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魏郡之行
    昏暗的大殿当中,项隆一脸怒容的看着下方五殃道人和楚休。

    “朕将镇武堂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般回报朕的?

    自相残杀,别人还没怎么样,自己就先打成了一团,让外人看笑话。

    你们一个是一派掌门,一个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还有没有一点大局观了?”

    随着项隆怒喝,五殃道人分辨道:“陛下明鉴,贫道可是一直都在老老实实的暗中去策反燕淮南,结果眼看着都要成功了,就是这楚休忽然插手,导致事情彻底失败,这楚休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楚休淡淡道:“我公报私仇?简直就是笑话!

    你我同为镇武堂的人,但你对燕淮南动手又何时告诉过我?

    昔日北燕组建诛魔联盟,燕淮南便是参与者之一,怎么,我现在去找他的麻烦难道还不对了?”

    五殃道人冷哼道:“那你为何在我出面之后仍旧还要对燕淮南下死手!?”

    楚休寸步不让:“笑话!燕淮南可是要杀我!人要杀我,我便杀人,这有什么错吗?”

    “杀你的是燕淮南的女儿,不是燕淮南!”

    “那好啊,改天我让人去给五殃道长你也下一个断肠蛊,然后再杀了那个人给你一个交代,这件事情是不是就跟我无关了?”

    “强词夺理!”

    楚休跟五殃道人两个人吵着吵着火气便浓了起来,若不是顾忌着这里乃是皇宫,他们两个人都容易直接抄起刀剑互怼。

    “都给朕闭嘴!”

    项隆怒喝一声,道:“行了,这件事情暂且就这么算了,你们两个人各退一步,谁也不要找谁的麻烦,若是让朕知道你们再来这么一出,必将严惩!”

    说完之后,项隆一挥衣袖,直接将他们两个人全都撵了出去。

    等到楚休跟五殃道人离去之后,项隆脸上的暴怒之色却是忽然消失,变脸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像。

    一个隐藏在阴影当中的老太监站在项隆的身后,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道:“陛下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江湖人就是江湖人,没有规矩,野性难驯!”

    项隆摆了摆手道:“无妨,江湖人的事情就应该让江湖人解决,否则朕把五殃道人和楚休找来干什么?

    朕不问过程,只看结果,他们就算是打的再凶,只要没有威胁到我北燕的利益便可以了。

    韩公公,自从镇武堂成立这段时间以来,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那韩公公想了想道:“变化倒是挺大的,眼下大光明寺等北燕的顶尖宗门都被吸引到了西楚去,随着楚休在掌控巨灵帮,并且吞并压服了十余个北燕的武林势力之后,其他武林势力人人自危,做事都不敢太过张狂了。”

    项隆一挥手道:“那不就得了?管他们打生打死,只要能够降服北燕武林,那就足够了,神武门北燕大派,平常便不服王道教化,无论是燕淮南到底是死还是臣服,对我北燕朝廷来说都有利,既然如此,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韩公公低着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陛下的心思不是他可以随意揣测的,总之陛下认为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

    离开皇宫之后,楚休和五殃道人都是一扭头,直接不欢而散。

    虽然最后项隆也没有责罚谁,不过最后吃亏最大的还是五殃道人。

    从楚休开始对巨灵帮下手时,五殃道人便已经利用自己手中神武门先祖所留下的东西来策反燕淮南了。

    眼看只差一步就能够成功,结果却是被楚休给搅黄了,这可是相当难受了。

    回到镇武堂之后,楚休详细的梳理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镇武堂的事务,并没有什么需要特殊处理的。

    大光明寺现在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北燕这边了,其他如同皇甫氏和极北飘雪城这样的宗门也是明哲保身,并没有跑来找他的麻烦。

    所以楚休这边也准备动手前往魏郡了。

    魏郡一行楚休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只是带了唐牙等十几名实力不错的心腹,至于梅轻怜嘛,她则是留守在镇武堂。

    对于剑法这种东西,梅轻怜并没有兴趣,她只是吩咐楚休,要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别忘了她一份就可以。

