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一十五章 秘地
    楚休这一招很管用,起码对于方才那些硬气无比沧澜剑宗弟子来说是如此。

    随着人数越来越少,剩下的人直接崩溃,有些弟子甚至哭喊着主动冲上来大声道:“我说!沧澜剑宗的秘密我全都知道!”

    楚休随便一挥手道:“行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我不需要带路的人,还留在这里的,后果自负。”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在场那些沧澜剑宗的武者全都逃离,就只剩下最开始站出来的那名武者。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楚休这一招的确是毒辣的很,没有人是真正不怕死的,他这也算是将人心给了解一个透彻,玩弄到了极致。

    楚休看向唯一那名不走的武者,他淡淡道:“你为何还不走?你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那名年轻武者苦涩一笑道:“怕,怕的要命,但沧澜剑宗后山祖地有秘宝的消息,就是我透露出来的。

    我也没想到,这半真半假的谣言竟然会引来这么多人的窥伺,我愧对祖师,还有什么脸面逃命?”

    话音落下,那名年轻武者竟然直接一掌拍向自己的心脉,当场自尽。

    他这种行为也算是赎罪了,原本沧澜剑宗还能留下一丝传承的,但随着他来了这么一出,沧澜剑宗一脉可就彻底灭绝了。

    其实在场的这些人,无论是那些要面子的大派中人还是心狠手辣的楚休,只要这些弟子别拦着他们,乖乖的配合,他们都不会滥杀无辜的。

    但沧澜剑宗有秘宝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山脚下可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散修武者在等着捡便宜呢,这件事情早晚会传遍整个江湖的。

    到时候江湖上一些武者肯定认为沧澜剑宗的弟子身上有着绝世功法在身,定然会用尽手段抓捕他们,想要逼问出秘法的。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对于大部分的武者势力来说,宁杀错不放过才是明智的决定,可想而知接下来沧澜剑宗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惨状,甚至连一名弟子都剩不下来都是有可能的。

    前方没人挡路,楚休直奔沧澜剑宗的后山而去。

    方才那些弟子有些是硬气的没有交代,但有些却是真的把他所知道的详细情况都给楚休说了一遍。

    沧澜剑宗那后山密地内的情况虽然没人知道,但这些弟子这么多年来,一些真真假假的八卦总是听说过的,楚休也差不多听懂了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想得到,沧澜剑宗那看似跟神话传说一般的故事,竟然是真的?

    只不过这么多年来,进入沧澜剑宗后山祖地闭关的武者无数,其中还都是沧澜剑宗最为出色的掌门和弟子,结果却只有沈白一个人修炼成功了那功法,可想而知其条件究竟有多么的苛刻。

    其他人看到楚休的动作,也是纷纷跟了上去。

    方才只有楚休逼问出了一些消息来,他们跟着楚休肯定没错。

    沧澜剑宗的后山祖地并不大,根据那些弟子所说,这地方应该是有一条密道才对。

    只不过开启密道的方式只有掌门知晓,眼下柳公玄和沈白都死了,自然也就无人知晓这密道的开启方式了。

    当然对于楚休这种级别的武者来说,既然没有开启的方式,那就强行开启好喽。

    楚休脚步向着前方重重一踏,强大的罡气瞬间渗入底下,整个后山都颤动了起来。

    感受到这股力量,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纷纷一变。

    在场的这些武道宗师,无论是韩庭一还是程庭峰,或者是风云剑冢的那位武道宗师,他们都骇然发现,在力量底蕴之上,楚休这个后辈甚至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

    他们其中最长的踏入武道宗师境界都已经有二三十年了,结果在力量底蕴之上还是不如楚休。

    当然他们倒也不会因此就认为自己不如楚休。

    对于武者来说,力量底蕴只是实力的一部分,他们这帮剑道高手玩的是技术,有着强大的剑道造诣在身,一分的力量甚至能让他们发挥出十成来。

    所以无论是这些老一辈的剑道高手,还是方七少这样的,他们主修的都不是自身的力量,而是对于剑道的领悟。

    而此时在楚休的接连踏步之下,地面开裂,那布满了机括阵法的密道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被楚休手持天魔舞,直接斩开。

