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猜对了
    PS:感谢书友墨笑璇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在场的众人没有人是傻子,在看到那干尸的一瞬间,又联想到了极北飘雪城之前的表现,这一切都已经够明显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极北飘雪城老祖一直都没有露面?因为他早就已经死了!

    为什么极北飘雪城老祖非要得瑟到十年便举办一次寿辰?那是因为白寒天等人怕外人知道极北飘雪城老祖已死一事,所以在用尽一切方法遮掩,而遮掩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真的’放在众人的眼前。

    而看到此时这一幕,白寒天和白寒风的面色都变得惨白无比。

    暴露了,他们遮掩了几十年的秘密,终于暴露了。

    其实极北飘雪城老祖已经死很久了,从他刚刚才开始闭关隐修后不久,就因为自身在练功时出了岔子,导致旧伤复发而亡。

    那时候白寒天根本就不敢把这个消息给泄漏出去,因为他们极北飘雪城所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在白家老祖踏入真火炼神境之后,极北飘雪城便开始疯狂的扩张着,这其中得罪了多少人,结下了多少的仇家恐怕就连极北飘雪城自己都不清楚。

    因为有着白家老祖坐镇,所以现在极北飘雪城才能够如此有恃无恐,不过一旦白家老祖死了,极北飘雪城将要面临的处境白寒天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所以白寒天情急之下便想出了这么一招来,利用他们极北飘雪城秘传的阵法,来保留尸体上一部分的力量,然后每十年进行一次寿辰,由白寒风躲藏在里面,模仿着白家老祖说话,利用阵法放出气息,就是为了营造出一种假象,白家老祖还活着。

    只不过白家那阵法可不是用来保存尸体的,而是为了保存活人的。

    有些武者若是受伤过重导致陷入了濒死状态,便可以用这阵法来吊着一口气,直到找到可以救治的方法为止。

    但这阵法所消耗的可并不是寻常的力量,而是跟这名武者有着至亲关系,并且很年轻,有着充盈活力的鲜血。

    这些年当中,每一次寿辰,白家都会选择一名天赋出众的年轻弟子献出鲜血来,灌注到阵法当中,而这些鲜血则是能够维持阵法十年。

    虽然说献出鲜血的武者并不会死,但却会元气大伤,基本上这辈子也就废了。

    而且因为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虽然说他们都是极北飘雪城的弟子,但白寒天也知道,不是每个弟子都愿意为了家族而选择去牺牲自己的前程的。

    为了确保他们不会把这些东西说出去,白寒天只得将他们全都关押起来,对外则是称这些人在被老祖指点过后便全都去闭关了,而闭关之后则去闯荡江湖,一直未归。

    这种借口用一次两次行,但用的多了,其实极北飘雪城内部已经有人感觉到不对,甚至是怀疑了,白无忌就是如此。

    只不过他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害自己,一开始他还没有注意,但后来他却是意外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这才开始调查,但最后的真相却是让他不寒而栗,他的父亲,竟然真的打算牺牲他,来为一个死人当燃料!

    此时的白无忌就站在旁边,存在感极低,但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悲哀之色。

    记得昔日极北飘雪城联手楚休对聚义庄出手时,楚休杀了聂东流,结果却是引得聂仁龙暴怒甚至是入魔。

    那时候白无忌便想要问问白寒天,自己若是也被人杀了,他会不会也像聂仁龙那般拼了性命为自己报仇?

    不过怕伤感情,这句话白无忌却是并没有问出口。

    而现在这句话已经不用问了,现实已经告诉了白无忌一切。

    在白寒天的眼中,极北飘雪城的利益,是摆在他这个儿子之上的。

    反正他也不止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这一次他也并不是要杀了白无忌。

    虎毒不食子,但他把这个儿子养这么大,现在要借用他身上的一点东西,难道不行吗?

    楚休这时候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摇摇头道:“啧啧,白城主,说句实话,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会玩,竟然用一个死人吓了整个极北之地的武林这么多年,啧啧,有想法。”

    “楚休!你该死!”

