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四十一章 真相大白
    陈金庭江湖经验少,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但任千里却是老江湖了,并且在朝廷庙堂之上历练,与人勾心斗角,他的心机可不少。

    眼下这种情况他已经明显看出有些不对来了,这种时候最好还是看热闹为妙,尽量不要掺合到其中。

    眼看着楚休又向着自己望来,白寒天当即便道:“诸位,寿辰结束,老祖准备要传授小辈武功,诸位也请回吧。”

    楚休却是并没有走,他反而向前一步踏出,笑了笑道:“着什么急嘛,我说了,只要让我见一见白老前辈,我立刻便离开。”

    “楚休!你这是在故意找事情!”

    话音落下,白寒天一挥手,立刻便有大批极北飘雪城的弟子涌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休等人。

    这些人有些正在准备启动阵法的,还有些手中则是拿着弓弩对着楚休等人。

    寻常的弓弩自然是无法对付武道宗师的,他们手中的弓弩都是特制的,上面铭刻有符文,虽然说单个的弓弩,武道宗师境的强者轻易就可以击碎或者是闪避,但眼下上千支弓弩箭矢齐射,威能还是很惊人的。

    看到这一幕,庞虎和梅轻怜都是一脸的警惕之色,站到了楚休的身旁,但此时楚休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来参加极北飘雪城老祖的寿辰,楚休一直都感觉有些怪异。

    其他人或许都是来习惯了,他们还感觉很正常,但楚休这次来却是感觉很别扭。

    直到白无忌给他暗中传递消息,楚休的心中这才有着一个隐约的猜测。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还需要楚休去验证才行。

    他猜对了,极北飘雪城可就要倒大霉了,万一他若是猜错了,那可能就要面对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追杀。

    面对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楚休自然是不敢硬抗的,只不过昔日面对罗神君时他都撑过来了,此时面对一个老迈的真火炼神境强者,他自然也有着逃离的把握。

    只不过眼下看来,他估计是没有跟真火炼神境强者交手的机会了。

    楚休在这里闹的这般厉害,结果极北飘雪城那位老祖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这位要么就是隐忍到了极致,要么就是这其中有鬼!

    白寒天越是遮掩,便越是显得他有些色厉内荏。

    天魔舞被楚休拿在手中,他直接冷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这就是在直接找事情!

    白寒天,陛下让我来跟你讲条件,那是给你脸面,结果你却给脸不要脸,那也就别怪我下手狠辣了!”

    原本楚休在这里闹事还真没找到个借口,本来他是准备拿昔日的恩怨当借口的,不过正好想到了项隆一事,他便将其给直接说了出来。

    这句话的效果很好,之前还有一些跟极北飘雪城有些交情的势力准备插手,不过一听到楚休的话,他们却是立刻便熄了这心思。

    如果这件事情是楚休自己的决定,自己在这里搞事情,那他们还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手。

    但眼下却是牵扯到了北燕朝廷,这不得不让他们谨慎起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随便插手的好。

    白寒天听到楚休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对他白家不依不饶的,他此时也是有些后悔。

    之前楚休都已经跟他说了,朝廷要在极北之地驻军,主要防的并不是他极北飘雪城,而是大光明寺。

    但那样一来,极北飘雪城也要受到一些限制,外加他怕影响到极北飘雪城的名声,被江湖人认为是他怕了楚休,怕了朝廷,便一时之间没有答应。

    结果谁承想,这楚休竟然疯到直接在极北飘雪城内搞事情。

    无奈之下,白寒天将目光望向白家老祖闭关的屋内,大门再次打开,一股属于真火炼神境的强大威压轰然降临,比之前还要狂暴数倍。

    “小辈大胆!我极北飘雪城又岂是你能够随意撒野的地方?

    念在你是朝廷中人的份上,老朽放你一条生路,还不快滚!”

    这时楚休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放我一条生路?抱歉,我这个人死心眼儿,生路不喜欢走,却偏偏喜欢走死路!”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的天魔舞直接斩落,带着滔天的魔气跟血煞之气爆发而出,这一刀魔性深重,其恐怖的气息甚至让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心中震颤。

    而且最让人惊骇的是,楚休这一刀竟然是直面白家老祖那闭关隐修的门户而来,他这是要干什么?膨胀过头了准备挑战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虽然的在场的众人都承认,楚休的实力的确很强,虽然他只是刚刚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初入这等境界便已经是巅峰了。

    楚休虽然还没有到武道真丹境的巅峰这么夸张,但起码同境界的武者中,他能胜得过八成。

    但楚休再强也只是武道真丹,面对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哪怕对方有些衰老,他胜算也不会高的。

    准确点来说,他楚休就不会有胜算,只有狼狈逃命和被当场斩杀两个结局。

    白寒天看到这一幕却是神色巨变,他怒喝道:“全都出手,拦住楚休!”

