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龙虎榜第一的对决
    面对张承祯,楚休一身的战意还是很高昂的。

    昔日在小凡天之内,张承祯以一敌五,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可以说是拿楚休等五人当作是踏脚石。

    但其实那个时候楚休并没有动用全力,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暴露身份,一些魔道功法他也无法使用。

    而如今楚休已经可以展现自己的全部力量,同时他也是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跟张承祯的差距再度缩小,他不认为自己这次依然会败。

    无论是张承祯还是楚休,他们的实力都已经不能用常理去待之,交手一招之下,袁吉所在的道观直接就被他们给轰碎。

    而与此同时,周围其他道观中的那些道士也都围拢了过来观看着。

    这些道士都是依附于龙虎山的一些道门散修,有些实力,便在龙虎山脚下建立道观,分一些香火。

    只要这些道士听话,那天师府便也不去管他们,反正对于天师府来说,他们倒也不差这一丁点的香火。

    若是平常时候有人来挑衅,不用天师府出手,他们就能争着抢着把人给解决了。

    但现在知道对方是楚休,这帮人精一样的家伙也没人敢动手。

    之前张承祯没来的时候,楚休跟张全宗交手闹出的动静也是一样不小,结果他们可是连看热闹的都没有,直到张承祯出现,他们这才冒头,不过他们也只是看个热闹,不会白痴到掺合到这种事情当中去。

    等到烟尘散尽,楚休和张承祯伫立在原地,但他们身旁却是一片废墟,以两人为中心,大地都已经寸寸龟裂,显得恐怖至极。

    在场的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句实话,张承祯能有现在这种实力,他们并不觉得夸张。

    令他们惊骇的是楚休竟然也有着这种级别的实力,这可是有些出乎他们预料的。

    而此时站在废墟当中,楚休手中的天魔舞一顿,周身魔焰冲霄,再次轰杀上去。

    刀势暴烈,每一刀斩下,都带着惊天的死意跟魔气。

    张承祯手中的胜邪虽然也是邪气凛然,但实际上胜邪之上的雷纹却是有着镇魔之威,剑出鞘,雷鸣闪动,无尽的雷霆炸裂当中,刀剑相交,两个人一时之间竟然拼了一个势均力敌。

    不过就在这时,张承祯右手出剑,左手却是手捏印决,五雷正法随手甩出,而且还不止一道五雷正法,而是几十道!

    强大的雷鸣之力牵动天地,方圆百丈之内,天地元气被抽成一空,尽成无边雷狱!

    这便是雷鸣金丹的威能,可以转化天地之间任何力量成为雷霆之威,眼下张承祯虽然才刚刚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不久,他的实力却是已经要远超九成的武道宗师了。

    在一旁观战的张全宗不禁松了一口气,果然承祯出手就是靠谱,那楚休再如何嚣张,此时也应该被解决了吧?

    但张全宗的话音刚落,便见一个魔影竟然犹如利刃一般,浑身都包裹着骇然的魔气,直接将那无边雷狱给斩开!

    张承祯有着雷鸣金丹在,楚休也是有着不灭魔丹在身。

    周围那巨大的雷霆轰在楚休身上,那滋味的确是不好受,但他体内的不灭魔丹却是在疯狂的转动着,吸纳着周围那所剩不多的天地元气,更是可以直接吸纳那雷霆之力化作魔气护体,哪怕楚休就算是被轰到了内腑碎裂的程度,不灭魔丹仍旧可以将力量转化,将其快速的治愈。

    所以眼下的楚休只是面色发白,但他周身的魔气却是凝练到了极致,一刀斩下,憾山破海,七大限之威,直接便撕裂了那无边的雷狱!

    破海这一招的威能实在是太过惊人,就算是以现在张承祯的力量都不敢与之硬撼,所以他手捏印决,身后一尊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神影浮现,手捏雷符,一个个雷符挡在楚休身前,但却都被他那霸道至极的一刀所粉碎。

    但张承祯的内力修为也并不薄弱,他是一个没有任何缺点的人,光靠着那密密麻麻的雷符消耗也能够挡住楚休。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张承祯不相信,楚休能够一直都保持值得如此强大的力量。