    白寒天的面容顿时扭曲了起来,向着楚休狂攻而来。

    与此同时,白寒风也是如此,脸上带着暴怒之色向着楚休杀来。

    这个秘密两兄弟隐藏了这么多年,只要能够隐藏到他们白家再出一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那白家老祖便可以从容逝世了。

    结果这一切却都被楚休搅黄了,眼下秘密暴露,第二天这件事情便会传遍整个北燕武林,他们极北飘雪城直接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昔日跟他们极北飘雪城有仇怨的武者会算计着怎么才能够报仇,就算是眼下这些势力,他们对极北飘雪城定然也是心存不满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送了极北飘雪城多少贺礼?合着他们都是送给了一个死人,这么多年来,他们竟然给一个死人祝寿祝到现在,现在一想想,简直就是晦气。

    楚休身形向后撤去,元神之力凝弓化箭,灭魂箭接连射出,精神力强大的简直让人咋舌。

    数箭齐发,暂时拦住了白寒天和白寒风二人,他冲着梅轻怜跟庞虎大喝道:“走!”

    极北飘雪城的事情已经暴露,楚休用不到继续在这里跟白寒天等人拼到底了。

    极北飘雪城毕竟传承了数千年,就凭楚休三人就想要灭门,怕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在极北飘雪城内,定然还有着底牌在。

    不过接下来便有极北飘雪城头疼的了,他们可是将要面对无数昔日曾经得罪,现在得罪过的敌人。

    这些人单个前来,根本就不是极北飘雪城的对手,但一拥而上,极北飘雪城也是够受的。

    庞虎和梅轻怜看到楚休想走,他们也是及时脱身。

    那些寻常的极北飘雪城弟子靠着外物或许可以挡得住他们一时,但他们想走,这些人却也是拦不住的。

    临走之时,楚休还特意隐蔽的看了白无忌一眼,做了一个手势,他相信白无忌会看明白的,而且白无忌也不敢骗他。

    这次的事情可是白无忌透露出去的,他的把柄,可就在楚休手中攥着呢。

    他若是敢骗楚休,楚休只要将消息告诉白寒天,相信白寒天肯定会愤怒到大义灭亲的。

    眼看着楚休等人从容退走,白寒天阴沉着面色,但却并没有去追击。

    一个是以楚休等人的实力,一旦他们离开了极北飘雪城自己再追上去,那可就说不定是谁杀谁了。

    况且眼下可是还有着天大的麻烦在等着他们呢。

    在场一些人直接拂袖而去,冷笑道:“你们极北飘雪城玩的好路数,却是把我等当白痴在耍,这个教训我等记下了,以后,你们极北飘雪城自己玩去吧!”

    话音落下,众人转身便走,白寒天想要拦,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拦。

    任千里也是带着还有些懵逼之色陈金庭离去,显然他还没有从这一连串的变化中反应过来。

    看到陈金庭这幅模样,任千里不由得冷哼道:“看出什么来了吗?在江湖上行走,先把自己的实力给修炼到家才是关键。

    他楚休今日凭什么敢在极北飘雪城搅风搅雨,就凭他哪怕猜错了,极北飘雪城老祖还活着,他也有逃命的底气。

    就你现在这幅实力还想要跟楚休叫板,差远了!”

    任千里这并不是在教训陈金庭,而是想要彻底让自己这位师弟明白,他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他师父这辈子就收了他们两个弟子,而且两个人的差距太大,所以并不存在互相竞争之类的事情,反而任千里还盼着陈金庭能够出头。

    方金吾毕竟是老了,极北飘雪城老祖都已经死这么多年了,方金吾还能活多少年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北燕朝廷内,任千里其实并没有靠山,他的靠山便是方金吾。

    等哪天方金吾死了,他这一脉可就剩下他和陈金庭两个人了,如果陈金庭能够争气一些,两个人还能够互相扶持。

    而此时楚休等人出城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在极北飘雪城外十余里的地方等待着。

    他之前给白无忌一个手势,就是让他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便能够找到他们,他相信,白无忌会来的。

    庞虎摸着脑袋,啧啧摇头道:“这帮大派中人就是心眼儿多,这招都能够想出来,甚至还骗了其他人几十年,这么多年来,就没有人发现。”

    梅轻怜在一旁道:“应该不是没有人发现不对,而是就算有人感觉到不对,但却也没人敢去尝试。”

    说着,梅轻怜还瞥了楚休一眼:“毕竟江湖上可找不出来几个像你这般大胆的,我说,你就不怕你猜错了,白家老祖没死?”

    楚休淡淡道:“猜错便猜错了,谁敢保证自己一辈子都是对的?白家老祖哪怕是还活着,估计自身也快成冢中枯骨了,这么一个老家伙,我打不过,但还是逃得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