    话音落下,白寒天一掌拍出,强大的寒冰掌力冻结一切,掌力所过之处,尽皆冰封,罡气凝结空气中的水气,竟然化作一条寒冰巨龙,向着楚休当头砸落!

    而与此同时,无数闪耀着罡气的剑势向着楚休笼罩而来,地面上也是有着阵纹闪耀,化作一股股的力量向着楚休三人袭来。

    这便是大派的底蕴了,哪怕没有武道宗师境界的高手,但就只靠一些外物,便能够挡住强敌出手了。

    “帮我掠阵!”

    楚休话音落下,直接一刀将那冰龙斩的粉碎,向着白寒天冲去。

    而庞虎和梅轻怜则是在那里帮楚休去抵挡那阵法和仿佛是无边无际一般的弓弩箭矢。

    这种打法让梅轻怜和庞虎很不适应,他们宁愿上前冲杀,也不愿意在这里被一群人消耗围攻。

    这便是大派底蕴,哪怕就算是没有武道宗师出手,靠外物也一样能够让对手知难而退。

    上次白寒天见到楚休时,楚休还不是武道宗师,那时候他斩杀聂仁龙的一幕便已经给了他极深的印象。

    楚休最强的,不是他的刀法也不是他的内功,而是楚休那骇人的爆发力!

    这种爆发力才是最让人感觉到绝望的,突然来这么一次,不死也要被重创。

    那时候的楚休便能够斩杀聂仁龙,眼下楚休成功晋升武道真丹境,他的实力甚至已经让白寒天看不透了。

    但再看不透,他也是一样要出手,否则,极北飘雪城数千年的基业便危险了!

    寒气森然刺骨,楚休的脚下冰蓝色的阵法凝聚,随着白寒天手中印决捏出,他脚下一只只巨大的冰凌犹如长枪一般,带着无边的锋锐的刺向楚休。

    有着天子望气术在,这种级别的攻击根本就别想碰到楚休的边,被他轻易便闪躲了过去。

    但那冰凌长枪落空后竟然直接爆裂,散发着一丝透骨的寒意渗入到了楚休的体内,好像是在冻结凝滞他的真气一般。

    而且这种力量邪异到一时半刻楚休根本就无法清除,竟然让他的动作越来越慢。

    这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动手的缺点了,人家究竟有多少的底牌,有多少的布置你根本就不知道,相反你的准备才是最少的一。

    白寒天趁此时机,手中寒意大盛,伸手一拉,无边的寒冰罡气被他凝聚成了一柄湛蓝色的长枪,带着撼动山河一般的强大气势,直奔楚休而来!

    “有形无势更无意,差太多了!”

    用枪戟这种长兵器的武者,首重气势,直接以力压人。

    就好像是吕凤仙一般,他那方天画戟砸落,简直就好像是在碎山一般。

    而洛飞鸿虽然是女子,但她的枪法却也是大开大合,霸道至极。

    现在白寒天这种所谓的枪法甚至还比不上的洛飞鸿呢。

    在那寒冰长枪刺来的一瞬间,楚休收刀结印,周身顿时燃烧起了炙热的佛光!

    换日大法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刹那间他周身的气血都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直接将那寒气彻底排空。

    大日如来虚影在楚休身后闪耀着,双掌合十,佛印落下,寒冰长枪直接被轰碎,也同样将白寒天也轰退数步,让他的脸上都泛起了一阵潮红来。

    而与此同时,楚休却是毫不停留,并没有继续攻向白寒天,而是直接一掌落下,换日大法那强大的直接爆发到了极致,转眼间便轰碎了白家老祖闭关之地前的阵法,就连那门户都已经塌陷。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的众人已经感觉有些不对了。

    楚休公然在极北飘雪城内肆意出手,简直嚣张狂妄到了极致,为何白家老祖还不出手?

    难不成,白家老祖出了什么问题?

    眼看楚休还要动手,白寒天此时的面色已经是惊恐无比,他想要拦截,但却快不过楚休出手的速度。

    又是一记佛印落下,直接将白家老祖那闭关之地彻底轰碎。

    浮现在众人眼前的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真火炼神境强者,而是一具被阵法所守护的干尸,其上还散发着真火炼神境强者的威压。

    还有一直都没露面的白寒风就站在那干尸的身旁,催动着阵法。

    一瞬间,众人貌似什么都已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