    沧澜剑宗那密道可并不是昔日那位强者所留,只是沧澜剑宗的先祖后期所建造的,其中加持的阵法也并不是那么强大,根本就挡不住楚休几刀的。

    密道入口碎裂开,楚休毫不犹豫,直接进入其中。

    这地方既然是沧澜剑宗后期所建造的,那就表明应该没什么危险才是。

    从那些沧澜剑宗武者口中楚休也得知过,这地方倒也有一些历代沧澜剑宗的弟子误入过其中,但也没什么事情,所以应该是安全的,楚休也用不到其他人探路,自己直接抢占了先机。

    而看到楚休的动作,其他人也是不甘落于人后,纷纷争抢着进入那地道当中。

    地道下方乃是一座极深的地洞,当楚休进入其中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尊极其显眼的白骨。

    那具白骨通体洁白如玉,虽然只剩下白骨,但其上却是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剑意来。

    对于这具白骨生前来说,剑意已经浸淫到了他的骨子里,哪怕如今只剩下枯骨一具,也依旧是剑意冲霄!

    这时韩庭一等人也是下到了地洞当中,在看到那白骨的一瞬间,他们受到的震动甚至要比楚休都大。

    他们毕竟都是剑者,自然知道能够修炼到这一步究竟有多么的难。

    这白骨生前定然是一位剑道修为通天的惊世强者!

    不过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楚休却是已经动手了。

    周围墙壁之下刻画着的功法楚休虽然没仔细看,但应该就是昔日沈白所得到的那部功法。

    虽然沈白得到的是一部剑法,对于楚休来说除了触类旁通的了解一下,并没有直接的用处,不过这毕竟是一部顶尖的剑道秘法,只要拿到那便是赚到。

    随着楚休手中长刀斩落,瞬间一大块墙体直接被他斩落,连带着上面的功法字体被楚休收入囊肿。

    看到楚休的动作,其他人顿时都暗骂了一声。

    谁都知道楚休擅长刀法还有拳掌指印等等诸多功法,但他擅长的东西里面,唯独却没有剑法。

    一个用刀的跟他们这一群用剑的来争夺这剑道秘典,楚休这种行为纯粹就是损人不利己。

    不过骂归骂,在看到楚休的动作之后,他们也是忙不迭的出手,开始割裂那墙体之上的功法,不管能不能凑齐,先抢来一部分再说,大不了以后再跟其他人进行交换就是了。

    眼下这座地洞虽然不小,但却也不大,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么多武道宗师一齐交手的力量。

    众人也怕直接把这地洞给轰碎了,谁也得不到好处,所以都收敛着力量。

    这时楚休忽然心中一动,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这地洞当中,最珍贵的应该就是墙壁上的这功法。

    但这功法这么多年来,沧澜剑宗这么多人见过修炼过,却都失败了,唯独成功了一个沈白,可想而知修炼这功法的难度有多少。

    而按照沧澜剑宗的弟子所说的蛛丝马迹来推断,那就算已经成了枯骨,但仍旧浑身剑气冲霄的强者才是缔造了沧澜剑宗的存在,他随手留下点东西,便成就了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

    这样的人哪怕真的死了,也不能将其当成是寻常尸体来对待,就好似楚休体内的琉璃金丝蛊,便是佛宗高僧的佛骨炼成的。

    所以楚休身形一动,直奔那冒着剑气的白骨而去。

    在场的众人一愣,随后便有人反应过来,想要拦截,但却已经迟了。

    不过就在楚休已经站在那白骨的身前,想要将其收入空间秘匣中时,他的罡气刚刚触碰到那白骨,一瞬间,白茫茫的剑气吞噬了一切,将整个地洞中的所有人,都给笼罩进入其中,等到楚休再次睁眼时,他却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周围乃是一片荒草遍地的山崖,楚休走到山崖顶端往下一看,百丈的山崖下,还有几名坐忘剑庐的弟子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

    楚休挑了挑眉毛,看来山洞当中所有人都被卷到了这里,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另外一个世界还是单独的空间?

    这地方应该以前沧澜剑宗的弟子都未曾发现过,不过想想倒也正常。

    按照沧澜剑宗那些弟子所说,整个沧澜剑宗都是这位强者所留下的一丁点传承缔造出来的,可以说他的地位要比沧澜剑宗那位祖师都高。

    历代沧澜剑宗武者进入地洞当中闭生死关,对其肯定是尊敬至极,不敢有丝毫的冒犯,怎么可能像楚休一样,还想将人家收入空间秘匣中,所以一直都没有触动这白骨。

    想到沧澜剑宗,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猛然间跃到山崖的最高处的大树上,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知道自己究竟在哪了。

    自己仍旧在沧澜剑宗,只不过不是现在的沧澜剑宗,而是万年之前,还没有被人一剑斩开,形成沧澜江的沧澜剑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