,虚空忽然传来了一声爆响,山鬼直接被一个无形的巴掌给抽飞了出去,嘴角当时便有鲜血流淌而出。

    目光阴沉的看着山鬼,东皇太一冷声道:“教主也是你有资格质疑的?你又知道什么东西?

    有着教主的拜月教才是真正的拜月教。

    教主离开,正是因为他要把所有正道宗门最巅峰的力量给吸引过去。

    若是教主呆在这里,一旦打起来会是什么模样?我拜月教数千年的基业将会彻底被打残,看看现在的昆仑山上,昆仑魔教连一丁点的残瓦都找不到了!”

    东皇太一走进一步,贴近的山鬼的脸,面无表情道:“这一次本座当你说错了话,迷了心窍。

    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去质疑教主。

    否则的话,山鬼这个位置,你不想来坐,拜月教中有的是人想来坐!

    九大神巫祭只是一个称号,除了我之外,其余八个究竟是谁,并不重要。”

    说完之后,东皇太一身形一动,已经消失在了屋子当中,只留下满头冷汗的山鬼,仍旧是心有余悸。

    他此时甚至不敢去怨恨,因为方才那一刻,他是真感觉东皇太一会杀了他的!

    拜月教这边的事情暂时没人知道,此时江都城那边,林宝煌已经顾不得去想拜月教什么时候来救他们了,他此时应该考虑的是自己如何才能在楚休的手中逃得一命!

    树的影,人的名。

    楚休以前在江湖上都是以小一辈当中俊杰黑马的身份出现的,众人认可他,只是因为他和张承祯的确是在年轻一代中无人可与之比肩。

    而随着楚休斩杀方金吾之后,楚休的名声甚至已经超越了张承祯,足以跟那些排在风云榜前列,可以搅动风云的强者比肩了。

    林宝煌没怎么关注过楚休,只因为对方乃是隐魔一脉的人,所以他才下意识的了解过一些关于楚休的资料。

    他本以为那些资料上说的已经够夸张了,谁承想今天一交手他才知道,楚休本人,甚至比那资料上描述的更加夸张!

    从自身的力量底蕴到战斗经验再到武技,甚至是对于武道之上的一些理解都远超他这位已经晋升武道宗师几十年的前辈。

    狂攻之下,林宝煌已经不想再坚持了,他只想逃命!

    留下命在,地魔堂才在,他若是死了,光靠其他那些不成器的弟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地魔堂可就要彻底衰败了。

    所以在感觉到自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林宝煌的身形一边后撤,一边手中结印,地面上阴气升腾,化作一个阵形彻底将楚休给笼罩在其中,而他自己的脚下也是出现了一座阵法,他整个人竟然好似‘融化’在泥土当中了一般,身形彻底消失不见,甚至就连气息都是如此。

    地魔堂之所以名为地魔堂,就是因为地魔堂秘传的这‘遁地’秘法。

    遁地并不是以罡气遁入地下挖坑那么简单,地魔堂的遁地秘法是融合。

    天清地浊,好似两仪之力一阴一阳般,地下之内阴气旺盛浓郁。

    地魔堂的功法在平日里修炼时,便是遁入地下,汲取地下的阴气魔气来修行。

    等到交战时,也可以身融地下,无声无息,最适合偷袭暗杀。

    昔日地魔堂能够偷袭到那么多昆仑魔教的武者,其中一个是他们的确是没想到地魔堂会背叛,第二个便是因为地魔堂这种遁地秘法在偷袭上,效果的确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