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零六章 祝贺
    燕南神武门在北燕之地也算是大派,但细数之前神武门的历史,其实算不得太强。

    神武门的历史的确不算短,有着千年的历史,但实际上前几代门主却都很平庸,甚至神武门虽然有着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但实际上神武门最开始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而已。

    经过了数代的积累,如今神武门又出了燕淮南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如此方能够带领神武门崛起,成为了位列江湖歌诀之一的顶尖势力。

    此时燕淮南正带着笑容,迎接着前来参加神武门庆典的来客。

    神武门在北燕之地的名声虽然不算好,燕淮南也不像是聂仁龙那般善于去经营名声,但神武门却也并没有做出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来,燕淮南也是很收规矩,极少得罪人。

    所以正值神武门千年庆典,前来恭贺的势力也是不少。

    在门前站了一会儿之后,燕淮南将迎客的工作交给他的大弟子,自己则是回到了屋内。

    不过此时屋内却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穿着一身邪异的阴阳无常道袍,相貌阴厉,正是五殃道人。

    看到五殃道人在这里,燕淮南不禁一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说了,还要再考虑一下嘛。”

    五殃道人的脸上带着邪气的笑容道:“燕门主还考虑什么?这可是你,或者说是你神武门唯一能够崛起的机会。

    怕是连你自己都没有想到吧,你们神武门竟然会出一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燕门主你踏入武道宗师境界这么长时间,你应该早就察觉到了,你们神武门的功法有缺陷,导致你的瓶颈要比其他人更大,必须要补全功法后才能向上迈出一步来。

    其实这便是原因,昔日你们那位祖师可是把神武门内一部分的功法给带走了,能靠着残缺的功法修炼到武道宗师境界,还有这种级别的实力,说真的,我是相当佩服燕门主你的。”

    燕淮南皱眉道:“这件事情你当真没有诓我?那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我神武门的典籍里面是不会没有记载的。”

    五殃道人嘿嘿笑道:“我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诓燕门主你?你神武门那位先祖昔日踏入真火炼神境时是在外面,所以并没有被你门中的弟子知晓。

    而且你那位先祖乃是意外陨落在了南蛮,根据我阴山派的调查,你神武门那位先祖,有可能是死在了须菩提禅院之手的。

    那可是南北二佛宗之一的须菩提禅院,报仇这种事情燕门主就不用多想了,不过先祖的传承,我会将其交给燕门主你的,未来神武门会成为镇武堂的附庸,同时自然也是会成为朝廷的一部分,风光无限。”

    燕淮南冷哼了一声道:“去当朝廷鹰犬,也算得上是风光无限?”

    五殃道人低声道:“燕门主,大势所趋,别管是不是朝廷鹰犬,相信你应该感觉出来了,最近江湖上可是很不平静的。

    夜韶南连败老天师和神僧罗摩,拜月教已经有着魔道第一大派的气象和威势。

    隐魔一脉也是开始重出江湖,正道武林纷乱无比,个怀心机。

    这种时候,没有人可以保持绝对的中立,也没有人可以保证绝对的安全。

    燕门主,你神武门在这场风波中准备站在哪个方向?正道还是魔道?你若是哪个都不想站,那你唯一的选择,便是朝廷了。

    以朝廷的力量虽然镇压不下正魔大战,但起码保住你一个神武门还是不成问题的。”

    燕淮南的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其实让他加入所谓的镇武堂,燕淮南的内心肯定是拒绝的。

    好好的神武门掌门当着,他可不想跟朝廷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挡五殃道人拿出昔日他们神武门先祖的遗物时,他却是动摇了,甚至就连他都不知道,他这看似就没出过什么强者的神武门,竟然还有一位真火炼神境的先祖。

    并且也正像五殃道人所说,江湖上山雨欲来,他们神武门也要想办法保全才是。

    燕淮南沉默半晌道:“我还想问一件事情,你这镇武堂,到底是谁在做主?

    这段时间以来,楚休在北燕武林的声威可是不弱,掌控巨灵帮,重创浮云道人,甚至让大光明寺都无功而返,降服无数北燕武林势力,风头一时无两。

    你应该知道我跟楚休之间的恩怨,加入了镇武堂之后,我若是成了楚休的下级,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五殃道人淡淡道:“陛下亲口说,镇武堂中,楚休对外为大都督,我对内为总管,并没有大小之分。

    眼下他楚休在江湖上的名气虽然大,但等到燕门主你加入镇武堂后,那就轮到我比那楚休名气大了。

    你是我这边的人,跟楚休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可管不到你那里去。”

    燕西之地的武者基本上都知道燕淮南跟楚休之间的恩怨,原因就是因为他那个宝贝女儿。

    说实话,对于这件事情,燕西之地的武者不仅仅没有怨恨楚休,相反还有些感激楚休呢。

    那燕婷婷昔日可是在燕西之地横行霸道,简直就是蛮不讲理,但众人却还偏偏奈何不了她,谁让她是燕淮南最疼爱的女儿呢?

