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零四章 佛国净土
    楚休走出门,看到的便是一脸怒意上涌,好似要杀人一般的虚行。

    “虚行大师,许久不见,最近可好?”

    再次看到楚休,虚行虽然心中恨不得杀了楚休,但他却也没有表现得犹如疯狗一般,上来便迫不及待的要报仇。

    怎么说虚行也是大光明寺的武院首座,他此行也是代表着大光明寺而来的,这点涵养还是有的。

    虚行冷声道:“本来很好,但是有你在北燕武林的肆意乱来,搅风搅雨,便不好了。

    楚休,能扛过东齐和北燕正道武林的联手,那是你的运气,你的机缘造化。

    结果你却并没有珍惜你这番运气,竟然还敢在北燕如此乱来,你当真以为,这北燕武林没人能治得了你了不成!?”

    楚休一脸认真的看着虚行,道:“我楚休从微末之身走到现在,靠的可从来都不是运气,我也不相信运气。

    至于现在,我可是在为朝廷办事,虚行大师你若是不满,大可以去燕京城找皇帝陛下说理去。

    至于你说北燕武林没人能治得了我,那虚行大师你的意思是,能治得了我的人,是你?

    人老了记性便有一些不好了,虚行大师你你莫非是忘了,昔日在天人合一境时,你便败在过我的手里,现在我已经成就武道宗师,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跟我说这话?是你拜的佛祖还是菩萨!?”

    楚休最后一句话喝出,周身的魔气已然冲霄而起,那股气势之强大直冲天际,哪里像是刚刚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武者?魔威已经彻底将虚行周身的佛光所遮掩!

    与此同时,虚行身后那些达摩院的弟子也是纷纷厉喝着向着楚休身后的武者一齐杀来。

    大光明寺六大武院所培养的可都是精英当中的精英,素质绝对要远超巨灵帮的那些武者。

    若不是有着唐牙等楚休麾下的精锐帮忙抵挡,巨灵帮的这些人估计连半刻钟都坚持不住。

    此时在双方交战数里之外的位置,数名身穿邪异阴阳无常道袍的武者正在那里观战着,其中领头的赫然就是阴山派的掌教五殃道人。

    五殃道人身后一名弟子低声道:“师父,这楚休行事虽然张狂,但却的确有几分本事,短短时间内便已经掌控了巨灵帮,强逼那么多武者加入镇武堂当中,这么一比,我们的动作可是要慢多了,在陛下那里,我们可是会被比下去的,要不要我们现在出手,给这楚休下点绊子?”

    五殃道人冷笑了一声道:“年轻人都气盛,他楚休行事走霸道之策,这没问题,但问题是,他可不是拜月教的夜韶南!

    夜韶南有行事无所顾忌的资格,但他楚休却没有。

    看着吧,这么短时间内,他便已经将大光明寺给招惹过来了,再给他一点时间,他怕是能把大半个北燕武林都给得罪了。

    有他在明面上吸引火力正好,我等也不用直接面对那些正道宗门。

    对了,跟神武门燕淮南接触的如何了?想办法将神武门拿下,那神武门的势力,可是要远超巨灵帮的。”

    那名弟子低声道:“燕淮南此人老谋深算,就算我等威逼利诱,他也是丝毫都不松口。”

    五殃道人冷哼道:“废物!看看楚休手下那几个人,都能够独挡一面,唯有到关键时刻他才自己出手。

    再看看你们几个,事事都要为师出面,养你们何用?”

    几名五殃道人的弟子都低下头,露出了羞愧之色,但在心中却是腹诽不已。

    楚休肯给唐牙等人绝对的权力,甚至让梅轻怜直接带着人一部分去留守镇武堂,而五殃道人却是时时刻刻都要把他们带在身边,他们怎么独当一面?