    魏郡通州府内,楚休行走在通州府的大街上,心情倒是还有一些复杂的。

    这里是他的起家之地,也是他诸多秘密需要掩饰的地方。

    就比如他那个便宜老爹的龙骑禁军身份,现在就算被人查出来自己也不用担心。

    以现在楚休的身份和地位已经不用怕东齐朝廷那边如何如何了,况且他跟东齐的二皇子关系还不错。

    根据楚休来之前的情报,沧澜剑宗已经彻底废掉了。

    柳公元死了,沈白死了,窦广臣又带着一众沧澜剑宗的精锐在小凡天内死在了楚休的手中,整个沧澜剑宗已经彻底破败了。

    可以说整个沧澜剑宗的破败衰落跟楚休是绝对脱不开干系的,说他一手毁了沧澜剑宗倒也不为过。

    如今的沧澜剑宗已经被清除掉七宗八派之一,楚休上门去逼问一些东西,倒是简单的很。

    不过等楚休带着人来到沧澜剑宗的山门时,他却感觉有些不对。

    沧澜剑宗的山脚下人实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武者都聚集在这里,看其模样,不光有北燕的武者,甚至还有东齐的武者。

    看到这一幕楚休顿时一皱眉,沧澜剑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引来了这么多人?

    只不过其他人看到楚休前来,他们却是要比楚休还要诧异。

    “是楚休!他竟然也来这里!”

    “这倒不奇怪,毕竟昔日便是楚休斩杀了沧澜剑宗的沈白,他发现一些东西倒是很正常。”

    “听说楚休在北燕之地肆无忌惮的横行,杀了一个血流成河,有没有北燕之地的兄弟说说是什么情况?”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楚休径直走上沧澜剑宗的山门,等到了山顶处之后,他却发现有更多的武者都在这里,而且还都是大派出身,实力不弱,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剑派中人,其中以五大剑派的人为首,光是楚休认识的便有不少。

    这其中有沧澜剑宗的‘无锋剑’程庭峰,坐忘剑庐的‘空明剑’韩庭一。

    其中有一人看其打扮应该是风云剑冢的武者,不过楚休却不认识。

    看到楚休前来,在场的众人也是看了楚休一眼,都是一皱眉,没有什么好脸色。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楚休身后传来:“咦,楚兄你怎么在这里?你一个用刀的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楚休一回头,却看见方七少把手中的剑扛在肩膀上,剑首一边是油纸包裹的烧鸡,剑柄一边则是两个酒葫芦。

    方七少扛在身上的那柄长剑跟他之前的长剑有些不一样,剑柄和剑鞘都是湛蓝之色,散发出了一股幽森的冷芒来,还没出鞘便感觉不一般。

    楚休之前倒是听说过消息,因为方七少晋升龙虎榜第二,所以剑王城提前将剑王城的神兵,也是位列天下名剑谱第二十一位的神剑惊鲵给了方七少。

    楚休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下,方七少奇怪道:“楚兄你看什么呢?”

    “我看看你们剑王城其他人来了没有,他们若是看到你如此侮辱神剑,估计会揍的你连酒都喝不下去。”

    方七少嘿嘿一笑道:“既然给了我,那生是我的剑,断了还是我的剑,反正是我的剑,我想怎么用,那就怎么用,他们可管不着。”

    说着,方七少扔给了楚休一个酒葫芦道:“忘了说了,祝贺你晋升为武道宗师,别忘了,这里面起码还有我一部分的功劳呢。”

    方七少说的是东齐联盟围攻他时,他跟楚休公平一战的事情。

    但实际上那一战只是让楚休在天子望气术的领悟上增加了一些,楚休能够踏入武道宗师,他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罗神君才对。

    看着楚休的目光望来,方七少一摊手:“好吧,不是一部分,一丢丢总是有的吧?”

    楚休没接茬,只是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道:“上次回剑王城之后你没被罚?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剑王城的人没跟来?”

    方七少打开烧鸡,掰了一个鸡腿递给楚休道:“当然没被罚,那帮老家伙舍得罚我?只不过你跟张承祯接连踏入武道宗师境界,那帮老家伙有些着急了,就算比不过你跟张承祯,起码也不能跌落到第三以后。

    他们也知道整天关着我也没用,所以便放我出来,让我寻找踏入武道宗师的机缘和灵感喽。”

    楚休看了一眼方七少拿鸡腿的手,并没有去接,而是从烧鸡上又撕下来一个鸡腿。

    方七少撇了撇嘴道:“矫情!”

    “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沧澜剑宗的?还有这帮家伙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楚休咬了一口鸡腿,把目光望向程庭峰等人。

    方七少诧异道:“怎么,你难道不是为了沧澜剑宗留下的宝物而来的吗?据说沈白便是拿到那宝物,才有着跟你叫板的实力。”

    一听这话,楚休顿时一皱眉,手中下意识的一用力,鸡腿被他无意中泄漏出的一丝罡气震的粉碎。

    方七少又撇撇嘴道:“浪费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