    结果后来这燕婷婷彻底被楚休吓破胆,整日里都呆在神武门内,倒是让这燕西之地少了一害。

    对于燕婷婷这件事情五殃道人也是知道的,他也有些看不起燕淮南。

    大丈夫追求名利权势没什么丢人的,但燕淮南好歹也是一派掌门,却是对自己的女儿不讲道理一般的溺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太过儿女情长了一些。

    而此时在外界的山路上,楚休则是带着梅轻怜等人,施施然的登上了前往神武门的山路,来往的武者在看到楚休之后,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惊容来。

    楚休怎么来了?到底是神武门已经投靠了镇武堂,还是来找麻烦的?

    神武门那位迎客的大弟子硬着头皮走上去道:“楚……楚休!你来我神武门想要干什么?”

    楚休笑呵呵道:“当然是来庆贺你神武门千年庆典的喽,虽然你们没请我,但作为镇武堂的大都督,我怎么也要代表朝廷来祝贺一番才是。

    对了,我还带了礼物过来,祝贺你神武门武运昌隆,绵延千载。”

    在场的众人一愣,不过随后便感觉楚休这番话有些不对味。

    什么叫绵延千载?现在神武门的历史便已经到了千年了好不好,楚休这话就像去跟一个百岁老人说祝他长命百岁一般,别扭的很。

    不过在场的众人,甚至包括神武门的那位大弟子都不敢去挑楚休的毛病,但等到楚休让人把那礼物给抬上来时,在场的众人面色却都是有些变了,他们可以肯定,楚休绝对是来找麻烦的!

    楚休让人抬上来的竟然是一座巨大的机械钟摆,外形还很华丽,但问题是,有人送礼物会送钟的吗?送钟送终,这简直就是在故意羞辱神武门。

    拍了拍那座大钟,楚休笑呵呵道:“这可是产自西域之地的宝贝,中原可不常见,我废了好大的力气这才搞来的,怎么样,感动不感动?”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传来:“楚休!你什么意思!?”

    燕淮南大步走来,脸上带着一丝怒容。

    本来神武门的千年庆典乃是一件大喜事,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给搅合了。

    方才他还在跟五殃道人谈论楚休,结果没想到现在楚休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楚休淡淡道:“我说了,贺礼喽,就算是燕门主不喜欢我送来的礼物,起码我这心意到了不是?”

    燕淮南深吸了一口气道:“好了,现在礼物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楚休摇摇头道:“这可就是燕门主你的不对了,哪有这么做事情的?

    送完了礼物就撵人走,饭都不让吃吗?”

    燕淮南压着火气道:“好!准备设宴!”

    今日乃是神武门的千年庆典,楚休虽然就是一副要找麻烦的模样,但却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不符合规矩的事情,他也不好直接翻脸。

    所以燕淮南只得压着火气,把这段时间忍过去再说。

    一众人神武门的弟子开始在神武门中央的广场内摆设宴席,让众多武林势力的人就坐。

    燕淮南还特意为了防止楚休故意找麻烦,所以将他的位置摆在了最上方,靠近燕淮南那边。

    宴席摆好之后,还没等燕淮南说话,楚休那边就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一边吃楚休还一边点着头,神武门这厨子是哪里找的?手艺不错。

    燕淮南强忍着怒意,咳嗽了一声,举杯道:“多谢诸位来参加我神武门的千年庆典,在下感激不尽,这一杯,敬在座的诸位。”

    说了几句客套话,喝了几杯酒之后,在场一些小势力便挨个站出来,献上贺礼,站出来说几句恭维的话。

    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对唐牙使了一个眼色,唐牙立刻拿出一个小本子,一边记一边嘟囔道:“林州张家,送上千年水玉一对,啧啧,不错,挺有钱的嘛,够肥。

    还有长林郡神风门,送上避火珠一枚,啧啧,这个有些抠门,名字像神武门,结果还这么小气,嫉妒咩?”

    在场的众人看到楚休这边的举动,面色骤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