    而此时场中,楚休跟虚行之间,魔气跟佛光同时爆发,威势震动,骇然无比。

    虚行神色肃穆,法相庄严,他身后无尽佛影闪耀,每一重佛影都好似一样,但却又好似不一样。

    在那的无尽的佛影当中,佛音梵唱荡漾而出,好似伸出佛国净土一般,延伸着,不断的侵蚀着楚休周身的无边魔气。

    楚休挑了挑眉毛,他算是知道,虚行为什么有胆气再来招惹他了,这虚行竟然不知道修炼了什么法门,竟然把修为提升了一大截,远超之前的状态。

    其实现在虚行能有这样的修为还是要拜楚休所赐。

    之前在巴山之上,虚行被楚休重创,但虚云却阻止他报仇,并且罚他禁闭,让他破去自己的嗔念。

    但结果虚行自身嗔念实在太严重了,闭关多时根本就无法将其彻底破去。

    而且虚行为人很执着,这也是他嗔念严重的原因。

    在感觉自己无法彻底破去自己的嗔念后,他竟然选择修炼大光明寺的秘法《净土佛国心经》来强行镇压自身嗔念。

    大光明寺的秘法很多,非常多,九成九的武者穷极一生都无法将其全部修炼完成。

    所以对于大部分大光明寺的武者来说,他们纠结的其实不是寻找功法,而是在众多功法当中,找到最合适自己的那个,然后再修行,比如宗玄就是这样。

    净土佛国心经在大光明寺内选择修炼的人很少,原因不是这门功法不够强,而是这门功法很难修炼,甚至还有些凶险。

    净土佛国心经需要以自身容纳万千佛陀之力,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佛国净土来。

    但在容纳那万千佛陀之力时,却是容易迷失自身,导致自己走火入魔,代价太大。

    但虚行此时正值嗔念大盛之时,他便选择强行修炼净土佛国心经,想要靠着功法的力量来磨灭嗔念意志,就算是以毒攻毒了。

    但结果谁承想,他的嗔念并没有被磨灭许多,但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将这门秘法给修炼成功了,还让自身实力大进。

    此时在无边的佛国净土当中,楚休周身的魔气在不断的消散着。

    在那佛国当中,一切负面的力量都将被压制消融,唯一不被压制的,便是楚休体内那躁动的不灭魔丹。

    抬起头来,楚休看着虚行,淡淡道:“佛国净土容纳万千佛陀,不知道,能否容纳这大日如来?”

    手捏佛印,瞬息之间,楚休周身光辉大盛,炙热的佛光如同熔岩一般,将楚休周身所笼罩,绽放出了无比霸道的气息来。

    大日如来虚影浮现在楚休的身后,一掌落下,换日偷天!

    魔被压制,那便立刻化身为佛!

    魔佛只在一念之间,上一刻楚休还是魔焰滔天,这一刻却是换成了威严佛相。

    换日大法之下,佛国净土不断爆裂着,楚休身后的大日如来法相又是一掌落下,芥子须弥,乾坤倒转,一切开始扭曲消融,就连那净土佛国都有着断裂的趋势。

    换日大法加上无色定大手印的力量堪称惊人,毕竟这是昔日昙渊大师毕生修为所凝聚成至强功法。

    看着楚休,虚行的脸上带着怒容道:“昙渊大师昔日瞎了眼睛,竟然将一身传承交给了你,这简直就是佛宗的耻辱!”

    到现在,不光大光明寺的人,几乎所有佛宗之人其实都想不明白,为何当初昙渊大师竟然会选择将毕升的修为交给楚休这魔头。

    昙渊大师毕竟是佛宗公认的圣僧,他们自然不能说是昙渊大师临死之前老眼昏花才做出这种事情,他们只能说是楚休演技太好,骗过了昙渊大师。

    而现在在愤怒之下,虚行却是将实话给说出来了。

    踏步向前,每走出一步,楚休的双手都捏出了一个印决来。

    快慢九字诀在楚休的手中接连结出,最后九印合一,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威能来。

    密宗印法最是刚猛暴烈,九印合一之下,九式印法宛若轮盘一般接连落下,最后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佛国净土,轰然碎裂!

    虚行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和不甘之色。

    第三次,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伤在楚休的手中了!

    前两次可就罢了,但这一次明明是他自己实力大进,这才主动找楚休麻烦的,结果受伤的却仍旧是他自己。

    虚行却是忽略了一点,他自己的确是实力大进没错,但楚休可是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这已经不能用实力大进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天翻地覆一般。

    嗔刀被楚休拿在手中,无边的魔气汇聚在嗔刀当中,滔天的魔气当中,却是绽放出了邪异的红芒来。

    虚行对这一刀印象深刻,实际上就算他修炼了再多凝神静气的秘法,只要不将自身的嗔念彻底压制,他就无法抵抗嗔刀的力量。

    而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他差不多已经可以掌控嗔刀了,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只能出一刀,一刀过后便会被力量反噬而力竭。

    一刀斩下,这一刀还没有彻底落地,便已经引动着虚行心中的嗔念,让他双目略微有些赤红。

    怒吼一声,虚行手捏佛印,已经准备动用自身气血之力来硬抗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酒葫芦却是忽然自半空当中落下,绽放出了一抹幽深的金芒来。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酒葫芦,但却好似带着万钧之力一般,将楚休那一刀所镇压!