    果然,虽然张承祯那密密麻麻的雷符虽然没有挡住楚休的破海一刀,但却能够不断的消耗对方的力量,消耗到自己可以将其抵挡住的地步。

    就在距离楚休等人交手的不远处,还有一队人也在向着龙虎山脚下走来。

    那一队人的打扮十分奇怪,其中一名女子骑在黑豹之上,身穿白衣,蒙着面纱,正是拜月教圣女。

    而她身旁除了有几名身穿苗疆衣物的武者陪同时,还跟着邪极宗的叶天邪。

    扛着自己血蛟枪,叶天邪其实是有些郁闷的。

    他虽然不怎么喜欢出风头,但却也并不喜欢就这么跟在女人后面跑来跑去的。

    只不过眼下拜月教已经成为了魔道第一大派,起码对于整个明魔一脉来说是的。

    邪极宗作为明魔一脉的宗门,肯定是唯拜月教马首是瞻的。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别看正道宗门一个个都云集在西楚狙击拜月教,明魔一脉这些魔道宗门也有不少云集在西楚。

    叶天邪跟着拜月教圣女也是邪极宗的命令,往小了说是培养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将来叶天邪执掌邪极宗,拜月教圣女也成长起来,成为拜月教真正的核心人物,双方的关系好了并没有坏处。

    甚至邪极宗还存在着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想要跟拜月教联姻。

    只不过这个想法就连邪极宗的宗主都没有对外说过,历代拜月教的圣女可没有一个能够出嫁的,这件事情他也就是自己想想而已。

    跟在拜月教圣女的后面,叶天邪看着拜月教圣女这么长时间以来根本就没干什么正经事情,他不由得嘟囔着:“圣女大人,咱们费这么大的力气去找一个被聂仁龙从北燕撵出去来的家伙,有意义吗?还不如去战场之上厮杀几圈。”

    拜月教圣女瞥了他一眼,轻哼道:“你懂什么?大光明寺因果禅堂的虚静在因果推算之上太过恐怖,就连大祭司都不是对手。

    不赶快再找几个擅长卜算推演的人来,我拜月教吃亏更大,这袁吉虽然是被聂仁龙给吓走的,不过其号称是北燕第一相士,并不是吹出来的,哪怕就算是在整个道门一脉中,他在卜算之道上的造诣虽然比不过顶尖的那几位,但也是一流的。”

    叶天邪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不找那些顶尖的,非要废力气去找这家伙?他再强也是比不过虚静的。”

    拜月教圣女摸了摸坐下的黑豹,淡淡道:“那些顶尖的卜算大师散修出身的屈指可数,就算是有,实力也是异常强大,关系也是复杂无比,这样的人我们可请不来,教主亲自出手还差不多。

    但袁吉比不过是比不过,不过多一个人,起码能挽回一些颓势,大不了多找几个袁吉这样的人来。”

    就在两个人交谈的时候,远处一阵阵交手的波动传来,有着拜月教圣女跟叶天邪熟悉的魔气,还有着雷霆霹雳之威。

    拜月教圣女喃喃道:“是张承祯!天师府那帮牛鼻子不是说封山了嘛,他又是在跟谁交手?”

    话音落下,拜月教圣女立刻带着人奔着前方而去。

    此时楚休跟张承祯交手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双方脚下的大地都直接被强大的罡气所撕裂,轰出了一个方圆几十丈,深达数丈的大坑来。

    这两个人可都是全力出手,楚休连七大限都用了出来,张承祯也是将他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法相之威给动用到了极致。

    不过此时双方还都有余力,他们两个人一个凝聚了雷鸣金丹,还有一个则是凝聚了不灭魔丹,哪怕是这种级别的交手,仍旧撑得住。

    全力出手分不出胜负来,想要真正的决胜负,那双方便要真正将搏命的底牌拿出来了。

    张承祯看着楚休,忽然摇摇头道:“我一直都以为我最后的对手会是宗玄,没想到竟然成了你。

    你道佛魔三家法门同修,此时,怕是还有底牌未出吧。”

    楚休淡淡道:“你不也是一样?天师府的雷鸣金丹应该不止这么一点作用和威能。”

    不灭魔丹真正的威能要等搏命之时才能够发挥出来,而雷鸣金丹的作用可不止单纯的多吸纳天地元气化作雷霆之力那么简单。

    只不过无论是楚休还是张承祯都知道,再打下去,那就不是分胜负,而是决生死了。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忽然传来:“两位昔日并列龙虎榜第一的俊杰激战,我却没看到,当真是可惜了,要不然你们再打一场?”

    楚休和张承祯回头望去,拜月教圣女正带着人望着他们。

    叶天邪看着楚休的目光带着一丝复杂之色,有不甘也有不服。

    昔日他败在楚休的手中,只不过那时候楚休还是以林烨的身份出现的。

    从那次开始,叶天邪便回到邪极宗苦修,拼命一般的苦修。

    等到他突破天人合一境,准备来找林烨报仇时,林烨已经成了楚休,并且独战正道武林,名动江湖。

    这种差距大的简直让他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